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洛与墨雪三人前去东来河看那灯会,即便那灯会再如何精美,如何别致,却是没能看上两眼就已打道回府,因为来了一封宴请的帖。

  送帖的是个仆役,对墨雪倒是颇为恭谨,小心翼翼的递上了宴请的帖子。而对苏洛则是随意扔出,趾高气扬的说了一句:“晚上少爷在浮尘小榭等你。”就径自离去。

  苏洛眉头深深皱起,打开帖子,上面只有一句:浮尘小榭。便是连些客套的言语也未曾出现,只有落款处龙飞凤舞的写着李煜。

  他自然不知李煜为何人,可方才听墨雪与独孤野交谈,却是猜的八九不离十。再看那送信人的态度,心知怕是来者不善,或许是哪无妄之灾。

  “李煜是李家的嫡子,这李家就是那个李家。”墨雪有些烦恼的说道。

  这李家就是那个李家,那么必然是天下人人皆知的李家,八大世家之一的李家。

  苏洛自然是早已猜到,因此神情并未有何变化,只是苦笑一声。

  思虑片刻,墨雪说道:“你不用去了,本就因我而起,本小姐倒是要去看看这个草包能闹出何等场面。”

  “西北地的边卒从来未有退缩一说。”苏洛却是缓缓说道。

  不退便是要去。

  “苏小子,你不会真是喜欢上本小姐了吧。”墨雪明显带着笑意的说道。

  即便方才接到如此来者不善的宴请,苏洛也仅是皱眉而已。当下听闻墨雪言语,却是有些心惊胆颤,那是真的有些害怕。

  心里想着谁敢招惹你这魔女,那不是闲的命长么。嘴上却是笑眯眯的开口说道:“墨雪小姐本就冰雪聪明,又是如此花容月貌,自然是人见人爱。”

  “当真?”墨雪直直盯着苏洛,看的其毛骨悚然,差点便要夺路而逃。

  “做不得半点虚假。”苏洛赶紧低头,顺势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连着身旁的憨牛儿也一并低头,连声称是。

  墨雪见二人夸赞自己,显然心情大好,笑嘻嘻的说道:“苏小子,今晚我去就是了,你就在府上好好养伤。”

  不过苏洛却是沉吟片刻,缓缓说道:“在塑方,染过鞑子的血便已算及冠。更何况平白受了这无妄之灾,我自然是要去看看的,今日之事,断然退缩不得。”

  见苏洛铁了心要去,墨雪也不再阻拦,只是说着有她在,苏洛自然无恙。

  三人闲聊中便回了独孤府,各自回房。既然是宴席,稍事整理还是要的。

  浮尘小榭并未在东都最热闹的东来河上,而是选了个远离喧嚣繁华的所在,靠近了达官贵人的宅子。

  前来赴宴的只有苏洛与墨雪,憨牛儿并没收到宴请,自然没有跟来。起先倒是想来门口待着,却是被墨雪一口回绝,让其不要来此丢人,只得悻悻然留在了院子里。

  二人来到此处,随着门口的管事向里走去。墨雪倒是来过多次,并未好奇其间景色,苏洛却是看的大为稀奇。

  只见亭台楼阁,池馆水榭,映在青松翠柏之中;假山假石,花坛盆景,藤萝翠竹,点缀其间。假山下的荷池曲径,小桥流水“丁冬,丁冬”的水声夹杂在内,让人心旷神怡。

  即便在这冬日里,此处竟是有如此风景,那边不光是银子能够办到,还需要权势,于是苏洛对此间的主人有些好奇。

  二人到了某间阁楼的门前,带二人前来的管事便悄悄退下。因为有人已在门口等候。

  只是一眼,苏洛便认出门口等候的那人就是李煜。即便不看衣饰,可身上那主人迎客的气息总不会变,还有那目空一切的骄纵。

  李煜见墨雪与苏洛到来,赶紧远远上去相迎,却只是对着墨雪嘘寒问暖,说着话便将其迎进屋内,对苏洛未曾看上一眼。

  苏洛无奈的耸耸肩,便随着进去,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这才抬头打量起来。

  只是这一抬眼打量,便看到也在看他的少年。那少年就这么细细的吃着身前的菜,因为吃的太细,而且每样菜式只挑选那最好的地方,便显得很是挑剔。可其却是吃的极快,好似已经这样吃了很久,那便是习惯。

  那少年长得倒也俊俏,可唯一能让人记住的除了那极为挑剔又吃的极快的吃饭方式,还有那浑身金灿灿的衣饰,放佛浑身写满了两个字:有钱!

