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鹭在人界的一片树林上停下,不小心触到完颜婷的额头,发现她的额头滚烫,很是焦急。

  她应该是受伤导致高烧不退,可是我又不怎么懂医,该怎么办呢?

  此时,一辆马车正好停靠在树林中,马车旁有上百名护卫,马车里的人应是身份不凡。

  白鹭将完颜婷放在树下,他们应该会救完颜姑娘的吧!

  ……

  一名护卫低下头对马车里的人说道: “主子,前面的一棵树下有一名来路不明的女子,似乎是受了伤,属下特来请示主子。”

  l$酷x匠@网j首、_发)

  “叫陵苕将她带来,为她瞧瞧。”威严的声线响起。

  陵苕是女子,让陵苕去为完颜婷看病,就是怕辱了完颜婷的名声,毕竟男女授受不亲。

  “是。”护卫退下。

  陵苕为完颜婷把完脉后,走到马车前禀报:“回禀主子,那女子额头有伤,又不知被哪个蠢货将伤口包扎住,现下是夏日,本就应该让伤口透风,那蠢货却让伤口被密封住,流出来的汗无法蒸发,使得伤口被感染,实在是蠢货一个!”

  听到陵苕分析得头头是道的,白鹭原本很是佩服她,同时也很自责。但是听到她一口一个的蠢货,白鹭气得跳脚。

  “因此才导致高烧不退,现下属下已为她抹好药膏,高烧过一会儿就能退了,”听到这儿,白鹭松了口气,可陵苕的下一句话真的就令他险些抑制不住,想出去将陵苕打一顿,“要不是那个蠢货,那姑娘的烧早退了。”

  她的话中一口一个蠢货,但是马车内的人偏是很有耐心地听完了她的整段话。

  白鹭此时已经完全放心了,完颜姑娘的烧退了,而且那群人也会救她,那我就可以回宫复命了。

  但是他抬脚便有树枝“咯吱”响了一下,白鹭愣了一下,暗道运气太差。

  “谁?”护卫们欲捉拿白鹭,却被马车内的人一个手势制止了。

  陵苕有些疑惑,为什么主子会放过那人呢?莫非,“主子,那人您认识?”

  “算是吧,你也认识,他就是”听到这儿,白鹭起了兴,难道这几个凡人认得我?却听得马车中的人说道:“他便是你喊得热切的蠢货。”

  白鹭趔趄了一下,蠢货?这称呼真不怎么样。立即赶回去复命,妖君说得真对,人界就不是妖应该待的地方,简直太可怕了。

  ……

  “无,你来了。”戎装女子语气平淡,听不出情绪,眼中却满是阴冷。

  “幽孤烟,我劝你还是投降吧,以你蛇族的力量根本斗不过羽族,你不过是蚍蜉撼树。”无眼中不生一点波澜,犹如一潭死水。

  孤烟仰天狂笑,目中却是有一片晶莹,伸出手指着无,“你让我投降?哈哈哈哈,你居然让我幽孤烟投降?这是我几千年来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无,我幽孤烟就算是死,也绝不投降!”

  无眼中满是无奈,“幽孤烟,负隅顽抗是不明智的,若你不愿投降,我们便只有兵戎相见了!”

  孤烟大喊:“誓死不降!”

  “誓死不降!”

  “誓死不降!”

  蛇族士兵也跟着她一起喊着。

  “那就开战吧!”无语气平淡,似乎他聊的是天气,而不是残酷的战争。

  孤烟与无相战本是势均力敌,可后来不知为何她突然喷出一口血来,无愣住了,他并未伤到孤烟,为何孤烟会这样?

  正在无愣神之时,羽族一妖从孤烟后背捅了一刀,不知为何,孤烟竟是无力反抗,直直从马上跌落,血很快便染红了她的戎装。

  无探了一下孤烟的鼻息,手微乎其微地颤了一下,她没气了!

  不一会儿,孤烟的尸体缓缓消失,无找不到她的一丝魂魄,竟是魂飞魄散!

  幽孤烟死了,那个一直与我作对的幽孤烟死了,她再不能指着我的鼻子骂我了,她再不能与我比试赛马了,她再不能睁开眼了。

  她还没被我打败,她还没被我堵话堵得哑口无言,她还没听我说……我喜欢她。

  她怎么就死了?她怎么可以死?

  幽孤烟,你与我斗了上千年,你怎么就敢死了?

  本想此次一战之后,将你抓回做俘虏,向妖君请示你我成婚的事宜,把你强拴在我身边,可是,你怎么就死了?

  死便罢了,至少我可以寻遍所有轮回去找你,可,为何是魂飞魄散?

  若是从前,他并无情感,那如今他便是无心了。

  ……

  “啊!姐姐,姐姐!”剪烟从梦中惊醒,汗水打湿了她的发丝,眼角有几滴水珠,不知是汗还是泪。

  邀瓷连忙跑进山洞,蹲在剪烟身边,为她揩干汗水,拍着她的背,“小主人,你做噩梦了?”见剪烟点点头,邀瓷安慰道:“小主人,别怕,邀瓷在这儿陪着小主人,小主人别怕。”

  剪烟内心很是纠结,我究竟应不应该把这个梦告诉邀瓷姐姐呢?这个梦究竟是真的吗?

  如果是真的……剪烟心中浮起巨大的恐惧感,

  姐姐绝不是因为那一刀魂飞魄散的,一定还有其他原因。

  能致使几千年修为的姐姐魂飞魄散的,只能是彼岸冥血。

  彼岸冥血以黄泉彼岸花为辅,冥界忘川河水为主 , 一千滴怨鬼心头血为引制成,只需一滴便可教有几千年修行的妖魂飞魄散。

  究竟是谁用如此狠毒的方式杀害姐姐?姐姐极为警觉,她又是如何让姐姐喝下彼岸冥血的呢?

  能让姐姐毫无防备的人极少,究竟是谁?她杀害姐姐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太多的疑问在剪烟心头压着,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若是无法找出答案,她便不会安心。

  现在所有人都有可能是杀害姐姐的人,包括无,包括——如今与我最亲近的邀瓷。

  不论是谁杀害了姐姐,我都会手刃她,为姐姐报仇!

  ……

  流萤正准备和落凡他们讨论营救计划,千景却突然起身,毫无顾忌地说了句“我要出恭”,便匆忙离去。

  “他怎么了?我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啊!”洛笙挠挠脑袋,大师兄今天怎么了,感觉好奇怪啊!

  落凡呆呆看着千景离去的背影,“我觉得他的背影貌似很有问题。”

  “背影?”流萤有些惊讶,落凡平时那么不靠谱,今天居然可以从别人的背影看出问题?太奇怪了,而且背影看出的问题是个什么鬼?

  “没错,你们不觉得,他的背影黑了些吗?”落凡托腮一本正经道。

  “你可以不要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好吗?”洛笙向她投去一个鄙视的眼神。

  但是,洛笙啊,你的成语是怎么学的啊?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你的文化水平真是太高了,这样的成语组合信手拈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柠尔浣心无痕说:

宝宝真的想二级潛樂(签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