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雷猁兽

  天刚蒙蒙发亮,苏洛便从修行中醒来,气息绕了一圈小周天,便回到了气海。昨日晚间去看了憨牛儿,这家伙皮糙肉厚的倒也结实,基本没什么大事,割开的口子已经结痂了,包住就好。

  今日苏洛早早去喊了憨牛儿,便来到了校武场,只见昨日划分出的步战比试区域已然不见,偌大的校武场空空如也,周围也是扎起了粗壮的栏子,竟是围住了校武场。

  流火玄骑乃是漠北草原镇西四骑之一,既是骑兵,马上作战的功夫当然最为重要。

  待得天明破晓,主帅林信和军师禹翰池已是坐在了将军高台之上。林信看了看早已到齐的各营将士,便让莫锋开始校武。

  莫锋今日是骑着战马前来,就在将军台下应了声“诺!”夹了夹马腹,渡着步子便来到了参与校武的苏洛等人身前。

  “今日校武乃是马战,考验的就是尔等的骑术与小型会战,待马事官牵马过来,尔等可自行选择战马,十人为一小标,听得姓名后,一炷香时间商议。今日进场校武,切记不可贪功冒进,保持阵型寻找破绽。”莫锋说完便静立不语。

  苏洛听着莫锋的言语,眉头皱了起来,以莫叔这冷厉的性子,往日求教些问题也是爱答不理,今日竟是在提醒众人小心,且骑兵往往一标皆是五十骑,今日十骑一标,其中大有古怪。当下也是提醒憨牛儿千万当心。

  众人正议论着今日的考核,只见那边马事官领着大批战马到了校武场,众人也不客气,赶紧上前挑选战马,今日事事透着古怪,一匹好的战马说不定就是取胜的关键。

  苏洛带着憨牛儿也在挑选战马,只见马事官带来的都是甲等战马,这已是普通战马中的优品,只是与哪有着一半角蟒血统的乌骓战马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苏洛正挑着战马,竟是看见了刘胜也在其中,跟随众人挑选战马,两人见面,也是互相抱拳,昨日一战,已互相赢得了尊重。

  待众人挑好战马,莫锋也不耽搁,拿出名册,直接开始了马战校武。

  “关严中,记河,刘胜,华子峰,苏洛,唐牛……”你等十人一标,一炷香时间商议后进场校武。

  苏洛、憨牛儿和刘胜面面相觑,看来今日出门不利,第一场便轮到他们,苦笑一声,聚在一起,小声商议对策。

  将军台上,林信和禹翰池高坐其上,不时交谈两句。

  “将军今日真要用那雷猁兽?”

  “正是如此,让这帮小子磨砺一下也好。”林信呵呵一笑。

  “听闻哪雷猁兽可不是寻常妖兽,迅即若雷,凶悍异常,非三境修者不可敌,今日用那雷猁兽,难免有所损伤啊。”禹翰池仍是有所担忧,忍不住说道。

  “禹老哥且放下心来,各营校尉看守周围,我又亲自坐镇,当不得什么大事,损失几个人手,也属正常,况且我流火玄骑的儿郎就是为了防范草原的修行者和妖兽,早有些磨砺,也是好事。”

  听得林信此语,禹翰池也不再多话。

  苏洛等人商议好对策,便骑上战马,进了校武场,看阵势,竟是憨牛儿手持长枪一马当先,苏洛和刘胜列在两侧,摆了个进可攻,退可守的鱼鳞阵。

  这边苏洛等人刚刚进场,校武场的那边,有两道栅栏“嘎吱嘎吱”便打了开来。

  m酷、I匠+网|_首、发}(

  只见三头雪狼就这么从其中一道门内走了出来,看样子是饿了好几天,嘴角不停的留着口涎,另一道门内却始终没有动静。

  看着走进场内的雪狼,苏洛皱了皱眉眉头,如果只是雪狼的话,以苏洛现今的实力,三头雪狼,他自己就能勉强应付,可今日既是十人一标,另一道门却始终没有动静,想来真正的对手还未出现。

  “苏小子,听闻你自小便是由这雪狼带大的,虽说年幼,可难免有些情谊,你可先去后面为我等压阵,若有变故,你也好及时赶上。”刘胜毕竟也是百战老卒,见苏洛皱眉不语,想起了军中传闻,便开口说道。

  “刘大哥多虑了,被雪狼带大是真,不过这三头雪狼也不是我熟悉的,他日若是遇上养我的那只,我自会恳请将军开恩,今日还是好好应战才是。”苏洛听得刘胜言语,出言解释道。

  出得栅栏的三头雪狼,眼见苏洛等人就在远处来回渡步,虽腹中饥肠辘辘,倒也暂时忍了下来,只是脑袋贴地,作出随时可以攻击的姿势,双方竟是僵持起来。

  随着时间流逝,另一道栅栏内忽然传出了不耐烦的嘶吼,瞬间那三头雪狼竟是毛发炸起,不管不顾的朝着苏洛等人冲了过来,谁也没看到栅栏门口雷光一闪,一个黑影竟是瞬间融进了雪狼,跟随雪狼直冲而来。