  苏洛就这么看着他,那少年也这么看着苏洛,手里的筷却是没有停着,仍是不停将菜送进嘴里,然后边吃边咕嘟了一句:“听说你杀过鞑子?”

  “杀过。”

  “我敬你一杯。”

  “好……”

  “我叫沈钱,你可以叫我沈疯子。”

  “我叫苏洛。”

  二人看似只是寻常的结交,却是让坐在主位的李煜眼角直跳。这沈钱平日里虽说极易相处,可又有谁敢叫其沈疯子的名头,更别说自己告之别人。

  心中如此想着,却是见那二人喝了杯酒便再无交集,当下也未放在心上,只当这沈疯子怕是饮多了酒。只是与墨雪拉了些家常,说了些寻常的玩笑话。

  便在此时,有侍女拿着为苏洛等人换了新的杯盏,是那玉制而成,其内的酒却是呈紫红色,其间果香浓郁。

  李煜此时举起手中酒杯,说道:“这异域的果酒最是香甜,不若我等品产一番,如何?”

  众人正要举杯,那李煜却是继续说道:“不过这位西北苦寒地来的苏洛都尉可是要当心了,那西北边地没有如此美酒,今日能喝上一杯,却是要小心些品尝,莫要出了糗事。”

  墨雪听着李煜言语间对苏洛满是羞辱嘲弄,重重砸下酒杯,一拍桌子就要起身,却是被不远处的苏洛微笑着止住了。

  只见苏洛哈哈一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咋了咂嘴,好像在回味其间香甜。

  片刻后,方才开口说道:“酒倒是好酒,可惜绵软无力,少了那塞外风沙的劲头。”

  李煜却是笑着说道:“依苏都尉所言,那苦寒地不值钱的劣酒比这千金难买的异域果酒还要好些?”

  “两者当然不可同日而语,西北边地天低草高,自有一番雄壮风情,那合着鞑子血的草原烈酒又岂是这绵软果酒可比。这果酒虽然精致贵气,终究不过是温床上的玩物,经不得风沙,自然算不得好酒。”

  苏洛这说的自然是一语双关,意有所指。

  那李煜再如何有世家风范,也不过是与苏洛一般大的少年,此时脸色已是彻底冷了下来,缓缓说道:“听闻你曾经阵斩鞑子的三境高手,不若今日我与你切磋一番,如何?”

  ◇?酷+匠W网z◇唯一_a正&"版,n《其|#他(=都(是◎G盗版%

  此话倒也有些世家风范,并未让家中护卫出手。

  墨雪在旁却是再也听不下去,当下便站起身来,怒指着李煜,说道:“他是我独孤家的客人,你敢欺辱他?要切磋尽管找我便是,欺负一个受伤之人,不嫌害臊么。”

  见墨雪怒指自己,李煜也是神色一僵,却是换了个念头,说道:“我忘了你身上有伤,不过我可以等你伤好之时。堂堂西北流火军的都尉,不会就此退缩吧。”

  苏洛却是不急不缓,径自倒了杯酒一饮而尽,方才说道:“好。”

  墨雪见苏洛答应的如此爽快,不免神色着急,赶紧上前去劝告苏洛,只是苏洛却轻声说了:“无妨,我自有分寸。”

  “不知苏都尉这伤核实能好,我可是有些心急,不如我着人上门为你诊治一番。”李煜仍是紧追不舍,处处相逼。

  “不用,三月之后,我伤势自愈,到时恭候大驾。”

  “三月...三月之后可是要到了秋试之期,不若我与苏都尉就在秋试上切磋一二,也可多给些时间长进,免得说我欺辱苏都尉。”李煜说着便笑了起来。

  “就在秋试上切磋一二。”苏洛仍旧是面色沉静如水。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