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当那位男子刚端着酒杯,自以为很绅士地跟女子搭讪时,女子却只是盯着酒杯里的酒,头也不抬地从牙齿缝里蹦出一个冷冰冰的字。

  本是信心十足的男子,没想到女子却一点面子都不给,微微一愣,不死心地开口道:“大家都是出来玩的,一个人玩,不如……。”

  不过男子话没讲完,后面的话就生生咽了回去,因为他看到女子突然抬起头看向他。那双眼睛很漂亮,让人着迷,但那双眼睛里射出来的锐利冰冷目光却让人害怕。

  男子没来由地感到心底一寒,讪讪地笑了笑,然后选择了离去。

  女子见男子转身离去,又重端起了酒杯。

  女子喝的是威士忌兑雪碧,威士忌是烈酒,但兑了雪碧后却带着甜味,给人觉得像是在喝饮料,很好入口。如此一来,一旦喝酒的人察觉到酒意时,往往已经喝过头了。

  龙宇没有具体数过女人喝了多少杯酒,但知道她已经喝了不少,估计再喝下去,迟早要醉。

  酒吧在两点一刻的时候,客人全部走光了。那位女人也走了,不过却是最后一位,而且还是埋头趴在桌上被服务员推醒后才站起来摇摇晃晃走的。

  “大家今天辛苦了,收拾一下就下班吧。”当那位女子摇摇晃晃着走出酒吧后,女老板从楼上下来扫视了周围一圈然后发出下班的命令。

  接到命令,大家开始忙活起来,大概在两点半左右,龙宇出了酒吧。

  夏市的盛夏,在这一刻有着一丝难得的凉爽。龙宇和张芸不同路,出了酒吧后便分开了。

  凌晨两点半的马路上,几乎看不到几个行人。

  道路两旁的路灯把马路拉得长长的,好像一眼望不到头。龙宇独自一人走在陌生城市的马路上,想着生活真的不容易啊!

  “咦,龅牙哥,你看路灯杆那边那个妞怎么样?身材好像很正点!”就在龙宇心中感叹生活不容易时,马路对面一个一头绿毛的小混混指着正醉得不省人事地靠坐在路灯杆边的女子吞咽着口水道。

  “草,还看什么。动手啊”龅牙见绿毛激动得只知道搓手,一脸淫笑地踹了他一脚,然后迫不及待地弯腰伸手要去抱那醉得不省人事的女人。

  “我说你们动手之前,最好能问问人家同意不同意?”就在龅牙一脸淫笑地伸手要去抱那女人时,眼前突然一暗,却是不知道何时来了个年轻人拦在了他面前。

  “我cao,你谁啊。敢打扰你龅牙哥的好事,找死是吧小子”绿毛叫嚣的喊道:龙宇见小混混趁人之危劫色,被自己叫破拦阻,竟然不走反倒用手指着自己,不禁脸色一沉,也懒得跟他们啰嗦,直接伸手一把抓住绿毛的手臂,然后另外一只手对准绿毛的心窝就是一拳,绿毛疼的像一只煮熟的虾一样躺在地上(龙宇本是就比较强壮,在昨天晚上经过水之精华初步强化过身体后,自己的力量起码增强了五十斤)。

  龙宇此时在想到自己能够够控制水流,那人身体里面百分之60是都水,那样自己不是同样可以控制人体?

  反正现在现成的试验品,试试也无妨。

  说着龙宇集中意念朝着龅牙的手看去,突然龅牙感觉自己的手不听自己的指挥了,啪,啪,啪。。。。。。怎么回事,我怎么自己在扇自己耳光。

  龅牙看到龙宇只是盯着自己的手,自己的手就不听自己指挥了,这是什么怪物啊,不管是什么怪物,反正是自己惹不起的怪物。不禁吓得浑身一个哆嗦,连忙道歉到:“大哥有眼不识泰山,这个妞就孝敬给你了。”龅牙抱起绿毛转身就跑。

  龙宇见两个混混落荒而逃,这才转身低头看向坐靠在路灯杆上的那个女人。这一看,龙宇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苦笑,原来这个醉得不省人事的女人便是那个酒吧很酷很性感的白领精英。

  “喂,这位美女,醒醒,醒醒!”龙宇蹲下身抓着女精英的香肩,摇了摇叫道。

  不过龙宇不摇还好,这一摇,女精英就像浑身散了架似的,竟然从路灯杆软绵绵地倒向了他,而且双臂还条件发射地勾搭在他的脖子上,下巴则搁在他的肩膀上,鼻子里发出轻微的鼾声。

  龙宇马上便感到有两团丰满压在了他的胸口,饱满而富有性,让他**也让他大吃了一惊,急忙伸手抓着女精英的香肩把她推回到路灯杆。

  虽然两团丰满压在胸口真的很舒服,可龙宇却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占女精英的便宜。

  不过龙宇把女精英推回原位,刚刚松开手,女精英便顺着路灯杆一滑仰头往边上空地倒去。

  那空地可是地砖铺就的人行道,这要是仰头倒地,脑袋不磕出血来才怪,龙宇见状吓得急忙伸手拉了她一下,这一拉,女精英又顺势扑倒在他的怀里。

  女精英叫李姣,是本市李氏集团年轻的掌舵人、风姿绰绰的顶级大美女。在三年前李娇的父母在出国旅游的时候出了意外,现在就只有李娇和弟弟李敖相依为命,可以在几天前他弟弟突然晕倒,送到医院检查后,在今天晚上检查结果出来了,李敖得了白血病。

  听到这个消息后李娇仿佛整个人的心都空了,爸妈抛下自己和弟弟去世了,让自己独自支持偌大的公司,现在唯一的亲人也要离自己而去了吗?