  苏洛刚听的那声嘶吼就感觉不妙,骑在马上便打了个手势。

  众人皆是各营精锐,自是知晓手势的含义,当下由憨牛儿带头,众人起码在原地渡了一圈,紧紧一夹马腹,摆了冲锋的锋矢阵,就此照着雪狼冲了过去。

  眼看双方就要遇上,苏洛忽然警兆顿生,一把抓住憨牛儿的腰带,就这么将憨牛儿提了过来。下一瞬,只见憨牛儿的坐骑刹那间就分为两半,化为一篷血雨。

  苏洛单手提着憨牛儿,双脚在马镫上一踩,凌空跃起,左手将手中长枪飞射出去。此时一道黑影刚从苏洛脚下掠过,电光一闪,冲锋位置靠后的两骑竟是瞬间没了头颅,只剩鲜血四溅。

  待众人回过头来,终于看清了藏在雪狼内的阴影。此兽通体乌黑,身上有着云雷般的纹路,头有些像猫,爪子一尺来长,看着比雪狼还要小些,可身旁的雪狼在它面前竟是战战兢兢,不敢妄动,竟是一头雷猁。

  苏洛看着刚刚倒下的两位骑兵,神情凝重,仅仅一个冲锋,自己这边就损失了两人一马,虽说飞出长枪钉死了一头雪狼,其余两头也受创不清,可那头雷猁显然才是正主儿。

  “洛哥儿,这畜牲看着可不好惹,得赶紧想个对策。”憨牛儿自己战马被斩,倒是骑了刚刚死去的两骑其中一匹战马。

  “这是雷猁兽,身上有云雷斑纹,速度快若奔雷,尖爪锋利异常,与三境高手也能拼个旗鼓相当。”跟着禹翰池多年,各类杂书典籍看的不少,草原的风物更是了如指掌,此时一眼就看出此兽来历。

  此时众人之中苏洛修为最高,又是军师义子,众人自然以苏洛马首是瞻。

  “刘大哥,待会冲锋你等紧跟我身后,全力斩杀那两头雪狼,雷猁****由我先抵挡,至于如何对付这雷猁兽,先斩杀了那两头雪狼再说。”苏洛沉声说道。

  刘胜点了点头,策马到了苏洛旁边,与憨牛儿一起仅仅靠在苏洛身侧,其余人等也紧随其后,依然摆出了锋矢阵型。

  高台上,林信看着苏洛的布置,轻轻点了点头。

  禹翰池看着林信动作,忍不住问道:“将军点头乃是何意,老夫虽不懂这军阵之道,可适才雷猁兽这等凶历,理应避其锋芒,慢慢消耗于它,方才是取胜之道,难道老夫看法有所不妥?”

  林信也不答话,老神在在的喝了杯酒,笑眯眯的看着下方。

  禹翰池见林信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不由得急红了脸。

  “苏洛这孩儿虽是我的义子,也是你林信看着长大的,你怎敢置他于如此险地,今日他若有所差池,老夫当与你割袍断义!”

  林信一看禹翰池怒火中烧的的模样,也不敢过于怠慢,急忙在其耳边说了几句,见火消了下来,这才笑着又看向场内。

  禹翰池听的林信耳语,神情古怪,欲言又止,喝了杯酒,也不再言语。

  苏洛这边说完应对之策,竟是一马当先朝着雷猁兽冲了过去,憨牛儿和刘胜等人紧随其后。

  那雷猁见苏洛等人冲来,嘶吼一声,两头雪狼便迎了上去,雷猁兽又是藏在了两头雪狼之间,不见踪迹。

  这次苏洛神识覆盖四周,死死盯住了藏在两头雪狼间的雷猁兽。就在******即将再次相遇之时,苏洛双手在马背轻轻一按,借着冲锋的力道,如箭一般射向藏在两头雪狼之间的雷猁兽。

  人在空中,双手拔刀,竟是将死去袍泽的刀也带上了,出手便是劈山式,双手双刀皆是劈山。

  雷猁兽见被人识破,本想迂回到后面,再利用速度出其不意的袭击,可见最前面那人竟是直直的就射过来了。当下也是就地一滚,避了开去。

  苏洛双刀劈空也并未在意,翻身一转,见那雷猁兽已奔至骑军侧面,正要扑去。当下急忙将飘柳步施展到极致,空中竟是带出了几个残影,旋即一刀扔出,朝着那雷猁兽扔去。

  雷猁兽本已扑至一名军卒眼前,可飞刀一至,刀上的气息太过危险,逼得它不得不退。也只得放弃了眼前的猎物,一猫腰,与刘胜等人擦肩而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