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千流火玄骑在吴青的指挥下,日夜兼程的向着八门屯赶去。这八门屯原本是草原各部与大魏通商的集市,从前热闹非凡,各路商队聚集于此,三教九流混杂其间。

  后来林信率流火玄骑镇守塑方,经过几次清剿,慢慢控制了此处,使得八门屯彻底变成了距离塑方最远的卫城,从以前的集市变成了现在的戌堡,这才使得大魏要进漠北草原西南部行商的商队不得不深入草原。

  这才刚启程不久,独孤行便将苏洛叫到身边,只是静静看着苏洛,也不说话。苏洛开始也在仔细打量独孤行,但觉此人越看越是奇异。

  一会儿觉得此人举手投足间如何也掩饰不住的风流倜傥和眉宇间傲气凛然的神态相得益彰;一会儿又觉得眼神中透露的沧桑漠然和鬓角的白发以及粗粝的布衣让人不免心生感慨。其始终不曾离手的酒壶也未能多添一丝洒然的气度,只是惶惶然多了一抹悲色。

  “你叫苏洛?谁给你取得名字?”独孤行到时先开了口。

  “晚辈苏洛,名字乃是家中义父所取,取的是哪洛河畔苏醒之意,请问前辈找我何事?”苏洛恭谨的答了话,也没忘问问独孤行找他何事。

  “名字为义父所取......你可是未曾见过生父生母?”独孤行也不回答苏洛所问。

  “......未曾见过,晚辈乃是被塑方军卒在雪狼群中找到,前辈可是知晓我的身世?”苏洛闻言,赶紧问道。

  独孤行未曾答话,之时细细看了看苏洛,沉吟许久,这才开口说道:“你与我一位故人很像。”

  “前辈可是知晓些什么,还望前辈告知,苏洛感激不尽!”苏洛虽骑在马上,但仍是躬身一拜。

  “你乃是天生剑体,她也是天生剑体。”

  “前辈.......”

  “故人早已远去,化为这飞扬的尘土,无须再提。”独孤行说完,举起酒壶大大饮了一口,出神般看着远方,想是忆起了陈年旧事。

  苏洛听得独孤行所说,暗自想来也是,天生剑体无人能活过二十,境界越高,死得越早。独孤行的故人自然年岁与其相仿,哪里能活到今日,想必独孤先生所言很像也只是体质而已,倒是自己多虑了。

  “小子,我有一式破元,你可愿学?”沉思良久,独孤行忽地开口说道。

  独孤行这突兀开口倒是让苏洛无从反应,张了张嘴,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

  “破元式你可愿学?不学赶紧滚蛋,凭地没了我的名头。”独孤行见苏洛一脸茫然,忍不住出声咒骂。

  这下苏洛终于回过神来,赶紧说道:“多谢前辈!只是前辈乃是独孤家之人,我曾听闻大魏七大世家均有其修行秘法,非其血脉不得外传,我若学了前辈这破元式,他日前辈又怎向家里交代。”

  “嘿嘿,你小子倒是机灵,竟然还知晓世家之事,且说来听听。”

  “我大魏自建朝千年以来,共出了三位圣人,三圣教化世人,助我大魏定鼎中原,王朝内又有七大世家,分别是宇文家、李家、独孤家、陈家、谢家、元家、沈家,这七大世家相互合力,才让王朝呈现出如今这般鼎盛局面,这是我在义父房中看书所得,还望前辈莫要笑话。”苏洛将当下所知之事尽数说来。

  “什么狗屁七大世家,不过一群蝇营狗苟之辈,不提也罢。再者皇族赵家也不过是世家之一,理应是八大世家!圣人也未曾如你所想,当真就教化世人,这不过就是蒙蔽世人那套,哪来这些煌煌真义,圣明典籍。”独孤行听得苏洛所言,灌了口酒,似是忿忿不平。

  “小子,今日我便告知于你,大魏自千年前建朝,自然是出了三位圣人,分别是帝祖、衍圣与无羁道人,这三位都是当年跟随无始先帝打下我大魏大好河山的头号功臣,帝祖乃是无始先帝的皇弟,他们活得久了,自然就成了圣人,但也是些真正的无耻之徒!真正的八大世家乃是赵家、宇文家、长孙家、独孤家、陈家、谢家、元家、沈家,李家这卖友求荣,背信弃义的阴险小人如何做得八大世家!此外,除了八大世家,还有七大修行地,小子你可知晓?”

  苏洛见独孤行情绪激动,也不知如何开解,听得问话,只能拱手施礼,坦言不知。

  “太始山高峰有灵,倚楼小院涧外谷,这句说的便是七大修行地,上句中太始山高峰有灵,太始便是太始宫,山乃是归来山,峰则是启灵峰。下句倚楼小院涧外谷,楼是安启楼,小院乃是昊凡书院,涧是清风涧,至于谷乃是终时谷。这七处便是我大魏的修行地,无数人穷极一生也未能进去,同样也有许多人苦修百年也未能走出。”独孤行说到此处也是满脸感慨。

  “七处修行地?穷极一生未能进去,应当是收徒极严,限制极多,以至于世间大多人只能徒呼奈何,能进者必是当世人杰。而苦修百年未能走出?还请前辈解惑。”

