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以一敌三

  独孤行就这么站在三人对面,对于乌力罕的离去并未在意。虽然乌力罕是三境上的高手,可此时被三位四境围住的独孤行已无暇他顾,加之先前不轻的伤势,此刻仅能与昆桑等人静立对持。

  对于乌力罕的离去,独孤行虽有所担忧,可想到已传苏洛破元式,虽然依旧凶险异常,稍有不慎便是魂归九天,可也不无机会,只要把握好时机,总有那一线生机。此次本已是九死一生的局面,能否活下来要看上天的眷顾。当下便将担忧抛诸脑后,甚至轻松伸了个懒腰,略显的些许懒散。

  “孤独行,想不到当年东都扬名的好一个风流少年,如今却是此等的落魄,不知独孤天年见到你如今的模样,可会嫌弃你丢了独孤家的威风。”说话的自然是昆桑,这话语里夹带的讥讽与恶毒直指独孤行。

  独孤行听得此番言语,好似浑不在意,只是娓娓道来:“当年家父尚在壮年,领着万余铁骑便纵横漠北草原,杀的草原诸部心胆俱裂,听闻草原上的孩儿哭闹之时只需报上家父姓名即可,不知昆桑将军是如何知晓家父姓名,可是哭闹之时得知?”

  昆桑面色一变,轻笑两声就糊弄过去,张口便说:“当年你也是大魏一等一的俊俏儿郎,听闻连圣人都对你称赞有加。可惜你偏偏眷恋着那儿女私情,不仅离了家族,修行也停滞不前,何必弄到如今这等落魄模样,不若来我草原,我带你见识一番我草原女子的豪爽利落。”

  两人看似风轻云淡般的对话,昆桑甚至还有拉拢之意,可明眼人都能瞧出其中门道。无他,单是四人中见得草地早已被相互间激荡的气息压的彻底炸裂开来,看似温和调笑的话语下等待的是彼此流露丁点破绽的时机,到时自然是风云变色的另一番光景。

  “某先在此谢过将军好意,倒也不瞒将军,此次草原之行也对各部族女子见识过一二,那份热辣豪迈,利落干脆的坚韧劲儿乃是生平仅见,却让某有无边绿翠凭羊牧,一马飞歌醉碧宵之感,只是甚为可惜,甚为可叹!”独孤行轻轻一摆衣袍,也不管混着泥的衣上还有先前染上的的一蓬蓬血迹,就此闭目说来,仿似真在回首想念一般,当真是好一副风流画景。

  “这说的又是什么屁话!既有如此女子,哪来的可惜,又是他娘的哪来的可叹!”一旁的呼和巴张口便有些咆哮的意味。

  “草原女子自是别有一番风味,可惜豪气太甚便少了那一抹婉约的风情。万物皆分阴阳,女子天生便是阴,自有女子如水,娇美可人一说,而草原女子阳气过剩,便少了些真正的女子柔美之感,自然可惜。我大魏女子多数习文练字,懂得些真正的道理,如此养出来的孩儿自然是知书达理之辈,断然不会随意行那烧杀抢掠的兽行之事,看你等由草原女子养大的汉子所行之事,口吐之言自是与我中原男儿高下立分,当真是可叹!”独孤行说的轻轻慢慢,可每个字都清晰传入场间,待说到后面,竟是再也忍不住笑意,大笑起来。

  “大魏的崽子,老子今日要尝你血肉!”呼和巴再也忍不住,天地元气急速喷涌而出。

  还未等呼和巴出手,却是刚刚大笑完的独孤行动了,嘴角依旧是笑意盎然的模样,就这么慢慢走向三人。

  独孤行明明走得不快,看起来甚至有些缓慢,可下一息就到了三人近前,仿似随意并指往前一点,瞬息之间就到了呼和巴眉心,指尖凝聚着无数天地元气,竟似无数光辉在其间闪耀。

  均是四境上的高手对峙,身与心自然是集中到了极点,也凝练到了极点。

  看e)正版章节上Et酷_匠7"网{

  呼和巴见独孤行并指点来,倒也未见慌乱,脚下一点,就此向后滑去,手里巨大的战刀早已封住面门。

  “当”的一声轻响,独孤行见呼和巴早有准备,也不懊恼,反身一剑封住了其其格袭来的长鞭,只见长鞭上寒气凛冽,又乌黑异常,必是那剧毒寒煞之物凝练而成。当下也不敢大意,剑随身转,原地划了一圈,身形闪烁不定间一步踏前,竟是再次向着乌力罕追去。

