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施浪诏嫡亲王子,出生于八世纪初,我父王给我取名为蒙远霄。当时的西南边陲有六个小国,分别是蒙嶲诏、邓赕诏,施浪诏,浪穹诏、越析诏、蒙舍诏。蒙舍诏处最南方,亦称南诏。当时六诏中就数蒙舍诏最强大,野心勃勃的南诏王皮罗阁萌发了统一六诏雄霸西南的念头。他的亲信宠臣郑旭龙给他献计,邀约其他五诏诏王到南诏祭祖,趁机除之。越析诏、浪穹诏、邓赕诏、施浪诏四诏诏王不疑有诈,应南诏王皮罗阁之邀到南诏参加祭奠彝祖细奴罗的伟大盛典。

  蒙嶲诏诏王因抱病在身未能如期赴约。

  完成祭祖仪式的当晚,皮罗阁在易燃的松明楼上款待其他四诏大王。趁四诏大王喝的酩酊大醉,南诏王子格罗风命人送皮罗阁回王宫,随即点燃了松明楼。

  四诏大王葬身火海化为灰烬成了冤死鬼。

  在皮罗阁和格罗风酝酿这场战争的时候我正在灵武山中修习武艺,并不知道远在千里之外的父王和一干亲人已然遇害。

  皮罗革用计除掉浪穹诏、越析诏等四诏大王后,南诏王子格罗风亲率一万精兵向蒙嶲诏发起了进攻。毫无防备的蒙嶲诏一夜之间被格罗风的军队攻破。

  蒙嶲诏被攻破后,蒙嶲诏公主春珊下嫁南诏权臣郑旭龙(即《南诏崛起》中的程雄。笔者注。),格罗风为达到收买人心的目的,赦免了蒙嶲诏王室的所有成员,还封春珊公主为南诏郡主;其他四诏王室子弟大多死于战乱。

  南诏大王格罗风派兵马大元帅段俭魏和兵马副元帅哈达拉姆用三个月的时间挥兵扫平四诏,六诏最终归一统。

  国破家亡,我却浑然不知。

  是谁把这个噩耗带到灵武山的呢?是梅山派掌门金燕仙子。

  那天下午,我正坐在练功房的蒲团上打坐修习“混元神功”第九层,忽然听到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老兄,别来无恙?”一听声音我就知道是梅山派掌门金燕仙子跟师父说话。

  “难得难得。”我师父无量神君呵呵笑着:“冰欣仙子远道驾临,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相告。”

  “哦,不欢迎啊?”金燕仙子语气有些不悦了:“难道没事就不能上山看看老朋友?”

  “哪里的话。”我师父无量神君笑道:“我们这几十年的交情,巴不得你天天陪着愚兄跟我弹琴下棋呢,可惜你难脱尘缘,总是忙东忙西的。唉,愚兄是懒得再理红尘俗事了,只想安安静静的钻研几路武功。”

  “哈哈,”金燕仙子笑道:“说到底你还是难脱尘缘,要不你钻研那些用来杀人的法门做什么?”

  “我总是说不过你。”我师父被金燕仙子干败了。

  金燕仙子对我恩重如山,她可是我的没有名分的师父。恩人上山,怎么着也得出门打声招呼问个好。想到这里,我收住缓缓运动的内息,起身出门向金燕仙子行礼:“远霄见过仙子前辈!”

  金燕仙子洛冰欣已年过八旬,可看上去不过三十来岁。高挑的身材依然丰盈,金黄sè的一袭黄裳下,隐隐可见隆起的双feng和纤细的腰肢。乌黑的云鬓长垂腰际,薄纱下的美臀朦朦胧胧微微翘起。额头光洁如玉,没有一丝皱纹。月牙形的娥眉下,一双圆溜溜的杏目依然荡漾着水灵灵的秋&波。秀直小巧的鼻子下,一张月牙形的小口里,两排洁白的bèi齿不漏一丝牙缝,笑起来的时候,嘴边凸显出两个mi人的海角。

  “这么看着我?很老了么?”金燕仙子笑着拍了拍我的肩:“都说女大十八变,这男大也十八变啊,看看,才不见了几年,都长成英俊的大小伙啦。我看你比你师父年轻时还要俊朗些。”

  我被金燕仙子半真半假的夸奖弄得很不好意思,只有讪讪的笑着。

  “呵呵,哪有前辈在晚辈面前说疯话的?”无量神君对金燕仙子笑道:“时间可过得真快哪,一转眼七十年就过去了。你倒是韶华依旧,我已经老态龙钟了。”

  “除了头发有些白,”金燕仙子笑眯眯的打量着鹤发童颜的无量神君:“我看不出你哪儿老了。”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我师父无量神君摆了摆手,道:“我们到大厅去坐着说话吧。”

  “仙子前辈稍坐,远霄去给您沏茶。”我边说边走向厨房去取开水,准备给两位武神沏茶。

  我端着烧开的水走进大厅,只听金燕仙子对我师父说道:“老兄,你有没有听说一件事?”

  Av更新2最快上l酷匠BU网p

  “呵呵,愚兄久居深山孤陋寡闻,”我师父笑着捋了捋下巴上的长须神态平和的说道:“对世外的事不太了然。”

  金燕仙子看了看正在沏茶的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听说南诏大王格罗风命令兵马大元帅段俭魏和哈达拉姆挥兵灭了其他五诏。不过,段俭魏和哈达拉姆还算仁义,派人将各诏死难的王室子弟全部厚葬了,没有让那些王室子弟抛尸荒野。”

  “什……什么?”听到这里,我的脑袋像被棒椎狠狠地敲了一记,手一抖,茶水洒在桌上,我心里乱哄哄的,感觉到说话的声音也是颤颤的:“格罗风挥兵灭了五诏?那我们施浪诏……”

  金燕仙子收敛了笑容,显然也是心情沉痛:“施浪诏也被段俭魏和哈达拉姆所灭。现在格罗风已雄霸西南统一了六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