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的那人声调不阴不阳,带着那令人厌烦的高高在上的气息,正是独孤野。

  独孤野乃是独孤望的儿子,却是比墨雪早生了几年,喊其妹妹倒是天经地义。

  苏洛与憨牛儿见来的是独孤野,明显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当下也不大意,便要上前相迎。

  便在此时,一只青葱小手轻轻拉住了苏洛。动作虽然轻柔,甚至有些缓慢,可其间那不容拒绝的意味却甚为明显。

  自然是墨雪,她一步便走上前去,还回头看了苏洛一眼,眼中的含义更是一目了然。

  这里是我的家,自然要由我来解决,你们只需在旁观看就好。

  苏洛懂了墨雪的意思,所以便退到一旁,甚至神情也放松下来,甚至还与憨牛儿有了几句言谈。

  他相信墨雪,不管墨雪年岁如何,在这个家里,除了独孤老爷子,便是墨雪说的话最有用,因为她是老爷子最为宠爱的孙女。

  那是无关家族利益的宠溺,只是爷孙两人感情的往来,那便是真的宠溺。

  既如此,墨雪从来便无需在乎任何人,除了老爷子。

  自苏洛等人住进独孤家,这独孤野便来过几次。只是当时一副居高临下,颐气指使的模样,虽说让人讨厌,可还能忍受。

  可后来墨雪与苏洛和憨牛儿日渐交好,这独孤野便不在是那副颐气指使的模样,而是开始真正的处处为难二人。

  墨雪到那小院里去的越多,独孤野对二人的刁难就越甚。

  今日见三人又要出去,独孤野想起那日与那人的交谈,再也忍不住,便到了大门处当场质疑。

  墨雪笑眯眯的迎上前去,看着站在门口阴影处的独孤野,笑盈盈的说道:“大哥,你可是要随我们一起出去?今日有那花会,可是好看极了。”

  独孤野却是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妹,你要出去看那花会,这倒是简单,不如我找人陪你去便是,何必跟这两个不入流的小子一起。”

  “让小妹猜猜,你要找的人可是李煜那个草包?”

  独孤野闻言却是皱起了眉头,说道:“李煜好歹也是李家的嫡子,修行天资更是同辈翘楚,再不济也比这两个边地的小卒强多了。”

  “我跟谁玩那可是我的自由,再怎么也轮不到你这做哥哥的来管,我说那人是个草包,那他再如何厉害也不过是个草包而已。”

  “你即便是胡闹,也要有些分寸,不可坏了我独孤家的声名。”

  墨雪听闻此话,却是笑的更为开心,笑着说道:“若是与寻常好友逛逛花会便要坏了家风声名,那整日流连花坊的哥哥岂不是要败坏门风,家法惩治么。”

  “你......可我终究是你哥哥,自然是为你好。”独孤野有些气结。

  这话说的便有些意思,我比你年长,是你哥哥,那你便要听我的,因为我是为了你好。

  至此,墨雪终于是笑出了声,虽说是笑,可笑声里的不屑却是那样显眼。

  “是么,哥哥,我还以为你是我父亲,或者这个家是你说了算呢,哪里来的这些屁话。”

  这便让独孤野无话可说,这个家你做不了主,又不是其父亲,说话便是无用,自然说的就是屁话。

  墨雪说完,看也不看其一眼,转身拖着苏洛与憨牛儿就出了门,只是刚出门口,却是跑了回来,双手扒着门,仅露出脑袋,笑眯眯的看着独孤野。

  独孤野平日里也不愿招惹这人见人怕的小魔女,今日实在是有些无奈,想起与那人的约定,才来阻拦一二,不想却被白白调笑一番,正憋着火气,却见墨雪又回来了。

  只见墨雪笑盈盈的说道:“大哥,我方才想了想,不若再过两年,我跟爷爷说说,让你去吹一吹那边地风沙,顺道磨砺一番。”

