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常的治疗对于苏洛来说是件痛苦的事,治伤解毒之事本就不易,所受之人自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了。

  此时那两位长老均是有些诧异,本是痛苦之事,这小子今日却是颇为安静,有时甚至嘴角还带些笑意,便好奇的问道:“你小子可是遇着了什么好事?”

  “长老说的哪里话,小子再遇着什么好事也不过是苦中作乐罢了。”苏洛闻言笑道,自然不会将剑经之事告知。

  “我闻你今日一身酒气,昨日定是去哪饮酒作乐,你这般笑意盈盈,莫不是在东来河风流了一番?”这长老脸上有回味之色,显然是想到了别的地方。

  苏洛却只是赔笑一番,并未解释。

  疗伤结束,苏洛便急急赶回屋内,想要继续领悟那万象剑经。毕竟与独孤墨雪有言在先,时间急促之下,只能仔细研习其中玄妙。

  刚进屋内,却发觉归去来竟然安坐其间,就这么翘着二郎腿悠闲的喝着茶水,而一旁的憨牛儿则是不停倒茶递水,忙的不亦乐乎。

  憨牛儿是个实在人,自打开始遇见这归去来便没有好感,总觉着这老道士居心莫名,不像那世外高人,倒是市井间的江湖术士更符合身份一些。

  直到后来发觉这老道实乃世外高人,虽然看不清到底有多高,可所知之人却是没有一人像老道这般高深玄妙,这才转了性子,对归去来殷勤起来。

  今日得见老道随手便给了苏洛那自己看也看不懂的万象剑经,正自懊悔不已,昨晚怎就没像老道讨要一二,说不得他一高兴也给自己点什么宝贝。

  苏洛刚走,这老道便到了屋内,也不说是如何进来,只顾自斟自饮。这就把憨牛儿乐坏了,急忙殷勤的端茶倒水,伺候起来。

  归去来见苏洛进到屋内,哈哈一笑,伸出手点了点憨牛儿的脑门,说道:“你这憨娃娃倒也机灵,今日爷爷便给你点东西。”

  说着话便从怀中掏出了一卷经册扔给了憨牛儿。

  憨牛儿赶紧接著,口中称谢,却是连头也未抬,紧紧盯住那卷经册,只见上书:伏魔罡气。

  “我这身本事不适于你,这卷经册也是无意中得到,你先拿着习练便是,日后也许有些别的机缘。”归去来见憨牛儿一副见利忘义的模样,也是忍不住笑骂一声。

  此时苏洛却是急忙上前来,赶紧行礼,说道:“多谢道长昨日传授剑经,苏洛感激不尽。”

  “看出其中门道了?”归去来笑呵呵的问道。

  当下苏洛也未隐瞒,将清晨之事说了一遍。

  “我今日便是过来看看,若是你对那剑经一无所觉,我自然不会传与你。说到底还是与你有缘。”

  “晚辈正有许多不明之处,还请道长解惑。”

  归去来却是不急不忙,轻轻端起茶杯,看着苏洛说道:“传道者、授业者、解惑者皆为师,你小子这点样子想让我解惑,怕是少了点什么。”

  苏洛如此天资聪颖,又怎会不知归去来所指,只是先前有那独孤行在先,现在却是不敢贸然行那拜师之事。而今听得这番言语,自然知晓如何行事。

  当下赶紧接过归去来手中茶盏,恭恭敬敬倒了杯茶,双膝跪在地上,茶盏举过头顶,说道:“老师。”

  归去来一脸得意神色,口中却是满不在乎,一脚踢起了苏洛,说道:“行了,为师不在意那点俗世礼节,日后好好修行便是。”

  与归去来虽说相遇甚短,苏洛却是有些知晓其是哪洒然不羁的性子,当下也不啰嗦,只见拿出了万象剑经,便要说那些不明之处。

  归去来却是未去看那剑经,而是说道:“何为剑?”

  苏洛知晓这是老师的考量,不敢大意,细细思索一番,方才说道:“剑乃百兵之皇,所谓皇者便是孤家寡人,剑之一途,总是孤独寂寞多些。”

  “那如何用剑?”

  Y酷R匠8^网)-永久免(费@,看小FX说d

  “剑者,手中之器,胸中之意,以手中之器行胸中之意,如此才是用剑。”

  “那何为剑意?”

  “我之意自然为剑之意。”

  至此,归去来不再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苏洛,神色间少有的肃穆。

  过了半响,方才说道:“你乃天生剑体,天生便与剑相亲,如此理解倒是好事,不过那剑意却是不然。”

  苏洛赶紧低头讨教。

  “剑意者,当一分为二,又合而为一。用剑者有意,是自身的胸中意,而剑自然也有意。剑之本身乃是凶器,长久蕴养,也会生出剑意,用剑者与剑本身相合方才能使剑意完满。”

  苏洛细细品味良久,暗自点头,方才说道:“谢老师指点。”

  “学生今日观那万象剑经,,剑招繁多,剑式极杂,单是起手便有数百种之多,揣摩良久,却是不得要义,请老师明示。”

  归去来见苏洛终于问起剑经之事,笑眯眯的说道:“既然叫万象剑经,自然是包罗万象,集各家各门剑术。不过这剑经的要诀却是在剑意二字。”

  苏洛闻言却是骤然间陷入苦思,好似解不开这难题,愣在当场,甚至拿出剑经,仔细对比起来。

  归去来见苏洛一时入神,却是毫不在意。本想着与憨牛儿调笑几句,却是发现这小子也抱着伏魔罡气看得入迷。

  当下便只得自顾自端着茶水在屋内来回走动,甚至去院里赏了好一会的景方才回来。

  此时苏洛却是不在入神苦思,只是脸上的神色惊疑不定,见归去来回来,急忙问道:“老师,我方才看这剑经之内,只有剑式,未有半点剑意,可是...可是这毫无道理啊。”

  “可是个屁,赶紧说来。”

  “难道这万象剑经是要以剑招习练,逆推其中剑意?这又如何可能!”苏洛大胆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归去来闻言,哈哈一笑,说道:“你且说来为师听听。”

  “老师,剑招可学,剑意却是学不来的,空有招式,如何能逆推剑意?招由心发,本就由意而生,有形无意,又有何用?”苏洛连连发问,如此荒唐之事,实事他也未曾想到。

  “剑技之途,无外乎那寻常的刺、撩、劈、挂、挑、勾等剑式,剑经不过是让你习练基础,将剑招圆融一体罢了。至于剑意之事,本是在与人切磋之时细细体会方才能长进。

  归去来见苏洛有些茫然,方才说出其中深意。原来这万象剑经仅是让其习磨练剑技,集各家剑术所长。至于剑意一道,便是要与人切磋比试,生死间方能领会。

  至此,苏洛终是有些明了其中含义,心里却是泛起苦涩之意,这万象剑经要有所成,便要与那无数人试剑,可这又岂是轻易能够做到。

  苏洛刚要开口,却是老师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猛然间恍然大悟,当真如醍醐灌顶一般。

  这剑经哪里用得着遍地寻人切磋,眼前这位不正是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