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刚刚清晨,苏洛便已醒来,实在是昨夜饮酒太多,哪里还能酣睡。好在其身中寒毒,酒乃烈性之物,倒是没有影响伤势。

  揉了揉眉心,就着寒凉的冷水擦拭了一番,便已彻底清醒过来。正要倒杯清茶解解昨夜酒气,却是发觉怀中塞着什么东西,伸手一摸,便拿出了归去来随意涂抹塞到怀中的那几页纸。

  待拿出来展开细细看去,不过也就是些杂乱无章的线条,满纸皆是如此,只是有胡乱写画的两字,看起来像是:万象。

  苏洛看了会,却是不得真义,料想这或许是归去来醉酒后恣意涂抹罢了,便没放在心上,就搁在了桌上,并未再看,二是出了房门,准备打一套军中拳法以作晨练。

  这时小院的门却是开了,来的是独孤墨雪。这次到没有像那日般龙行虎步装个大人模样,只是手里提了两把木剑。

  墨雪那日虽说认输,却是打心底并未服气,只觉得那日是自己有所大意,才让苏洛钻了空子,这几日见苏洛伤势有所好转,便再也忍不住,要再次一较高下。

  苏洛见来的是墨雪,也是有些无奈。经过这几日有意无意的听闻,这姑奶奶可是独孤家唯一份的魔头级人物,谁也不敢招惹,可偏偏自己却是成了那个倒霉蛋。

  “墨雪小姐,你可是有事?”苏洛明知墨雪来此为何,却是装了副无辜的样子,缓缓问道。

  “比剑。”墨雪自然也是知晓苏洛打的算盘,直直说出了来意,将木剑丢给了苏洛。

  苏洛接剑,心里泛苦。却还未待言语,墨雪便一剑袭来。当下只得用心挡住。

  墨雪此次前来,在没有半分轻视,而是出手便用了全力。剑势沉稳,招式之间层叠渐进。时而化繁为简,时而由简至繁,精妙连连。

  面对墨雪沉稳剑势,苏洛再也没了那日出其不意致胜的机会,不出几招便被压在下风,狼狈不堪。

  苏洛即便再有天赋,终究不过是边地军卒,在那军中,习练的多半是些军中刀剑枪棒和寻常的野路子,哪里是墨雪这等天之骄女的对手。

  "B酷n匠网0永0#久免费S}看8\小;说KW

  便在此时,苏洛却是有些惊疑不定。因为墨雪的剑招无论如何,方一起手便让苏洛觉得眼熟,好似在哪里见过如此起手式一般。

  当下苏洛越看越惊,越看越奇。终是想到了在何处见过,便是方才的那几页杂乱无章的线条。难道那真是一部剑经不成?

  如此想着,苏洛心神便再也不曾集中,分心二用之下,本就在下风的比试更是惊险连连,不出数招便被墨雪一把夺过手中木剑,败下阵来。

  墨雪此次可以说赢得毫无悬念,甚是轻松。眼见苏洛败阵,还想着说几句安慰的话语,看看能否骗到那破元式的法门,不料却见苏洛压根义父心不在焉的神态。

  “苏洛!比剑之时,你怎可分心,难道要我胜的名不副实?给本姑娘耍心机么。”墨雪大怒。

  苏洛一听就知不好,当下赶紧报以歉意,只说自己乃是昨夜饮酒过量,今日头脑昏沉,不能全力应对,请墨雪勿怪。

  墨雪方才刚进院子便闻到了那一股酒气,甚至知晓那是醉仙的味道。此时见苏洛说的诚恳,倒是并未怪罪,嘀咕了两句就要转身离去。

  苏洛却是眼珠一转,赶紧开口说道:“墨雪小姐,今日算苏洛剑不如人,输于你。苏某自是心服口服,但比剑之事,来日方长,不若三日后我们再比一次,可好?”

  墨雪何等聪敏,又岂会不知苏洛那点心思。于是笑意盈盈的说道:“苏小子,想找我磨剑?你想得美!”

  “我比你还大些岁数...”

  “那又如何,剑技却是差的一塌糊涂。”

  “今日我仅能与你过招十数,若三日后再来,必有精进,断不会像今日这般不堪。”

  “我若不来呢?”

  “若三日后苏洛无有精进,日后苏小子任由你喊,且自此不再用剑。”

  墨雪听这苏洛言语间竟是许下诺言,不用重视起来,细细看了苏洛一眼,便说了声:“好!”就此转身离去。

  苏洛见墨雪离去,五步并作三步,麻利的蹿会房内,小心翼翼的捧起那几页杂乱的线条,就这么看得入神。

  那几页纸上的线条,看似杂乱无章,就是随手的涂抹乱画,可经过先前与墨雪比试,苏洛再也不敢轻看,当下便细细揣摩。

  越看便越是惊异,那些杂乱的线条好似活过来一般,一道道线条好似化成了一招招剑式,不停映入苏洛眼帘。

  那些剑招并不繁复,仅仅是最为基本的刺、撩、劈、挂、挑、勾等剑招,可光是仅是最为简单的一个起手式,便有千百种之多。

  看起来平直画出的线条,在此时的苏洛看来,光是变化便有数十种之多,饶是苏洛心神坚毅,也不免一会就头晕眼花,无力再看。

  至此,苏洛终于知晓,这哪里是些随意涂抹的废纸,分明便是那高深的剑经,看着那开篇的万象二字,也明白应是万象剑经无疑。

  便在此时,憨牛儿推门进了屋内。昨夜其本就喝的不少,今日自然难以起身。只是听到了房门外苏洛与墨雪切磋的动静,方才醒转过来,赶过来看看苏洛有否受伤。

  “洛哥儿,可是那魔女小娃又找上门来,你可是受了欺负?”

  这憨牛儿若论年岁,比之墨雪也长不了几岁,说话却是老气横秋一般,惹的苏洛笑出声来。

  “无事,过来切磋一番而已。”

  二人说着话,憨牛儿便见到了苏洛手中的万象剑经。苏洛也未曾隐瞒,一一细说其中玄机,让其过来一同研习参悟。

  憨牛儿瞪大了眼,看了半响,硬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觉是自己资质太低,习不了这高深的剑经,也就未放在心上,只是催促苏洛疗伤的时候到了,别耽搁了时辰。

  苏洛见憨牛儿领悟不了其中剑式,也并不强求。只是仔细收好剑经,随着憨牛儿前去治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杂色夜鸦说:

  昨天太忙了竟然忘了发布,今天两章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