  想到这些李娇心情越来越差,就莫名的开到了一家酒吧门前,想用酒精来麻醉自己,让自己往了这些。

  龙宇看着怀中酣睡中的女精英,感受着那成熟香软身子所散发出的限诱惑,不禁有些头大。

  “怎么办呢?”看来只有收留她一晚了,幸好刘强出差了。

  刚好有辆的士迎面开来,犹豫了下,一手揽着她的背一手揽着她的两条美腿,把李娇从地上横抱了起来,然后拦住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是位中年大叔,问了龙宇要去哪里之后,便冲他竖了下大拇指道:“小伙子,你牛逼。我在你这个年纪,还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呢,你却已经懂得哪种女人最够味了!这女人光看身材就是超级棒,而且还是熟透了那一种,啧啧,小伙子,真的羡慕你呀!”

  抱一个女人爬楼梯其实并不累,累的是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抱着一个熟透了的诱人娇躯要想不胡思乱想,这却需要很强的意志力。

  长长松了一口气之后,龙宇这才再度看向李娇。不看不要紧,这一看,龙宇情不自禁心跳加,却是不知道何时,李娇衬衫胸口处的纽扣蹦了开来,露出了被性感胸罩束缚住的丰满。虽是平躺着,那两个肉球却依旧巍颤颤,像两座山峰一样耸立着。

  吸气呼气,再吸气呼气,龙宇终于艰难地把目光从李娇那两座半遮半掩的玉女峰上挪开,然后飞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拿了一条被单过来,横盖在她的腹部,然后又帮她打开自己卧室的电风扇。

  做完这些,龙宇感觉比昨天救人还累的多。摇着头,暗自鄙视着自己,龙宇在浴室里冲着冷水澡。只是光着身子冲澡时,想起自己平时睡觉的床上里还躺着一位漂亮、娇躯成熟得就像水蜜桃般的女人,却是越冲身体越燥热。

  洗完澡回到刘强的屋里时,躺在床上时已经快3点了。想着隔壁还睡着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感觉来夏市这几年的经历似乎都没有这两天这么丰富这么刺激。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中龙宇进入了梦乡。

  早晨七点正是一日中旭日东升,紫气东来,万物茂盛生长之际。龙宇从睡梦中醒来。本来按照龙宇工作的原因和生活的习惯,应该要到十点之后才会起来。可能因为隔壁有个大美女的原因起的特别的早。

  龙宇起身打开卧室的门,准备去盥洗室洗漱一番。走到客厅的时候下意识的往自己的卧室门看去。

  突然看到李娇睡眼朦胧的打开自己卧室门,雪白浑圆的大腿,黄色蕾丝边的胸罩下边两座巍巍颤颤高耸而起的玉女峰,甚至还有一件巴掌大带着两根带子的黑色性感小内裤。白皙丰腴的玉体就这样几乎毫保留地展露在龙宇的眼皮底下。

  x酷(匠s网T永久$免Z费看小说!

  之前李娇还以为在自己家,几乎闭着眼睛走出卧室门。但是刚走出卧室门她就感到不对了,这跟自己家的布局不一样。

  一睁开双眼,李娇就看到了龙宇。一个陌生而年轻的男子,他的双眼正炙热地盯着自己。

  “啊,流氓,啊你看什么,你还看。快出去,啊…….”李娇大声的呼喊着:碰,李娇关上了卧室的门。进了卧室,龙宇听到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服声音,脑海里情不自禁浮现出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春光,心里忍不住一片火热。

  几分钟后李娇出来了,心里大概也想明白怎么回事。看着依旧站在那里的龙宇问道:“昨晚你没有对我做什么吧?”

  “没有,没有,没有,我昨天看到你醉倒在路边,怕小流氓对你意图不轨才带你到我家的,你睡我的卧室,我睡的另外一间。衣服也不是我给你脱的,我也不知道你怎么睡着睡着自己就脱了衣服”龙宇连忙解释道:“昨天谢谢你了,你是LoseDemon酒吧的那个服务员吧”李娇脱口说道:龙宇闻言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惊讶之色,他昨晚几乎跟李娇没有过接触,而且大多数时候也是静静地站在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只有客人结账需要收拾时,他才悄然上前,却没想到李娇竟然认出了他。

  龙宇却不知道李娇能把一家大型集团管理的紧紧有条,肯定有着不同寻常人的观察力,她又岂会认不住夏云杰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