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情报

  那只手看起来并不粗大,甚至有那么几分纤细,骨节修长,手指圆润,若不是隐隐可见的几分粗粝,定会认为手的主人是位贵公子。

  如果鞑子们是在忙着向商队冲杀,争取在最短时间消灭这支早已筋疲力歇,无力抵抗的商队的话,那么商队中的大部分人就是在忙碌的逃亡,有的双股颤颤,直接跪在原地,有的大喊着向远处跑去,有的不甘就此死去,提刀而上。于是杀人的很热闹,被杀的也很热闹,可惜无人去看那掀开帘子的那只手。

  趁着众人无暇顾及,那只手就这么握了握拳,天地便静了下来。冲杀而来的鞑子,有的刚刚骑马跃空,有的手持弯刀就要斩下,有的刚刚射出一箭,正要抽出箭矢。

  忽然间,不论斩下的刀还是射出的箭,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碎了,既然刀与箭这等坚硬物碎了,骑着马的鞑子自然也碎了,连同坐骑一起,像是被撑破的皮球一样,啪的一声,碎裂当场,连呼喝一声都未能做到。商队众人上一刻正面临生死,下一瞬就看到如此不可思议之事,均是张大了嘴,无法言语。

  紧接着,数里外忽然亮起了灼灼的红光,瞬间便升天而起,在天空里画了一幅巨大的雄鹰,然后有三骑鞑子骑马狂奔而逃。

  手的主人此时终于下了马车,正是独孤行。此刻看着不远处天空里亮起的雄鹰,皱眉深思。手里也没闲着,随便抓了一把护卫的刀,未见用力,便已折成三截,随手扔了出去,再也不看那三骑鞑子。

  “马掌柜,你等快走,雄鹰部的图腾已亮,不用太久,对方的人马就会到来,到时我也护不了你等,切记我交予你的事物。”

  马掌柜也不多言,牵了几匹好马过来,躬身一拜,上马就要离去。

  便在此时,不远的山包上出现了一对黑甲骑兵,远远看去,黑甲上泛起一抹异样的红色。

  马掌柜见又来了鞑子,看着比先前的厉害了不止一点,哪里还敢耽搁,马鞭高高扬起,抽马便走。可惜被独孤行拦了下来。

  “独孤先生,现在鞑子又来了更厉害的骑兵,为何不让我等先走?先生尽管放心,只要马某能活着回到大魏,先生交代之事,我必为先生办到!”马祥福以为独孤行改了主意,赶紧结结巴巴的说道。

  “马掌柜多虑了,来人不是鞑子,如果没错,应该是我大魏镇西四骑的流火玄骑,看来此次应还有一线生机。”

  两人说话间,那一队骑兵正策马快速奔来,为首者正是苏洛。待离得近了,看到那满地的碎肉,血淋淋的草地时,就算是军中老卒也忍不住别过头去,新来的更是干呕出声。

  苏洛紧皱眉头,强行压下心中烦闷,离商队还有一里便驻足停下,独身一人上前。

  “尔等何人,此处发生何事?”苏洛看着此处诡异,并未靠近商队,远远的问道。

  “来的可是镇西四骑的流火?此处碎尸都是鞑子,全是被我所杀,无须担心,有要事相告。”出声的正是独孤行。

  下一瞬,还未等苏洛答话,独孤行便到了近前,苏洛大惊,就要抽刀迎敌,可独孤行只看了一眼,苏洛便瞬间定住,就像被荒古蛮兽盯上一样,浑身汗毛颤栗,只能将流火刀推出两寸便再也无力。

  这倒是让独孤行诧异起来,看着苏洛一个二境的少年居然能在其四境巅峰的实力下,推刀出鞘两寸,实属罕见。不过事权从急,当下也未多言,只是近前,对着苏洛耳语片刻。

  苏洛虽然动弹不得,但看此人修行境界之高,怕是林帅也不能敌,如此做法,仅是为跟其耳语几句,也就放下心来。可听着独孤行所说,苏洛浑身竟是汗出如浆,看着不远处的雄鹰图腾,神色惊慌起来。独孤行说完,便放开了对苏洛的禁制。

  “先生所言可真?要知道这可是泼天大事,如军情有假,我可百死莫赎。”苏洛刚能活动,赶紧发问。

  独孤行从怀里掏出了递给马祥福的玉佩,交予苏洛,说道:“你可认得这个?我叫独孤行,你若不认得,交予你家将军,自有定数!”

  苏洛刚接过玉佩,入手清凉,天地元气竟是一只在慢慢朝此汇聚,起伏的心绪亦是被压下去不少,低头一看,随即惊讶抬头,看着独孤行,张嘴说道:“独孤家?”

