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吾心安处是故乡
  酷FF匠B网永“G久免费c看$小E说KA

  那雪狼就落在独孤行不远处,嘴里紧紧咬着原本属于独孤的手,微微张口喘息,不多时便已死去。

  独孤深陷三人围攻,早已身受重伤,本已是凶险至极,如今再失一臂,豆大的汗珠自额头滚滚而落,混着飞扬的鲜血,瞬息就映透了衣裳。

  昆桑等人并未在意雪狼的生死,或者在他们眼中,那不过就是一头畜生,仅是一头稍微有些用处的畜生罢了。

  眼见独孤此刻似是无力再战,甚至就这么单膝跪在原地,头就这么垂在胸腹之间,一身真元狂泻而出,已然到了要油尽灯枯之时。竟是连看也未曾看他们一眼。可昆桑等人未敢大意,四境至上的强者,越是生死之际越能爆发潜能,若是不惜生死硬拉其间某人垫背,就是他们三人也未必能讨得了好。

  孤独行就这么跪在那里,头微微低沉,其实是看向不远处插在雪狼身上的那把剑,看到剑便想到了很多事,很多事中自然会有那人,于是那人的身影就这么渐渐清晰起来。

  是啊,如何能不清晰呢,其实从来也未曾忘过,那些故事,那些人以及故事中总是明媚温润的那道身影。

  第一次见你,你跟在那位的身后,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甚至连头也未敢抬起,只是那一袭明黄的衣裙和淡淡的绣在上面的流莺让我一眼便记住了你,当然还有衣摆下那朵嫩白的野花。

  那应该是剑试的第一日吧,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两位身上。那两位终究太过耀眼,无论到得何处,理应是场间焦点。

  可我第一眼便记住了你。再次相见那回我便想与你言语,可惜你始终紧紧跟着那位,为了引你注意,我甚至说了些讥诮的言辞。于是你终于抬头回了一句:“就算你是独孤家的奇才,又如何能与我家小姐相比,不过是燕雀惦记了鸿鹄而已。”

  这便是你与我说的第一句话,为此你还被责备了一番,可我至今还记得你气鼓鼓的小嘴和恶狠狠瞪我的眼神,片刻也未曾忘过,当时我其实是有些欢喜的。

  首轮过后的宴席上,你言语相激,说我不如那二人,又如何不堪等云云,我豪气顿生,便立下赌约要与那位好生比试一场。现在看来不过是些少年的把戏,当时竟也认真思量许久。

  那一场我终究还是输了。即便我已然那般用力,可还是输了,输得心服口服。其实我早知自己不如他,只想着让你也看一回我那等意气风发的模样,没想最后还是倒在了台上,为此我甚至埋怨了他许久。

  本想那日丢脸至此,你再也不会看我一眼,可那日之后你与我竟是熟络起来,我终于明白你衣摆下那朵嫩白的野花。原来是那位亲手为你挂上,想来她与你也是姐妹一般。

  后来我们便时常一起,从醉仙楼的醉仙到清风涧的野花与山茶,醉仙虽好,可不如你顺手采摘的山茶,再放些不知名的野花,那股清甜甘冽的味道,让我偷摸着看了许久,总想着回家也为娘亲泡上一杯,可惜从来只有苦涩。

  从皇宫的嬉闹到王府的恣意,现在想来,当真是荒废了好些时光,可是就连回忆里的东都也随着那段时日明亮起来。

  再后来,我记得那日天清气朗,在画舫如林的东来河上,我终究没能忍住,将心中所思所念尽数告知于你。

  到底不过是些少年郎,在他们的嬉笑声中,你捂着脸就此离去,竟是连她的呼喊也未曾理会。

  那日之后,我许久不曾见你,便是相聚的宴席,她也未曾将你带在身边。

  于是我便慌了,为了冷静下来我便喝了许多酒,于是我便提剑上门要去见你,于是也闹出了浪荡的笑话。

  原本以为从此你不会在理会与我,终还是有峰回路转之时,倒也是要多多谢过那二人,没有他们在其间辗转,怕是你真就不在识得独孤行此人。

  那个冬日的午后,终于看到了你亲手写于我的信,至此明了你的心意,我畅快至极,只觉那是此生最快意之时。

  再后来父亲便将我关在了祠堂里,这一关便是三年有余。开始我日日饮酒,就此消沉下去,甚至不惜自废气海来威胁父亲。

  或许真是有些可笑的意味,可若让我再选一次,怕是会更激烈一些。

  那****来了,夺了我的酒壶,说了一句话便已离开:“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我开始努力修行,习练荒废已久的招式,终是破入四境,于是无羁那老头子专程来看了看我,这一看便认了我做弟子,我也出得樊笼。

  我再见你时,你早已不是当初谨小慎微的小姑娘。你变了,变得温润可人,当真是娴静犹如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扶柳?。