  墨雪说完,眨眼就已走远,只留下楞在原地的独孤野。看不出其是愤怒还是害怕,脸上神情复杂。

  苏洛与墨雪在门前遇见这独孤野只是一段小小的插曲,更大的故事却是发生在独孤家老宅里。

  今日的独孤家老宅,一众家中举足轻重的人都在。说是一众,其实也不过四人,老爷子和独孤信与独孤望,再加上在旁伺候的宋云海而已。

  至于独孤家的老三独孤长流,却是一直在北地领兵,阻挡蛮族南下,数年也不过才回家一趟,自然不在。

  而作为管家的宋云海能在此出现,本身便能说明很多问题,虽然他只是在伺候老爷子。

  抢先开口的是独孤望,只见其恭谨的向老爷子说道:“父亲,近日来,我观那墨雪老往那小院里跑,长此以往,怕不是好事。”

  老爷子没说话,先是看了一眼独孤望,接着又转头看向了独孤信。

  老爷子的意思很明显,这是你闺女,当然要你来说话。

  于是独孤信便开口说道:“墨雪去那处不过是与苏洛切磋比剑,不是什么见不得人之事,无需担忧。”

  “可墨雪再过两年便要到那碧玉年华,待嫁之年,如今成日里与两个不入流的边地士卒混在一起,成何体统。”孤独望说着,有些声色俱厉。

  这便是说到了墨雪的婚事。

  独孤信却是沉默下来,只是女儿这个性子他也知晓,断不是那寻常女子。发妻又已早逝,做父亲的如何好开口言说。

  o+看正C版章U¤节上酷RN匠V网%◇

  独孤望见大哥沉默下来,却是继续说道:“我知晓那李家嫡子李煜对墨雪甚有好感,不若我们从中斡旋一二,倒也是桩美事。”

  这下独孤信却不仅仅是沉默,连眉头也皱了起来,说道:“墨雪的婚事?她是我的女儿!”

  这不仅仅是质问,更是说了我是她的父亲,那自然就轮不到你来言说此事。

  见大哥有些怒意,独孤望却是未放在心上,而是说道:“若是大哥对这李煜不甚满意,那还有那些皇子,挑这么一两位,日后对我独孤家也是大有裨益,只是莫要便宜了外来的野小子就是。”

  这野小子说的便是苏洛与憨牛儿。

  便在此时,老爷子忽然开口说道:“苏洛那孩子如何?”

  只是一句,独孤望便皱起了眉头,独孤信也是有些不敢置信的神色。

  如此问便是有此意,连独孤信也有些不敢相信,瞪大眼睛看着老爷子。

  老爷子翻了翻眼珠,说道:“这些时日来,我看苏洛这孩子不错,不论修为高低,天资如何,单是品行也有那坦荡之风。”

  这下轮到独孤信开始慌乱了,赶紧说道:“老爷子,这墨雪年岁尚小,还不到那论及婚嫁之时,况且就苏洛这孩子,怕是有些......”

  虽未说出口,可意思却是明显,这苏洛又如何配得上墨雪。

  老爷子闻言却是哼了一声,说道:“我不过是夸奖这孩子两句,你们就如此慌张?我看这墨雪与苏洛也是诚心相交,不过是好友而已,哪来你们这些龌蹉心思!”

  独孤信与独孤望闻言皆是松了一口气,可下一刻却是让两人苦笑起来。

  “今后独孤家的子嗣,无论男女,婚嫁之事一律自己做主,只要品行端正,无论贵贱之别,任何人不得干预,即日起就写进家规里吧。”

  老爷子说完,看了眼宋云海,后者倒是动作麻利,不时就将此写,交予老爷子过目,待老爷子看好后,又细细收好。想来不多时便要挂在那家规之上。

  独孤望却是有些心惊,赶紧说道:“老爷子,那皇家那边?”

  “皇家?皇家又能如何,自有我去顶着。”老爷子大手一挥,就此出了老宅。

  独孤信却是有些得意,心中甚至有些欢喜的意味,随着老爷子而去,只留下暗自恼恨的独孤望。

  其实独孤天年自从知晓独孤行身死漠北草原,自那日开始便想了太多,总觉得自己对其亏欠甚深。

  若不是从前一力阻拦他与那女子,或许便不会有此结局。即便最后依然要死,却总是能有几日舒心的日子。

  如此想着,想的太多,便有了太多的悔恨,才有了今日的那条家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