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这药确实是拿的而不是你偷来的吗?太过可疑了。

  “哈哈哈,姐姐,哈哈哈,我错了,哈哈,姐姐你就饶了我吧!”洛笙实在是受不了了,这样笑下去迟早会窒息而死,所以他只好向落凡服软,“哈哈,姐姐,哈哈哈哈哈,姐姐,我真的,哈哈哈哈哈,我真的知道错了,哈哈哈,姐姐,你就,哈哈哈哈哈饶了我吧!我以后,哈哈哈,以后绝不会,哈哈哈,忤逆你了,不会,哈哈哈,嘲笑你了,哈哈哈哈哈。”

  落凡做出一副纠结的样子,“可是,”洛笙紧张地看着落凡,生怕她说出拒绝的话,却听得落凡很是无辜道:“可是我没带解药啊!”

  “哈哈哈,姐姐,哈哈哈,你是,哈哈,故意的吗?哈哈……”洛笙深受打击,为什么姐姐偏偏下的就是他不会解的毒啊?而且这毒还令人很是丢面子,狂笑不止直至死亡,这种死法真的不怎么样。

  流萤怀疑地瞥了落凡一眼,“落凡,你真的没有解药吗?”

  “呃……我,我……”落凡愣了一下,叹了口气,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她,“我有解药。”

  洛笙听及此言松了口气,终于不用担心被笑死了。姐姐也太过分了,居然骗我说没有解药。

  “解药呢?”流萤摊开手,欲要落凡将解药递给她。

  “我找找。”落凡从袖口掏东西。

  先掏出了一把钥匙放在桌上,又从袖口掏出一瓶写着“悲酥清风”的药瓶,然后,当她再次将手伸入袖口掏东西时,突然发现袖子已经空了。

  见流萤已是没了耐心,落凡尴尬地笑了笑,“再等我片刻,我再仔细找找。”

  翻找了大约有一盏茶的时间,落凡咽了口唾液,“好像,好像解药不见了。”

  “哈哈哈,姐姐,哈哈哈,姐姐别,哈哈哈哈哈,开玩笑了行吗?”洛笙并不相信落凡的话,他认为落凡是在和他开玩笑,有些气愤,都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刻他居然还开这种无趣的玩笑。

  落凡双手一摊,无奈道:“真的没骗你,”

  千景看到洛笙倒霉虽然有些幸灾乐祸,但是看着流萤着急,他的心也跟着一紧,看向落凡, “你再仔细想想,是不是你落在什么地方了?”

  “我,我也不知道啊!”落凡很是自责,若是她不是因为一时气愤,给洛笙喂下七日笑,洛笙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千景面上一喜,终于找到可以和流萤独处的机会了,故作紧张道:“落凡,你和洛笙、暮卿先回潛樂拿解药,我和流萤先去救人。”

  暮卿本在修炼,听闻此言,立即现身,语气平淡,听不出一丝情绪,“我不回潛樂。”

  “洛笙如今中了七日笑之毒,若是不赶紧在七日内拿到解药,必死无疑。而他如今毫无自保的能力,所以你和落凡保护他再适合不过了。”千景分析得头头是道,他说的理由非常充分,可还是有人不买他的账。

  暮卿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就你一人,你能保护好大姨妈吗?”

  落凡听了点点头,“也对哦,千景,你一个人怕是保护不了大姨妈,还是让暮卿同你一道去陪大姨妈救人吧!洛笙这儿,有我照看就行了,不必担心。”

  “我,我怎么就不能保护好流萤了?你们不要瞧不起我!”千景并不服软,好不容易能有一次和流萤同生死共患难的独处,他怎么甘心就这样放弃。反讽道:“倒是你,落凡,仅凭你一人能保护洛笙吗?”

  落凡指着自己的鼻头,带着些怒气说道:“我一个人不能保护洛笙?你开什么玩笑啊?风千景,你没有那个金刚钻就不要揽那个瓷器活!”这次竟是指名道姓地讥讽千景,足以见得落凡是真的生气了。

  虽然千景不知道“没有金刚钻还揽那个瓷器活”是什么意思,但是从字面上来看就不是什么好话,眉毛一竖, “我哪有像你说的什么‘没有金刚钻还揽瓷器活’啊?”

  “你就是!”

  “我不是!”

  “你就是就是就是!”

  “我不是不是不是!”

