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解法

  对于苏洛如此坦然应战,墨雪自然不满,她与苏洛切磋比剑三月有余,自然知晓苏洛苏洛精进之快已属罕见,可苏洛原本便只得二境,即便三月内祛除寒毒,破入三境,仍是与那李煜天差地别,如何能胜。

  在回府路上她仍是对此耿耿于怀,不仅对着苏洛喋喋不休,甚至几次都有了要教训其的动作。只是苏洛见机不妙连连求饶,又说了许多好话,方才作罢。

  在言谈中,墨雪虽是对苏洛硬是充那好汉的作法不屑一顾,却仍是说了许多关于李煜的事。

  于是苏洛便知晓那李煜是李家的嫡子,是那李家这辈里天资最高,修行最快之人,更是惊才艳艳,有些名震东都的势头。修为已到了三境上品。

  “今日之事,本是由我而起,你这小子又何必惹这飞来横祸。”墨雪见苏洛不为所动,只能叹道。

  苏洛却是撇了撇嘴,心里想着我比你还年长些,成日喊着小子又算哪门子事,不过却只能暗自嘀咕一顿,说道:“三月之后我寒毒祛除,定然能到三境,倒时自然不会怕他。”

  苏洛自然不会告知他最大的依仗不是天生剑体那耀眼的修行体质,而是他那位神秘而强大的老师。那位他一直看不清,却是心生敬意的老师。

  二人说着话便回了府上,刚进得门,墨雪便跑的不见了人影。不过却是在苏洛的小院前截住了苏洛,一把便扔给了苏洛各式各样的书卷。

  那些都是剑经,都是墨雪平日里收集的各种剑经剑诀,虽说比不得家里那些独有的剑诀,却也不是寻常可比。

  见苏洛接住那些剑经,墨雪也不啰嗦,只是说好好研习,随时可向她讨教,最后别输了今日席间的志气之类。随后便返身而去。

  刚进院门,本想着憨牛儿今日竟未到大门去等自己,即便回了小院也未见其大呼小叫,那自然有些反常。

  憨牛儿原本是要去的,没去是因为小院里来了人,而比等着苏洛更重要的事却是为那人端茶倒水,那便去不了。

  来的当然是苏洛的师傅归去来。此时见苏洛进门,伸手向其招了招。

  正觉着有些异常,却是发觉归去来就在小院中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苏洛疑惑顿释,赶紧上前行礼。

  “你这小子,手里抱着这些剑经作甚,莫不是诓骗了那小丫头?就不怕明日便被抽筋扒皮么。”归去来见苏洛抱着如此多的剑经,便开口调笑。

  苏洛闻言却是无奈的苦笑一声,想着谁敢骗那小魔女,自己又不是闲那命长。

  当下就把今日之事尽数告之归去来,却是耍了些小聪明,将自己如何被人欺辱说得添油加醋,深有那伤心欲绝的架势。

  归去来仍是自顾自的把玩着手中的茶盏,似乎从未在意。倒是一旁的憨牛儿听了苏洛添油加醋的说法,立时便拍桌而起,大有要去找那李煜算账的意思。

  见正主没上钩,倒是一旁的杂鱼小虾吃了放下的耳食,苏洛无奈苦笑,只得按下憨牛儿,将事情原原本本再说了一次。

  “你胜的过他。”半响,归去来方才冒出一句,却是说的不急不缓,仿似吃饭喝水一般自然,那便是理所应当。

  于是苏洛便彻底放下心来,老师说能胜过,那便就再无仍何问题,因为他是他的老师。

  “其实能胜过他在我意料之中,因为我是您的弟子。虽然我不知晓老师到底来自何处,可您平日里的教导却是比那些宗师所言还要高出不知多少,那您自然比那些宗师还要高。”

  自来到东都之后,苏洛当然看过不少宗师的言行论著,却是无一人能像老师这般将那些天地间的大道理变成寻常的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能做到理解那些天地至理便已是了不起,可将那些道理说的如此简单那便不再是了不起,而是有些伟大的意味。所以苏洛对归去来很尊敬,发自内心的恭敬。

  “不用这么拍我的马屁,你小子无利不起早,有事赶紧说来。”归去来明明一脸享受的神色,嘴里却是出言训斥。

  “三月后我这体内寒毒便会祛除,就是那冻住多年的气海识藏也能彻底好转过来,倒时这修行便会快上许多,甚至快上无数倍,可我终究在担忧。”苏洛不再喜笑颜颜,而是脸色肃穆,认真的说道。

  “天生剑体?”

  “老师说得对。”

  说道这苏洛体质,归去来却是缓缓放在茶盏,明明在看着苏洛,却是神游物外,好像想到了些旧事,就此沉默下来,眉宇间更是没了往日的潇洒不羁,有些悲伤的神色。

  “老师......”苏洛见老师神游物外,不免轻轻喊道。

  刹那间归去来便已醒来,轻声说道:“无妨,我只是想到了些旧事,日后再讲与你知晓。你方才所问,那天生剑体之事,我便与你言说一二。”

  苏洛不明就里,听得要说那天生剑体,便赶紧端坐起来。

  “这天生剑体自古便已有之,但自何而起,为何如此却是无人知晓,即便翻阅千年古籍,也不得要点。只能猜测乃是天生而成,有人因缘际会之下便会有此体质。”归去来缓缓说道。

  “那便是说此体制乃是随意出现,无有规律可言?”苏洛皱眉不解。

  “修为越高,天资越好且剑道一途领悟越深者,所留子嗣越容易出现这等体质。”归去来却是缓缓摇头。

  “既然如此,那本是修行的绝佳资质,可那修行越快,死得越早又是如何而来,莫非是天道不容?”

  “天地之道,本就是以余补不足,那天地至理,大道万法也不过是顺其自然的平衡而已。而这剑体也遵循此理。”

  苏洛却还是不解,有些似懂非懂,只得继续问道:“老师,学生不懂。”

  “这天生剑体虽说是那绝佳的修行资质,可修行之道本就是循序渐进之途,走的是吸纳这天地元气以滋补自身的道路,可这剑体修的太快,破镜也是太快,这天地元气便不够滋补自身,甚至还要五脏精气前来弥补,所以修的快,死的更快。”

  听着老师缓缓说来,苏洛恍然大悟,说道:“学生修行已有十余年,可还有救?”

  归去来闻言却是翻了翻眼睛,一巴掌拍在苏洛脑门上,说道:“废话,有我在你小子又何须担忧。”

  想了想也是,老师总不会收个将死的弟子,苏洛便悻悻然坐下。

  “要解这天生剑体,便只有弥补五脏之精,那就只有两种办法,其一便是在修行中服食大量天地灵药,以灵药之力弥补,自然修行无碍。而你小子命好,却是占了其二。”

  苏洛闻言却是苦笑一声,知晓了其中道理,说道:“其二可是修的慢,甚至是越慢越好?如此便阻了五脏精气的流失。”

  酷Y匠‘网=永N久_x免x_费T看小说F

  归去来哈哈一笑,点了点头,便不在言语,只是自顾自的喝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