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东都

  东都,名符其实的大魏中枢。南北东西各有十余里长,方圆莫不是得有百余里。单是城门便有十六座,水门又有九座,光是城门口护龙河的壕沟便有十余丈宽。

  城内更是雕梁画栋,飞檐高架,曲尺朵楼,朱栏彩槛。城门都是金钉朱漆,壁垣砖石间镌铁龙凤飞云装饰,端的是蔚为壮观,气势非凡。

  虽说是秋末时节,寒意渐起,可每日进出东都者仍旧是络绎不绝,单是自每个门口长长的队伍便能分晓一二。

  苏洛与憨牛儿便在城门排队,等待进城。二人又哪里见过如此宏伟壮观的城池,此前觉得最大的便是路经秦州之时,远远看了一眼秦州城,当时便已觉得好生气魄。

  如今到了这东都京城,真是土包子进城—东张西望,光是一个飞云龙纹的城门便感叹了许久。

  二人左顾右盼间不觉便到了城门口,递了官碟,就要进城。

  便在此时,检阅完官碟的城门士卒却让二人稍等片刻,一溜小跑跑向了不远处停着的一辆马车。

  那辆马车初看不大起眼,可细看之下便觉不凡。车饰虽然简洁,与寻常车马无异,可用的料子竟是那玄铁精,莫说刀兵不可伤,便是三境的修行者也不一定能打破车厢。

  拉车的也不是寻常马匹,单单是个头就比乌骓还要高出一头,浑身上下竟是连一根杂毛也没有,乌黑通透,一看就知不是凡品,怕是比乌骓好要好上许多。

  苏洛见此马车,一眼便认了出来,因为车厢上的标志与其怀里独孤行的玉佩几无二致,那自然便是独孤家。

  而那玉佩本已交由秋白风,可临行之际却是又还了回来,秋白风只是让苏洛带着,到得东都再交还独孤家就是,于是苏洛便转移至随身带着此物。

  城门士卒刚到车厢门口,便有人掀开了帘子,走下了马车。

  来的是位老者。衣着平整,熨烫的极为妥帖,身形高大宽厚,行走间隐有风雷之势,行止间却极有规律,便是步伐也似量好一般,不差毫厘。

  苏洛见人走来,急忙向前迎去。当先行礼,说道:“您可是独孤家人士,在下苏洛,来自塑方流火军,受邀前来。”

  那老者还未说话,倒是有个婉转清脆的声音自后面响起。

  “你就是苏洛?”

  苏洛听闻便抬起头来,找那发声之人。原来不知何时来了一位少女,俏生生站在那老者身后,正好奇的打量着他。

  苏洛与憨牛儿自小生在塑方,长在塑方。身周尽是军中的粗糙汉子,何时见过如此明媚俏丽的少女,当下便有些愣在当场。

  那少女见二人直愣愣看着自己,羞恼渐起,怒意渐生。稍一跺脚,便说道:“看着白白净净的,是那勾栏里的登徒子么,找打么。”

  苏洛回过神来,赶紧拉了拉身旁的憨牛儿,有些不知所措,更有些羞恼的意味,便涨红了脸。

  那老者从前便是军中将领,自然知晓寻常边地士卒哪里见过什么少女,更别提自家小姐如此容颜,有些失态也是常事。

  但看那少年自知出糗便有些羞恼,不曾再看一眼。也有些欣赏之色,当下便和颜悦色的说道:“苏都尉不必客气,身后的是我家小姐,想来二位千里行来,劳累些在所难免,这便随我回府,好生歇息。”

  苏洛赶紧点头应是,牵过乌骓便随着老者回府。只是临上马前那少女又回过身来,恶狠狠瞪了一眼二人。

  自那日大朝会后,独孤家其实并未平静,甚至有过几场争吵。皆来自长房与二房。

  长房自然是独孤信,而二房则是独孤望。争吵的缘由便是苏洛到底应不应进京由独孤家照料之事。

  独孤信自然认为苏洛乃是老四身前所传之人,既然能将家族玉佩交付,又传了自身绝学,当然要由独孤家照料一二,以慰老四在天之灵,也好为当年之事做些弥补。

  独孤望却不如此认为,只是一味强调老四已身死漠北,此事本已揭过,就不应为了区区一名少年惹得圣上不喜,到时若有差错,独孤家比难辞其咎。

  二人争论不休,独孤信更是扔了茶盏,气得就要与之动手。独孤望也不甘示弱,起身相迎。

  霎时间天地元气如倒山填海般汇聚而来,两人均是红眼相向。

  还好须发皆白的老爷子缓缓到来。只是抬脚进门如此简单的动作,二人便立时止了真元,大气也未敢再喘一口,更别提争吵。

  k更4新最.快AK上b酷9。匠Qp网

  老爷子看了二人一眼,缓缓说道:“接那孩子进京之事是我让老大去办的,有何不妥?”

  独孤望见老爷子明显站在大哥一边,当下也是缓声说道:“老爷子,接那孩子进京一事并无不妥,只是我们应当从长计议,切不可惹恼了圣上,与我等不利啊。”

  老爷子并未答话,只是静静看着独孤望,静待下文。

  “事到如今,我等只需将那孩子接到府上小住几日,让人解了他的寒毒,再让其哪来归哪就是,无需颇费周章。既做了人情,又给了圣上颜面,您看可好?”

  独孤天年听到此处,却是微微扯动嘴角,继而开口大笑着说道:“老二啊,要不我给你改个姓如何?”

  “老爷子...”

  “以后叫你赵望也甚是不错。”

  独孤望听着老爷子的笑语,吓得赶紧闭嘴。这哪里是笑语,分明是老爷子动怒的征兆。

  那日老爷子痛骂了老二一顿,就此定了苏洛之事。

  ......不消片刻,苏洛与憨牛儿跟着那老者便到了独孤家,二人自然对方圆占地极大,又威风凛凛的宅子好生一通观望。

  那少女自然是独孤墨雪,刚回了家,下车便已不见踪影,只得那老者领着二人。也不催促,只让二人细细看些。

  待苏洛与憨牛儿自觉又有些失态,赶紧向老者告罪,那老者才微微一笑,说了声不碍事,便领着二人到了一处僻静的小院。

  告知两人以后便住在此地,稍晚些有人会领二人前去见老爷子,又嘱咐了注意的事项,便转身离去。

  至此,苏洛与憨牛儿便算住进了独孤侯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