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独孤家

  东都的皇城边上,有一座威严肃穆的府邸。之所以威严肃穆,不是因为门口那两只威风凛凛的巨大石狮,不是门前站立两侧的精锐士卒,更不是那漆红深邃的朱漆大门,只在于门头上那块由先皇亲手书写的匾额上的那几个金黄大字:独孤侯府。

  这便是独孤家,便是那追随先帝开创大魏皇朝的独孤家,便是那大魏八大家族之一的独孤家,便是那满门皆将帅的独孤家。

  此时正值午后,正是一天中最为慵懒的时刻。独孤家后宅一座二进的小院里,青竹、石桌、躺椅与那一壶清茗。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就这么靠在躺椅上,昏昏欲睡。

  小院的门吱呀一声轻轻打开,随即又缓缓合上。一个少女就这么闯了进来。

  这少女看起来仅是豆蔻年华,乌黑的青丝刚刚及背,脑后系了根碧玉簪子,穿着一身精致的淡紫色丝绸纱裙,脚下蹬着小巧的鹿皮软靴,手里端着一只檀木制成的托盘,上面的白瓷玉碗里正散发出阵阵清香,看着靠在躺椅上昏昏欲睡的老人,少女眉眼一弯,悄悄笑了起来。

  这一笑,那眼眸就似弯月,刹那间便百花失色。只见其蹦蹦跳跳的向老人走去,好似跳舞一般,说不出的灵动,整座安静的小院便多了些明亮的色彩。

  东一步,西一步,轻轻一点便跃过了由鹅卵石搭成的精巧小瞧,下一步便站在了老人身前。

  她的手很稳,托着的檀木盘连一丝晃动也没有,甚至跳过这么多步,却是一点声响也未曾发出。

  轻轻捧起白瓷玉碗,放在老人的鼻下缓缓绕过,老人便醒了过来。

  悠悠然醒转的老人看了一眼身前的少女,眯眼一笑,张口说道:“你这妮子,今日又有甚幺蛾子,再拉着我去军营抖威风可不行,这把老骨头可是要被你颠散了。”

  “哎哟哟,您堂堂的宗师级人物,大魏的独孤侯爷,说这话也不嫌害臊么。赶紧的喝了这碗青莲汤,随我去郊外打猎。”

  既然被这少女称为独孤侯爷,那整个大魏便只有一人,千余年来的独孤侯爷也只有一人,便是独孤家的家主独孤天年。

  “随我”是一个当真有些随便的用语,起码不能用于长辈。而能与独孤天年如此说话的,整个独孤家也只有一人,那便是家族的掌上明珠,独孤天年唯一的孙女:独孤墨雪。

  墨雪边说边将青莲汤送至老爷子嘴边,竟是要硬生生灌进老爷子嘴里。

  独孤天年无奈的撇了撇嘴,一把拍掉墨雪的手,顺手将碗接了过来,就要喝下。

  可那碗的一角就这么碎了一块,滴滴塔塔掉落在地,声音清脆,竟有几分悦耳。

  A酷6☆匠网bW首发

  送至嘴边的碗也就此停住。看着缺了一角碗沿,老爷子就此怔住。

  独孤天年除了是大魏的侯爷,还是一名宗师,或者说是七境的显圣,距离那真正的圣人境也仅有一步之遥。

  如此修为,莫说这方小院,便是整个独孤家,乃至整座皇城,甚至整座东都,只要想,自然可感,有感便可控。

  先前墨雪的举动自然不过是爷孙两人的玩笑,可碎了一角的碗又怎会不知。

  此时独孤天年怔住当场,那便是真的不知。于是此事便显得太过非比寻常,甚至有些诡异。

  墨雪见老爷子楞在当场,以为又有什么诡计要逃脱今日的打猎。便皱起了眉头,嘟起小嘴,张口就要嚷嚷。

  便在此时,小院的门再次开了,开的太急,便起了搅扰的风,以至于在盛夏的午后仿似有风雪而来。

  来的是独孤信,独孤天年的长子,墨雪的父亲。

  此时手里拿着一纸卷轴,进门便到了老爷子身边,恭敬的递上,轻声说了一句:“老四。”

  独孤天年原本沉稳的手忽地抖了一抖,随即接了过去,看的是那般认真。

  看完卷轴,老爷子许久未曾言语,直至过了很久,方才开口:“行儿...”

  未待其说完,独孤信赶紧接过了话头,沉声说道:“父亲,只是玉佩,还未能代表什么。老四天资过人,又聪慧无双,定然是吉人自有天相,我已着人前往查探,您且放下心来。”

  独孤天年并未责怪打断其的独孤信,而是换了句话,说道:“那孩子如何?”

  这里的如何自然不是好与坏,而是有着更深层次的意味。

  独孤信自然知晓老爷子所问何事,沉声说道:“苏洛,孤儿,自三岁起便在塑方至今,修为二境,天生剑体。”

  独孤天年听见天生剑体这几个字,眼皮竟是跳了一跳,好似这几个字有着天生的魔力,连老爷子这样的人物也为之皱眉。

  沉吟片刻,老爷子终于开口说道:“即刻查明事实,然后你便进宫,将这孩子接到家里来。”

  此时的独孤天年气势沉凝,不怒自威,好像那位百战的大将军又回来了。

  独孤信轻轻点头,便转身向墨雪说道:“去将前年的那坛杏花拿来,我一会过来陪你爷爷喝两盅。”

  墨雪方才听闻那从未见面的小叔有了消息,可看起来似乎不妙,便乖巧站在一旁,静静听着。

  此时听父亲所说,急忙应了一声,便要出门拎酒。

  只是老爷子却是一摆手,身上再没了先前大将军的气势,神态疲惫,只是感觉瞬息便苍老了数分,缓缓说道:“不用了,你自去忙你的便是,墨雪陪着我就可。”

  独孤信还要再说什么,哪=想老爷子却是闭上了眼,意兴阑珊起来。只得暗自给墨雪使了几个眼色,就此出门去了。

  墨雪就这么坐在石凳上,轻轻地摇着老爷子的手。

  无论如何高绝的修为,如何强大的权力,他终究是位父亲,一位十余年未曾见过游子的父亲。

  自方才碗无故缺角之时他便有所感,听了独孤信传来的消息,心中已有所觉,就这么躺在椅子上想了很多事,也告诉了墨雪很多事。

  墨雪自小便未见过这位小叔,却是听过很多他的故事,可毕竟年幼,从未放在心上。直至今日,老爷子拉着她说了很多话,都是关于他,于是墨雪便真的记住了,也记住了那位让她大为好奇的天生剑体的少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