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天色尚早,还未到晚膳之时,想来见老太爷之事怎么也得用了晚膳方才去得。苏洛与憨牛儿倒也不着急,仔细打量了下这座僻静小院。

  院中种了一棵极有年月的梧桐,放了些石桌石椅,正对门的便是两间客房。此时正是深秋时节,梧桐叶落了一地,就这么盖在地上和桌上,看起来倒是极为雅静。

  二人晃悠片刻,便准备洗漱一番,稍晚些也好去见老太爷,毕竟初来乍到,不好丢了脸面。

  正要进房,院门便被推了开来,一双鹿皮小靴晃晃当当的踏了进来。之所以晃晃当当,是因为主人正背着双手,走的极有韵律,便是有些骄傲。

  来的是独孤墨雪,只见她背着双手,也不看二人,晃晃悠悠的渡着步子到了二人身前。只是其年岁尚小,又是姑娘家家,如此作态未免显得小大人了些,那便是有些滑稽。

  苏洛本已忍不住嘴角上扬的笑意,可想到方才失了礼仪,便赶紧收了神色,轻轻行了一礼,轻声问道:“小姐到此,可是找我二人有事?”

  苏洛到时忍住了笑意,可身旁的憨牛儿却是直肠性子,哈哈的便笑出声来,甚至抬手指了指墨雪。苏洛虽使劲拉了拉,却没能止住。

  这下更是惹恼了墨雪,本是想着来此耀武扬威一番,可刚进门便受了嘲笑,如何忍得住。眼睛一翻气鼓鼓的瞪着憨牛儿。

  憨牛儿眼见又是惹人生气,只得挠了挠头,悻悻的收了笑声。

  苏洛见机极快,赶紧说道:“这位小姐,方才有失礼处,还望见谅,今日一见,还未问芳名,请告知以后我等当如何称呼?”

  墨雪轻轻哼了一声,也未答苏洛,只是张口说道:“你身上是否带着小叔的玉佩,赶紧拿出来交给我,然后说说你与我小叔相识之事。”

  苏洛见墨雪并未有告知的意思,也到不强求,只是从怀里摸出了玉佩,交给了墨雪。心想这本是独孤家之物,这少女又是独孤家之人,交予她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

  墨雪接过玉佩,仔细看了看,确认无误后,方才看着苏洛。于是苏洛便把如何与独孤行相识,如何学得破元式一一相告。

  墨雪听着苏洛讲述那草原风光,又如何与那鞑子突围周旋,本已神情艳羡,知晓苏洛习得破元式后更是目中异彩连连,那分明便是狼看到羊的神情。

  “小叔教了你破元式?”墨雪有些急躁的问道。

  “那你教我怎么样?”还未待苏洛说话,墨雪有心急开口。

  这两句弄得苏洛有些茫然,心想这不是独孤家么,独孤行前辈的功法何必还来找我,你又是千金小姐,哪里需要我来教你。

  只是苏洛不知,独孤行的破元式乃是自创的绝学,即便独孤家也只有老爷子一人知晓,还从未传授于人,墨雪自然不曾学到。

  这么一犹豫的功夫,墨雪便以为苏洛不愿意,于是更为着急,张口便说:“本姑娘也不白学你的,用功法与你换如何?”

  “换?这...”

  当下苏洛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更是心中迷惑。

  这下墨雪是彻底有些怒意,张口便说:“你还不愿意?这本是我独孤家的功法,理应交予我家,本姑娘与你交换,那可是给了你天大的方便。”

  到的此处,苏洛终于有些回味过来,只得再行了一礼,沉声说道:“小姐有所误会,不是我不愿意传于小姐,只是苏某身受寒毒,使不得修为,只能说些要处,无法亲身示范。”

  墨雪听闻此言,细细打量了苏洛一眼,见其面色发白,嘴唇发紫,所言倒是不虚,也就没有为难,只是说道:“那便将修行之法讲与我听就是了。”

  苏洛苦笑一声,只得再次开口:“破元式修行之法我自会讲与侯爷知晓,不敢有半分遗漏,以小姐身份,到时想必侯爷当然会传于小姐,还请小姐稍等几日。”

  墨雪闻言可就有些不太乐意,声调难免高了几分,说道:“你竟然不告知于我?我可是独孤家唯一的小姐,老爷子也得听我的!”

  墨雪此言便是亮明了身份,更是抬出了靠山,老爷子得听我的,那便是独孤家我说了就算。

  可惜苏洛只是抱拳行礼,神色抱歉,却是未再开口。

  墨雪见状,有些纵使心急却无力可使的味道。却是忽地伸手摘了两根梧桐树枝,扔了一根给苏洛,咬牙切齿的说道:“比剑!”

  苏洛接过树枝便懂了其间的意味,只是苦笑连连的开口说道:“小姐今日比剑,苏洛却是不能应承。苏某本已动不得修为为一,即便苏某无事,输赢与否也不可将破元式传于小姐,还望见谅一二。”

  墨雪终究有些恼怒,心里只想着要教训这个臭石头,哪里还顾得许多,当下便说道:“谁要学那破招,只比剑,不用修为。”

  说完便当先一剑,直刺苏洛胸口,倒是只有剑式,未曾动用修为。

  苏洛有些无奈,见憨牛儿要挺身相迎,伸手拉了一把,不想其卷进此事,便只得自己咬牙应战。

  当下脚步一错,却是飘柳步使了出来,虽无修为,可步伐仍在,轻轻避过此剑。

  墨雪见苏洛避过,剑式一变,手腕一抖便画了个圆,要将其笼罩其间。

  苏洛脚下踏着飘柳步,身形就地而转,手上树枝绕身而旋,变封住了墨雪的画圆。

  待墨雪剑式用老,苏洛忽地右脚踏前,反手拿着树枝,向上一撩而起。自然是劈山三十六式中的撩山。

  酷匠网H/永O久b$免◇费、看M小;%说

  墨雪知晓苏洛无法动用修为,又是边地士卒,哪里又会什么高深招式,本有小觑之意。

  可眼见猝不及防,竟是先被苏洛一转一带便丢了剑势,身形漏了破绽。瞬间便被欺身而进,虽是极力控住身形,却刺啦一声被划破了衣裙。

  苏洛见划破了墨雪衣裙,便知不好,无奈修为尽失,力道极难控制,只得赶紧抱拳准备行礼道歉。

  墨雪那边却是不言不语,看也未看那衣裙一眼,神情冷谈。一步一点般走向苏洛,竟是动了真怒。

  那步伐甚是奇异,看似缓慢,实则极快,瞬息便到了苏洛近前,出剑也是平实无奇,就这么直直刺去。

  可在苏洛看来,却是委实不寻常到了极点,那剑就这么直直刺来,却是让其无法闪躲,仿似身前身后均是有那一剑而来,无论如何躲避,最终皆要被一剑刺穿。

  忽地,苏洛竟是不闪不避,任由那树枝直直刺在胸口。在此中的刹那,更是脚下重重一点,迎着树枝而去,手中的树枝也是一把横扫而出。

  于是墨雪的树枝尽数在苏洛胸前折断,于是苏洛的树枝轻轻搁在了墨雪肩头。

  便在此时,一声低沉的呼喝响起:“墨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