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有人去,有人走,有人回来

  自那日苏洛昏迷至今,已过了数日。只是这数日之间。整座塑方已戒备森严,不只塑方,便是整个秦州境内,镇西四骑都已动了起来,无数斥候在漠北草原里驰骋。草原各部的消息开始不断传来。

  这秦州便是塑方身后的州府,大魏最西的州府,直面漠北草原的州府,统领镇西四骑。

  p!酷匠0网#7唯一-正|版#,B其他B:都Du是e盗版

  自秦州收到塑方的军报,刺史李清平未敢有片刻耽搁,与军府商议之后,一应兵马调动在数个时辰内就已传至各大军镇,自然包括塑方。

  虽说是与军府商议方才调兵遣将,实则仅有李清平一人而已。秦州军府内早已无一人在,只有数名亲卫而已,当然还有急忙赶来,喘息未定的刺史李清平。

  此刻的李清平正在秦州军府内苦笑连连。一手端着亲卫早已备好的茶水,一手捏着秦州将军秋白风留下的信。

  秦州将军秋白风,曾经的衍圣林弟子,能入得那里,自然是人杰,是世间最为顶尖的那一拨人,自然是凤毛麟角,自他赴任秦州将军以来,不仅鞑子未再踏入大魏一步,而且逼得鞑子隐向草原深处而去。

  于秦州而言,如此举足轻重的人物,又怎会在此时消失无踪,仅留下一封书信,还顺带着手下那一干副将校尉。

  或许一些往事可以说明缘由,秋白风曾是独孤老爷子手下的校尉,而他现今手下的那拨校尉当时不过是寻常士卒而已。

  在知晓塑方传来的消息后,未用一盏茶时间,秋白风便带人出了秦州城,此行只有一个目的,自然是独孤行。

  而李清平获悉消息便知不妙,与秋白风共事多年,他当然知晓其会去,也不想阻拦,只想着在走之前定下个军略,以应对眼下之事。

  所以他来的如此快,如此急,可惜依旧有些晚。

  李清平苦笑之余赶紧展开了信,上面只有寥寥数语,大致便是让其加强戒备,做出兵马调动之势,排除斥候查探鞑子动向,其余待其回来便可。

  在信的末尾,秋白风刚劲有力的写了一句:“清平兄无需担忧,鞑子必不敢来犯。”

  这便是李清平苦笑的原由,可他深知若论行军打仗,秦州再也找不出比秋白风更好之人,甚至大魏除了那几人之外也无人再比其更好,便只能听其安排。

  便按着秋白风的布置,传出了将令,盖上了早已准备好的信印。

  然后他出了军府,不一会就回了刺史府,来到后院的假山处站定。随意拍了数下某块突起的石块,便有八人突兀的出现在场中,竟全是四境上的强者。

  这八人仔细查探了李清平许久,甚至问了数个问题,待其一一回答之后方才让开了道路。

  李清平就此沿着出现的迷倒一路向下,不多时便出现了一间平整的石室,地上密密麻麻刻着无数深奥难明的字符。

  这便是大魏的传信符阵。大魏三十州,每个州府仅有一处,皆由刺史与一州将军亲自操控。

  此阵唯一的作用便是传讯,可非到事态紧急不得使用。因为光是传讯一次所耗费的钱财,就算是富庶的大魏也为之肉疼。

  而此时显然未到事态紧急之时。大魏北有蛮族,西有鞑子,常年来你争我夺,边境上数千人的生死实在太过平常,甚至不足以为道。

  即便是将要来袭的十万鞑子也还未到使用此阵之时,就算攻破塑方,也不过是闯进秦州扫荡一番罢了,虽惊险异常,可却无法伤及根本。

  可此时李清平来到此处,显然是要用到此阵传讯,既然不是那数千人的生死,也不是那十万鞑子的消息,那么便有些别的意味...秋白风带着副将与一甘校尉出了秦州城,却并未去往任何军镇,而是直入漠北草原,或者说直往八门屯而去。

  不消数日,众人便到了。还未及找寻独孤行踪迹,便看到了那惨烈异常的战场。

  有的流火军卒明明死了好多日,可眼睛依旧睁着;有的嘴里还咬着一截鞑子的手指;有的身中数箭,连胸腹都被捅穿,可却未倒下,只是单膝跪在了原地。

  秋风白并未说话,只是默默下马,沿着整个战场走了一圈,所到之处,那些流火玄骑的尸体竟然自燃起来,不消片刻,便化为骨灰。

  那些骨灰就这么飘在秋白风身后,随着他缓缓走过战场,回到原处,好似那两千英灵也随着而来。

  秋白风伸手一指,骨灰便飞进了副将早已打开的巨大包裹。

  接着秋白风对着装骨灰的包裹缓缓言语:“我来带你们回家。”

  说完便向着包裹轻轻敲击衣甲,郑重的行了军礼。敲得虽轻,可看似却有万千重。

  处理完两千流火的尸身,众人便循着气息往那当日四人大战处走去。

  刚到那处,秋白风一步便踏在了当日独孤行消散之地,接着便是许久的沉默,然后长长的叹息。

  因为秋白风感到了破镜新生与生命枯竭这两种鲜明的气息冲突,而且气息所属,皆为一人,那人便应是独孤行。

  以生命破镜新生,最后枯竭而亡。或许当时已无限接近七境,想必不远处那两道消散多日的气息是你所为吧。

  当年你便是那东都最风流的少年,若不是遇着那事,想必今日在大魏你也是那一等一的不羁将军,即便如今消散于天地间,依旧让人觉得如此洒脱。

  秋白风如此想着,再次长叹一声。

  “走吧,我们回去,先去塑方看看那个苏洛。”秋白风缓缓说道,言语间有着说不出的疲惫。

  众人均是四境上的强者,秋白风更是六境的从圣修为。既如此说,那便是一切已了,只得上马向着塑方而去。

  自八门屯回塑方,以秋白风等人的修为,也不过是一两日而已,最终却是有了些耽搁。

  途中竟是遇见了一行衣着破烂的商人,身后还拖着一名军卒,看起来穿着的竟是流火的衣甲。

  一问之下才知,这些人竟是八门屯的商队马祥福众人。当日流火出城迎敌,马祥福却是领着众人在八门屯内挖了几个大坑,藏了起来,就此躲过一死。

  后来在战场捡到了这位侥幸未死的流火军士,身上骨头已是断了无数,早已不能行走,只得让众人就此拖着前往塑方。

  秋白风亲自出手施为,救醒了那流火军卒。那军卒刚一睁眼,见秋白风等人身着衣甲,竟是怒目圆睁,不顾伤势就要与之搏命。

  待被制住之后,秋白风向其稍作解释,那人才放下心来,只是问了一句:“我叫唐牛,流火玄骑新晋士卒,敢问将军可是消息送到了?”

  秋白风轻轻点头。

  那唐牛至此便笑了起来,笑得那般开心,那般豪气干云。明明在笑,可那浓郁的悲伤却掩在笑声里,哭得无声无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