台上林珊珊正在K歌,一首《花蝴蝶》,让她唱得风情万种,热力无限。只见她腰肢轻扭,媚眼如丝,台下是一众已然忘我的男人,他们好象变成了当年的小男生,围着这只花蝴蝶满眼星星。

  “林珊珊还真是越来越有女人味了。我记得她当年也很喜欢你的哦。怎么样?要不要再去追追?”叶倾沁看似玩笑地问道。

  “追就算了吧。你知道我一向不擅长哄女生的。不过大家做个朋友倒也不错的。”萧扬无所谓地说。

  叶倾沁面露微喜,故意嗔怪道:“你呀,真不知伤了多少女孩的心。”

  两人正说着,却听台上林珊珊正点名萧扬:“今天这么开心的日子,我们的校草是不是也应该表现一下啊?”

  萧扬在台下忙摆手。大伙开始起哄,有好事的几个同学推拉着他,把他拱上了台。

  “怎么样?大帅哥,大家好久没听到你的歌声了,不唱一曲吗?”林珊珊向他妩媚地一笑,递上了话筒。

  台下叶倾沁保持着完美的微笑看着他们。

  “这。。。既然美女都开口了,那我就献丑了。”萧扬大方地接过话筒。

  他扫视了下全场,看到凌颜正坐在角落的沙发上发呆。清了清嗓子,他说:“既然是同学会,那我就唱一首《YESTERDAYONCEMORE》,让我们重回往日的美好时光。”

  “好。”下面一片掌声。

  音乐响起,萧扬淳厚磁性的声音回荡在会场中。

  “wheniwasyoungi'dlistentotheradiowaitingformyfavoritesongswhentheyplayedi'dsingalongitmademesmilethoseweresuchhappytimesandnotsolongagohowiwonderedwherethey'dgone”

  “那段那么快乐的时光在那么久以前,我想知道它们都去了哪儿”,去了哪儿?去了时间的黑洞里,去了无尽的岁月长河中。

  那个轻拔着吉他,对她扬眉欢笑的人;那个轻握着她的手,教她拔弄琴弦的人;那个紧紧护着她,为她遮风挡雨的人。。。没有了,再也没有了,那个只留在青涩时光中不再回来的人。

  凌颜自嘲地摇了摇头:他还真会煽情。

  “萧扬是越来越有魅力了,你说呢?”林珊珊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她身边。

  “或许吧。你又动心了?”凌颜斜了她一眼。

  “不行吗?”林珊珊挑眉问道,她的眼睛看着台上的萧扬,满是倾慕。

  “行,你大小姐出马当然行了。不过,叶倾沁和他的关系好象不一般的。”凌颜提醒道。

  “叶倾沁?哼,咱们走着瞧了。”林珊珊不屑地说。

  “我好象听到我的名字,你们是在说我吗?”

  凌颜一怔,回头看到叶倾沁已经站在她们身后了。

  “哟,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林珊珊向凌颜撇了撇嘴,笑着看向叶倾沁:“我们在说叶大主持什么时候也让我们这些小人物上电视台去露露脸,出出镜就好了。”

  “珊珊,你真是一点没变呐,还是这样口不饶人的。你不会为了那件事,一直误会我吧?”叶倾沁笑容亲切:“珊珊,那时候我们都小,大家都难免争强好胜,如果我有什么让你误会的地方,我希望我们可以说清楚,不要影响了我们的友谊。”

  林珊珊看着她笑容可掬的样子,心里暗暗骂了句:虚伪。可脸上却依然笑意满满:“什么事?我可不记得了。我哪敢误会我们的大班长啊。”

  看正w◇版M章a节‘上酷;L匠)u网!r

  “没误会就好。我们这么多年的同学了,以后还要常常见面的,你说是吗?”叶倾沁语带深意。

  林珊珊不置可否地应付着,表面看来,两人还聊得挺投机。

  凌颜对于这种暗藏机锋的对话一向没有兴趣,而且两人也早已忘了她的存在。她慢慢地走出会场,看到走廊尽头有个小露台。她走过去轻轻推开虚掩的门,一阵微风吹来,她觉得呼吸总算有点正常了。

  靠着栏杆,她看向远处。酒店正对着江面,江水有点浑黄,偶尔驶过几艘运货的机船。江对岸是新建的金融区,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正是一派繁忙的景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