  便在此时,昆桑已然杀到,拳风飒飒,其间骨节粗大,异于常人,握拳的中指向外凸起一节。简单至极的一拳轰来,化繁为简竟似有那裂石穿云之威。

  这一拳声势骇人,拳还未到,独孤行身前就已掀起无数波纹,天地元气聚拢其间,单是四周宣泄的气息就足以震死寻常士卒。

  如此凶险的时刻,独孤行竟然就这么毫无道理的笑了,这是今日他第二次笑,没有上一次那般豪气干云,却显得温文尔雅,那是理应如此的神情。

  独孤行一笑,仿似这天地也随之更加明亮动人,原本炙热的阳光和燥热的风也忽然间变得凉爽下来。无数真元附在剑上,那把剑就这么明亮起来,然后被横于胸前,接着轻轻拍了出去。

  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两人的交手就这么平静接触,沉默离开,昆桑出拳,接着收拳,独孤行拍出了剑,然后收剑,好似一出沉默的大戏,只有天上挂着的朵朵白云顷刻间便被一搅而散,如那乱絮一般。

  独孤行持剑而立,嘴角依旧笑意盈盈,只是顺着剑锋流下的血滴滴答答听的人心烦意乱。昆桑也未能占得便宜,脸色青白不定,显然是受了内创。

  方才看似两人全力对拼,其实都在独孤行的算计之内,如若昆桑不来,独孤行必定追上早已受了伤的呼和巴,凭借比其高深的境界实力,就是拼个鱼死网破,也要将其重创,让其彻底退出此间战斗,到时就算身负重伤也不过是以一敌二。

  若是昆桑赶来,独孤行则正好顺势而为,彼此全力试探一番,好为接下来的战斗做些准备。

  形势再次发生了变化,先前独孤行在三人身前,进退自如,现已在三人包围之下,却是凶险了许多。方才一试,昆桑竟是与其境界相仿,就算平日单打独斗面对昆桑也不敢言必胜,现又有其余二人环饲其间,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之境。

  “你境界与我相仿,如今又被我等围住,断然插翅难飞,不若自行了断,我还可留你全尸,不然到时被我一口口吞入腹中,岂不悲哀。”

  独孤行并未答话,只是屏气凝神,不断凝聚天地元气,缓缓恢复真元。

  见独孤行不理会自己,昆桑正要张口再说点什么,可身形却是骤然而动,这一动便带出无数残影,瞬息就笼罩独孤行身周。

  昆桑一动,其其格与呼和巴也随着而动,乌黑的长鞭紧贴草地而行,其上的阴寒煞气就这么向着独孤行脚下袭去。而乌力罕的巨刀已压倒头顶,连阳光也被其遮住。

  场间形势瞬间便将独孤行逼入绝境。只见独孤的身影忽然间就杂乱起来,明明站在原地,可却有不同的身影与之交替重合,已然是将身法用到了极致!

  昆桑的那一拳终于到了。满天身影渐渐聚而归一,就这么在独孤的身旁,吐气开声,双拳并拢,一轰而来。

  这一拳远没有方才那般声势惊人,也未快到何等地步,平常到了极点,只是双手早已变得通红,拳上竟隐隐有风雷之声。

  独孤右手提剑成撩天之势,出手便是焚天,再次以此招迎向压来的巨刀。左手也未曾空闲,并指为剑,其间真元环绕,光彩夺目,竟是将破元式用于指上,向着昆桑一指点去。

  天地元气被四人狂吐而出的真元瞬间便搅的杂乱无章,天上本已如破絮一般的流云被彻底吹开,露出了一碧如洗的蓝天,四周的草地早已不见了踪影,硬生生被压下一丈有余。

  独孤行就这么以剑驻地,微微喘息着,忽地面色一红,再也未能忍住,一大口鲜血就此喷出,竟还带着些许阴寒煞气。方才力拼二人已是极限,双方都未曾留手,皆是全力施为,独孤本就伤势不轻,经此力拼,自然受创更重。虽将身法用到极致,可还是被其其格长鞭扫中,瞬息间便被阴寒煞气侵入,五脏六腑之间顿觉寒意渐生,喷出的血也就带了阴寒的意味。

  独孤微微喘息,尽力稳住体内伤势,至于寒毒入体,只能暂时压制。

  便在此时,异变突生!一张血盆大口朝着独孤行的脖颈一咬而来!

  袭来的是昆桑的坐骑,那头煞气逼人的雪狼,先前四人交手之时不知躲在了哪里,此刻见独孤力有不逮,竟是暴起袭来!独孤本已身受重伤,又中了其其格的阴寒煞气,神识感知早已大不如前,雪狼来到近前方才发觉异常,却是为时已晚。

  “嗤!”的一声轻响,一条提着剑的手臂就这么分离开来,血染长空,提着的剑却是插入了雪狼腹下,自背后一穿而出。

  那只手属于独孤行,便是那只轻轻一捏就葬送无数鞑子性命的手,便是那只曾在东都甚为有名的风流少年的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