  那天你眼角带笑,就这么静静看我,我分明从你眼眸里看到了我。既然你眼眸里有我,那心里便未曾忘我,于是我满心欢喜,关的再久便也值了。

  那两位终于还是结为佳人。你笑意温婉就这么看着,我知道发自肺腑的祝福。

  独孤家的男儿终归是要上战场的,那日调令一来,我便披甲出征,你在东来河等我。

  你笑语嫣然,讥诮我不要做了那败军之将,我只是心想着回来便要执子之手,哪里还会在意你眼里的担忧。

  接住了你扔来的剑,你说那是她亲自交予你,本来取名断袖,可你觉得不甚吉祥,就改了名字,一直便称为无缺。

  出征那时我意气风发,未曾想你与我至此一别便是此生。待我得知事变赶回东都,你早已烟消云散,我恨欲发狂却无力回天。

  那日之后我便离了东都,身上仅带着无缺,游历大江南北,总想着或许哪一日便会再遇见你。

  我终究还是忘不了你,这十余年来见过太多悲欢离合,想来已是洒然无羁。可还是忘不了你,你那明媚温润的身影,你那笑语嫣然的模样,连你泡的山茶味道我也未曾忘记。

  那剑名为无缺,本是圆满之意。如今我却已是残缺之人,是这般油尽灯枯的狼狈模样,应该比当日剑试还要不堪许多,或许已到了再见你之时,你可还会似那时般语笑嫣然等我而来?

  此生就此作罢,既你以离我而去,这十余年也不过是惶惶度日,既然人间寻不到你,我便上至九天,下达九幽,终有一日能再见你。

  孤独行就这么缓缓抬头,好似在与人送别,仅剩的左手轻抚,口中似有喃喃低语。

  昆桑等人就这么围在独孤行身旁,眼见其眨眼间就已须发皆白,已是魂归九天之兆。便不在谨慎,于是出手,于是向着独孤的头一把抓来。

  忽然间,须发皆白的独孤身上有那么一道清冽的气息就这么生起。

  那道清冽的气息好似凭空而来,就这么轻轻绕在独孤身上,然后绽放开来。

  昆桑伸出的手、呼和巴斩落的刀与其其格呼啸袭来的长鞭就此停在半途,瞬息便轰然散开,暴退而去。

  “他在破镜!我等全力相阻,不然今日命归此处!”退开的昆桑在大声的呼喊。

  散开的三人再次袭来,昆桑牙关紧咬,双拳之间风雷阵阵,无数真元汇于其间,看似有开山之威。

  呼和巴巨刀拖地疾驰,脚下松软的土地被划开巨大的裂缝,隆隆作响。

  其其格竟是一口鲜血喷在长鞭之上,霎时间便已乌黑到了极致,隐有细碎的紫芒点点附着其上。

  独孤行就这么慢慢站起,看了眼顷刻皆白的头发,然后便仰头看天,兀自在喃喃自语。

  那道清冽的气息随着独孤行的起身、仰头,瞬息便在独孤身上盛开,好似那醉仙烈酒,清冽香甜,酒不醉人人自醉。

  独孤的虽是在喃喃低语,可其间的话语却是高高低低,就这么在草原上洒然吟来:“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说完此段,剑已是到了手中,那剑自然是无缺。看似无意的向着袭来的三人随手一挥,无数剑气四溢而出。

  那三人比来时更快的速度爆射而回。先前受伤的呼和巴更是口中鲜血狂喷而出。

  刚一落地,昆桑和其其格怪叫一声,眨眼间便向大军所在飞驰逃去。

  独孤并未理会二人,稀稀落落的仍在喃喃自语:“我今日再胡闹一次,马上便来寻你。”接着远远向着呼和巴一指。

  呼和巴大惊失色,巨刀封住身前,脚步往后急退。可下一瞬,那把巨刀就这么化为点点碎片,破碎开来,其眉心上赫然出现了一指孔洞,就这么倒地死去。

  昆桑与其其格见独孤行只是一指便将呼和巴击杀,更似吓破了胆的丧家之犬,发狂疾奔。

  独孤看了眼亡命奔逃的两人,无缺一转,无数真元便聚在其间一剑斩出。

  那剑气御风而来,眨眼便至二人身前,昆桑与其其格不得已回身相抗。岂知剑气遇着真元便狂暴燃烧起来,瞬间便将二人吞噬,轰然炸响。

  其其格眨眼间便化为焦炭,随风一吹就此化为飞灰。昆桑却是全身焦黑,被抛在远处,生死不知。

  独孤行斩出一剑,再也未看两人一眼,而是手持无缺轻轻擦拭,像是在看那人一般,温柔、深情,甚至眼角带着一抹笑意。

  “一蓑烟雨任平生,吾心安处是故乡。”轻轻说完此句,独孤向着大魏的方向轻轻一拜。

  “来了么?那我便来了......”独孤行嘴角带笑,身体化为点点光华,渐渐消散。而无缺竟也在其轻轻擦拭下就此化为飞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