  “凭我寥寥几句听出端倪,你甚是聪慧。其实七大修行地并未限制弟子自由,只要修有所成,自可出师门而去,可能进此间者俱是当世人杰,又有谁能舍得那千般道与万般法,谁又不想更进一步,去看一看未曾到过的天地。”

  “独孤前辈,可还有比这七处更好的修行地?”苏洛沉声问道。

  “当然有,太始山与衍圣林,两处圣地,能进者万中无一,均是从七处修行地选拔弟子进入。”独孤行一脸鄙夷的看着苏洛,淡淡开口说道。

  “得得得,哪来那么多话。”苏洛刚要开口,便被独孤行一把打断。

  “说了这么多,到底学还是不学?”独孤行一脸不耐。

  “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今日策马奔驰,未能行叩拜之礼,待得有落足之处,必奉茶拜上!”苏洛今日听了如此多事,已然有所了解,加之天生剑体之劫不知如何解脱,说不得余生只有短短六载可活,便再也顾不得许多,纳头便拜。

  “慢着,别叫我师傅,我只是看你资质非凡,传你一式而已,当不得师傅,以后还是叫我前辈就可。”独孤行摆了摆手,拒绝了苏洛的拜师礼。

  “师傅……”

  ☆酷匠p¤网唯一正,版n,其$他%都E是"i盗Y版}K

  “叫前辈!”

  “你且听好,这破元式乃是将天地元气聚于一点,然后瞬间点破的法门,三境之上便可修习。”独孤行说完,颇有些自得的神色。

  苏洛暗自皱眉,心想这大叔仅仅两句话便说完此招,莫非当我是东都那三位圣人不成?仅仅依靠描述便能使出此等招式。只得硬着头皮接到:“依前辈所说,此招必是威力极大,还请前辈教我。”

  “你小子见也未曾见过,便知此招威力极大?我看你阿谀奉承倒是能与圣人比试比试。不对,你见过,可你又何曾能知你见过?”独孤行一脸鄙夷,满脸都是对苏洛的不屑。

  “前辈谬赞,晚辈不敢当。前辈既说我见过,莫不是草原上那堆碎肉便是此招造成?”苏洛虽然红了脸,可想起那日地狱般的光景,忍不住问道。

  “算你小子还有点见识,此招名为破元,虽是点破天地元气的法门,看起来似是简单,实则不然。需要以自身真元沟通天地,寻找天地元气的脉络,聚而击之,最为讲究时机,如此方可入门。”

  “天地元气有迹可循?这天地元气如天降之物,充盈世间,世人之所以能够修行,倚靠的便是这充斥天地,无所不在的天地元气,虽说修行可以感知,但不过是天地元气汇聚而来,吸纳入窍,于体内先是凝气,再是聚气成元,如此方可感知。且这天地间的元气驳杂无比,又如何寻到脉络,恕晚辈愚钝,请前辈指点。”

  “天地成于元气,万物成于天地,万物之生,皆禀元气,何谓修行?修者以自身之气沟通天地,凝聚元气尔。由心而发,以心观之,心随意动,意通天地,自成。”独孤行也不废话,随口说了一句口诀。

  苏洛听得此语,如醍醐灌顶般恍然大悟,随后又陷入沉思,不知不觉间,竟是随着座下乌骓的律动,进入修行状态,天地元气开始往周身汇聚而来,可又与平日间修行不同,汇聚而来的天地元气并未吸纳入体内,而是在苏洛周身呈现出围绕旋转的形态,虽然不过数息就溃散开来,可立刻又有元气汇聚而来。

  独孤行看着苏洛此时状态,眼角稍露笑意,那是真正发自内心的笑,就像长辈看到自家晚辈有所长进一般的欣慰,可惜苏洛已进入修行,未曾看到。

  眼看苏洛逐渐沉迷其间,独孤行轻咳一声,唤醒了苏洛,仍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开口说道:“你天资聪颖,既然可感受到天地元气的脉络,日后勤加习练就可。”

  苏洛闻言,拱手称是,躬身谢过独孤行指点,开口问道:“能感受脉络方可入门,敢问前辈,入门之后又如何?”

  独孤行一脸就知你小子如此的神情,也不答话,哈哈一笑,便提起酒壶喝酒,一只手伸了出来,只见手上真元越聚越强,掌心内真元环绕,其内一点竟是隐约间竟是散发出夺目的光彩,引得马上众人纷纷侧目,身旁的苏洛更是受不住散发的威势,不自然落后了数个身位。

  独孤行反掌一收,真元却并未就此散去,而是隐在天地间,充斥在不远处,随即手掌轻轻一合,砰、砰、砰—轰!像是天雷轰击一般,不远处的草地轰然炸开,顿时草屑四溅,泥土翻飞。

  本来正在快速行进的流火玄骑众人遇此变故,以为敌袭而来,竟是几个呼吸间便摆出了能攻能守的楔形阵势,都尉吴青自是看到了过程,径自策马来到独孤行身边,拱手而问:“独孤先生此举何意?可是有敌来袭?”

  独孤行洒然一笑,解释道:“吴都尉莫要担心,不过是传些伎俩给这小子,弄了点动静,无事无事,继续赶路才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