  两个人渐渐开始使小孩子气,在几番“就是”和“不是”的斗争后,流萤终于忍受不住了。

  将正在撕逼的两人拉开,“你们不要再做无谓的斗争了,既然你们争不出个结果,那就由我来安排每个人的任务,落凡负责把洛笙带回潛樂拿解药,暮卿、千景随我一同去救人。”

  千景和落凡知道抗议无效,所以乖乖地闭上了嘴。

  暮卿虽未有异议,但他轻叹了一口气,用着无比惋惜的语气说:“尸体又少了两具。”

  听到这话,在场的人都不约而同想起出门时暮卿的那句“我便去帮你们收尸吧”。

  落凡很是怀疑,这个弟弟是不是抱错了。天哪,这熊孩纸真的是我家的吗?

  洛笙此时的想法很是单纯,就是将暮卿虐打一顿,可是我灵力太弱,怕是还没碰到他的衣角,便被他甩飞了。

  看来,我还是得好好修炼啊,那样才能终有一日将哥哥打一顿,所以,我要为了把哥哥吊起来打而努力修炼。

  暮卿并不知晓,今日无心之言竟会引发洛笙的斗志。

  “那大姨妈,我们就先走了,你要好好保重。”落凡将还在大笑的洛笙以公主抱抱起,飞身离开.。

  流萤向落凡挥手,“嗯,你也要好好保重,注意安全.。”也不知离去的落凡是否听到,但她嘴角挂起了一抹笑。

  “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人了,先商量一下营救计划吧.!”虽是在跟暮卿和千景谈话,但流萤的视线却一直放在落凡袖中翻出的东西上。

  Zc酷_匠@@网◇正=版-首发

  千景还未从失落中走出,那与他失之交臂的绝好机会啊!培养感情讲究的是日久生情和患难见真情,若是有了与流萤独处的机会,培养感情一定是易如反掌,可是,可是……

  一双愤怒的眼睛看向暮卿,哼,都怪凌暮卿,如果不是他从中作梗……哼,凌暮卿,现在先不跟你这个小屁孩儿计较,等你长大了,我再把你暴打一顿,免得别人说我欺负小孩子。

  “悲酥清风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毒气,打开瓶塞,毒水便化成水汽冒出,犹如微风拂体,令人无法察觉,待得眼目刺痛,毒气已冲入头脑,此为清风。中毒后泪如雨下,此为悲。全身动弹不得,此为酥。使用之时,鼻中须塞好解药,否则必死无疑。”暮卿独自一人品茶,那般的运筹帷幄,那般的风度翩翩,若是忽视他的年纪,恐会令不少女子为之着迷。

  流萤越发觉得将暮卿留下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这分析不仅条理清晰,而且还将使用方法说得极为明了。

  可是,“你好像没有学过医术吧,怎么会对这悲酥清风如此熟悉?”

  “学过毒术。”四字已是明了,没有学过医术,但是学过毒。

  “那我们便可以将悲酥清风用来制敌。”流萤迅速发应过来,暮卿介绍悲酥清风的目的就是暗示自己。

  暮卿用食指勾起那串钥匙, 翻来覆去看了几眼,“这钥匙也不简单。”

  流萤靠近暮卿,拿过钥匙,狐疑地看了一眼,“这钥匙有什么不简单的?不就是一把再简单不过的铜制钥匙吗?”

  千景见两人靠得过于地近,心中有些不畅,直接站到两人中间,将两人隔开。

  瞄了一眼钥匙,心里开始感谢自己的哥哥,感谢他逼着自己记天下至宝,“这钥匙我知道,它是这世上唯一一把万能钥匙。”

  流萤此时很想笑,万能钥匙,她只知道wifi万能钥匙。wifi万能钥匙可以称作是居家旅游必备良品,很多热点都能用它打开,算是一个较为牛逼的软件了。

  “无论是什么锁,它都能打开。”

  流萤听了感到很是惊奇,无论什么锁,这把钥匙都能打开?那这把钥匙也太过神奇了吧!wifi万能钥匙还有打不开的热点呢,这把其貌不扬,长了一张大众脸的钥匙居然能打开所有锁,真是牛逼哄哄啊!

  思索片刻,流萤认为带上悲酥清风和万能钥匙,救人会更容易一些,便将悲酥清风和万能钥匙塞进袖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