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天生剑体

  盛夏的日头总是起的这么早。尚在清晨,夏日的太阳便开始照耀世间。

  塑方城内的军卒起的也很早,因为早已习以为常,清晨时分的可是耽搁不得。此时正有一队队军卒在校武场练的汗流浃背。

  而一个小小的身影也在此时路过校武场,手中抱着几本厚重的典籍,身上穿着那件狼毛大氅。

  路过的自然是苏洛。今日要去将军府内求学,而这将军府便在这校武场旁,自然要路过此地。

  那些糙汉子见苏洛过来,便开始调笑与呼喝。军中的汉子大多如此,性情耿直而憨厚。苏洛也并未在意,甚至扬起小脸对着熟悉的人做了几个鬼脸。

  一路小跑到了将军府,门口却是早早来了位儒衫老者,神态恬淡,静静等着苏洛。

  来的便是苏洛的义父,塑方军镇中的军师—禹翰池,而苏洛的名字也是他给取的,寓意那漠北草原的洛河畔苏醒之意。

  就连张老实的守边楼那三个字也是他亲手写就,所以那张老实才会如此重视。

  “义父,今日有些冷,起得稍晚了些,让您久等了。”苏洛见义父在门口等着自己,便行了一礼。

  “不妨事。”禹翰池却是微微一笑,揉了揉苏洛的小脑袋,拉着苏洛就向内走去。

  一大一小两人,大的牵着小的,小的拉着大的。不过片刻便到了议事厅。

  这里却不是禹翰池的居所,而是将军与下属平常议事的所在。

  来了这里,自然是因为塑方的统帅在此,那统帅是林信。更重要的事情是苏洛的身体,那需要起码也是四境之上的强者来为其调理,而林帅刚好便是四境的强者。

  当年张老实救下苏洛之时,苏洛已有三岁,整日混迹在雪狼群中,跟随狼群东奔西跑。

  可苏洛终究是人,跟随那雪狼三载,漠北草原冬日又寒气深重,一个婴孩哪里承受得住,其气海、识藏均被寒气浸入,就此便染上了寒疾,不仅修行受阻,初时还有性命之忧。

  这些年多得林信每隔段时日便为苏洛洗精伐髓,不惜耗费真元为其续命,方才有了些转机,不然早已夭折。

  刚进议事厅,便见一身着衣甲的中年男子坐在主位,捧着本兵书正看得入神,此人便是林信。

  林信见禹翰池拉着苏洛进来,算算日子也差不多到了,自然知晓是何事。

  轻笑着与苏洛调笑一番,便褪去了苏洛衣衫,开始为苏洛调理寒毒。

  只见林信单掌放于苏洛胸前,无数天地元气便汇聚其间,尽数灌进其体内。炎炎夏日的屋内,就这么有风自平地而起。

  用真元调理寒毒之事,较苏洛来说却是没有那些痛苦,相反有些舒服。一年四季,便是在炎炎夏日,苏洛仍是觉得寒冷异常,大概也只有这时会觉得身子有些暖和。

  既然身子暖和起来,那便是舒适。于是苏洛的眼皮渐渐开始颤抖,不多时就睡了过去。

  禹翰池见苏洛酣睡,且小脸终于有了些红润之色,不似方才前来时那般乌青,这才放下心来,也是忍不住有些心疼。

  当年一见这孩子便觉与自己有缘,加上自己始终独自一人,便认作了义子。

  1g最~新^章节1上W酷匠、i网

  这孩子倒也聪慧过人,那些经史典籍一学就会,还有那过目不忘的本事,倒也没令自己失望。

  只是这身上的病根让人一直担忧着,若不是与这林信是至交旧识,怕是活不到今时今日。

  如此想着,禹翰池也不免轻轻叹息一声。

  这一声轻叹,便让林信听见了。

  多年至交,林信自然知晓禹翰池为何叹息,轻声说道:“翰池兄不必多虑,这小子吉人天相,这体内寒毒再过得几年倒是不妨事了,寻常生活却是无忧的。”

  禹翰池闻言却是轻轻揉了揉苏洛脑袋,说道:“这孩子体内寒毒我倒是不曾担忧,有老弟你的调理,自会无事,只是……唉!”

  林信却是真的知晓了禹翰池所叹为何,却是不再言语,只是轻叹一声,显然他也有些无何奈何。

  见林信未有言语,禹翰池也不停滞,接着说道:“这孩子虽说聪慧至极,可始终少了那点书卷气,成日里想的也是那修行之事,可真就没有半点法子么?”

  林信闻言,苦笑一声,他又如何能不知晓。便是那手下士卒悄悄传授苏洛修行法门的事情也是一清二楚,即便是他也被这孩子唬的传了各种本事。

  “翰池兄,这孩子天资之高,乃我仅见,当年我便是看中了其天生剑体的修行资质,这些年才一直费心为其梳理体内寒气,可以我之力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矣。”

  这禹翰池自然知晓此事,实际上自苏洛被张老实抱回来,林信仅看了几眼便已说过此话,这些年查阅典籍无数,也未能找到法子。

  天生剑体,乃是一种无上的修行体质,天生与剑相合,不论何种剑典、剑经,修行起来,一日千里,所有剑招在其手中,威力大了数倍,在所有的修行典籍记载中,天生剑体之人,都是那等绝世的天才。

  可身怀天生剑体者虽是绝世天才,可惜古籍有载,怀此体质者,无一人活过二十,均是境界越高,死得越早。

  加之苏洛又自小受了寒气入体,气海识藏均被冻住,修行便是受了阻碍,以塑方这边陲小地,怕是年至二十还不得破入三境。

  听着两人说到修行之事,苏洛眼睛嘟噜一转便醒了过来,之事仔细听着,并未插言。

  过了半响,苏洛见二人说完,方才轻轻说道:“林将军,在塑方解不了我这寒毒,治不了我这身体,那东都能解?”

  林信见苏洛醒来,宽和的笑了笑,说道:“小家伙,那东都有那圣人,除了圣人,更有那些修行的宗师,自然能解。”

  “要是解了我这体内寒毒,我若修行就会一路坦途的吧。”小苏洛也是细细一笑,仿似这体内寒疾已给治愈一般。

  “修行一途,本就是时间最艰险崎岖的道路,过了此山便会有另一山,哪里有坦途一说,你天资虽好,也不过是比别人走的快了那么一点点而已。”林信听着苏洛稚嫩的童语,笑着给苏洛解释。

  “不过你这小娃娃,如今要修那天地间的道理,可是受了阻碍,天资再好也比别人慢了不少,日后需要好好努力才是。”

  小苏洛此时却是撇了撇嘴,不以为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