  “小子你认识?那可好!赶紧速速启程才是。”

  苏洛将玉佩交还独孤行,拨转马头,回去向众人说了几句,便带着大家将商队众人接了过来,带着独孤行等人向着大军疾驰而去。

  这边苏洛等人刚离开不久,几道身影就来到了打斗的地方。为首一人身材高大,肌肉虬结,上身半裸,脖子上挂了串珠子,脚下光着未曾穿鞋,胸口雄鹰的图纹异常显眼。

  刚到此处,其余几人便四处散开,那半裸大汉伸手一招,几块碎肉便浮到了眼前,仔细看了看后竟是一口吞下。

  “昆桑将军,此处打斗像是修行者所为,所有骑兵均是被天地元气由内而外的撑爆,从痕迹来看,应当只有一击,数里外的那三名骑兵,均是被折断的刀直插入背,一击便断了心脉。能做到此者,应该是位四境上的修行者。”说话的人身穿棕色服饰,头上插了根羽毛,显然是背叫做昆桑之人带来的下属。

  “嘿嘿,其其格,此人当然是四境,而且少年时乃是名震东都的天才,曾经是独孤家的骄阳,自创的破元式可是让天下人慕名很久。”昆桑轻声而笑,嘴角的残留的肉末和血迹让人不寒而栗。

  “难道是独孤家那位老幺,独孤行?”听得将军说出此人来历,其其格也是震惊不语,猜测出了名字。

  就在此时,另一道前去查探的身影飞奔而回,看样子也是个魁梧的汉子。

  “昆桑将军,那边发现了流火玄骑的蹄印,看样子是一标人马,往塑方方向去了。”说话的正是昆桑的另一位下属,名叫乌力罕。

  “看来这独孤行是遇见了流火,跟着跑掉了,那说不得那事就得被泄露出来。”

  “将军,那怎么办,不若回报首领与长老,再作打算。”

  “无妨,我算了算日子,近日正好是流火玄骑狩边时期,一般也就是两千骑左右,此次正好可以一网打尽。其其格,你前去通知乌金的呼和巴,诉说此间情形,让其带人截住流火的退路,我们合力将其一搅而碎,算是提前拿个彩头。”昆桑沉思片刻,沉声说道。

  “遵命!”其其格也不多言,领命后几个闪烁就消失不见。

  最c新|章r节c上酷i匠J网

  “独孤行,真想不到居然是你,此次待我将你一口一口吞入腹中,结束你那悲惨的人生,嘿嘿嘿哈哈哈哈...”昆桑边说边笑,竟是将周围的草地、碎尸等震成齐粉。

  苏洛等人快马如箭,竟是摆出了锋失阵型,不惜耗损体力,也要尽快与吴青汇合,一路上憨牛儿问了多次,苏洛均是闭口不言,只待交予吴青都尉,由其定夺。

  不过一个半时辰,众人竟是赶到大军所在处,苏洛让憨牛儿等人带着商队在原地等候,顾不上喘息,领着独孤信向吴青所在处狂奔而去。

  吴青眼见苏洛带个人狂奔而来,且后面那人身法飘忽,轻飘飘的便跟在了苏洛身后,举手投足间总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玄奥意味,又见苏洛神色焦急的模样,暗道不好。急忙上得前来。

  “禀吴都尉,苏洛有要事禀告!我身后此人乃是独孤行,我大魏独孤家之人,月余前跟随商队前往草原行商,无意间发现雄鹰部与乌金部相互联合,要血洗我塑方!劫掠沿途村镇,彻底打开通往大魏境内的入口!”苏洛单膝跪地,顾不上礼节,急忙开口说道。

  吴青听闻此事,心神俱惊!拉着独孤行详细问了一遍,知晓了前因后果。

  原来这独孤行化名黄行跟随商队进入草原行商,只是想看一看那草原的瑰丽风景,怎知到了雄鹰部后发现大部人马与粮草调动的痕迹,好奇之下细细查探,才发觉雄鹰部与乌金部早已联合,此次竟是要图谋整个塑方。本想趁其不备将此军情告知,无奈被乌金部一个修行者撞破了身份,不得已杀了此人,又躲在商队内一路逃至此处。

  接着吴青看到了独孤家的玉佩,确信无误后,将军情放在数只荼隼身上,让其飞回塑方报信,同时又命全军丢下一应辎重,只留五天口粮,竟是要全力赶回塑方。

  独孤行见状,心知这已是最好的布置,但还是忍不住向吴青说道:“吴都尉,此事事关重大,追击我等许久的乃是雄鹰部居多,乌金部人数较少,我怕其早已前往塑方,在半途上断了我等去路,荼隼虽快,不一定能躲过乌金的袭击,当务之急还得靠我等冲出一条血路,将军情送往塑方才是。”

  “独孤先生所言极是,可按先生所言,雄鹰与乌金两部来袭,人马怕不低于十万!流火玄骑虽然精锐,但若被合围,这两千人马又怎能逃得出去!”吴青缓声说道,这名平日间沉稳的汉子也不禁留露出一丝焦虑。

  “吴都尉莫急,兵马调动之事你比我清楚,雄鹰与乌金两部想合围塑方,单是兵马粮草一事没有数月不可轻动,如今前来的必然只是部分精锐士卒,人数想必不过两万,事到如今,唯有一法可解眼前之局。”

  “请独孤先生赐教!”吴青急忙问道。

  “吴都尉可怕死么?”

  吴青皱了皱眉,沉声出言:“我乃大魏镇西四骑流火玄骑的都尉,身经百战的悍卒,生死之事早已不记在心上,我如此,我身后这两千弟兄亦如此!”

  “好一个我大魏男儿!好一个流火玄骑!既如此我有一计,请吴都尉细听........”

  听着独孤行的计策,吴青眼神渐渐亮了起来,说道:“先生不愧是独孤家人,天生的将军,此事既可行,便拜托先生,只是人选之事?”

  “我已有人选,带我前来那小子就不错。”

  吴青仔细思索一番,竟不再言语,只是传令全军,向着八门屯快速赶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