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妖知道,这句“不留无用之人”是对他们的警醒,立即跪下,齐呼:“妖君,属下已经尽力了。”

  最新!'章节‘上h酷匠S网O

  “尽力了?”残夜嘴角挂着讽笑,“若这就是你们尽力的结果,那你们便没有理由在留在本君身边了。”只是一个眼神往他们身上一扫,瞬间他们就消失在残夜的视线中,也永远消失在这个世上,尸骨无存,魂消魄散。

  一粉衣男童从宫外进来,见到一地碎片不大高兴,呵斥道:“哥哥,你也太过分了吧!人家辛辛苦苦为你找的玉器,你就这么糟蹋!”

  “景儿,你回来了。”残夜脸上总算挤出一丝笑容,上前抱起千景。

  千景环胸,偏过头去,不想理会残夜。

  “景儿,对不起。哥哥日后定当克制,绝不摔你送给哥哥的东西了,你就别生气了。”残夜语气中带着讨好,千景是他如今唯一的亲人,他自是要百般疼宠。

  千景听到残夜难得的道歉,怒火便消了许多,“你先说说,你为什么生气。”

  残夜叹了口气,“蛇族的一叶花竟无法令溟缘起死回生!”

  听着哥哥略带失落的语气,千景心头也有些难受,缘哥哥,真的醒不过来了吗?

  一叶花!一叶花!好像老头讲过一叶花的用法,可是究竟应该怎么用来着?

  想了片刻,千景总算想起来了,略有些兴奋,“哥哥,景儿听医圣说过,一叶花要与蛇族灵女的心头血混用才有起死回生之效,否则将适得其反,甚至令使用者魂飞魄散。”

  “蛇族圣女的心头血,难怪!难怪!”梗塞在残夜心中的问题终于被解开了。

  千景疑惑不解,“难怪什么?”

  残夜说起,眸中满是怨恨, “难怪蛇族将一叶花奉为圣物,难怪他们宁死都不肯交出一叶花,原来是为了诱我上钩,他们是是赌我想不到辛辛苦苦夺来的一叶花竟然是致命毒药,让我险些害死我相救的人,从而让我后悔夺了一叶花。”

  若是本君救不了溟缘,定会杀尽你蛇族!

  千景眉头皱起, “蛇族真的太过狡猾了!”

  “无!”残夜向虚空处喊了一声。

  忽然,虚空处立了一灰衣男子,他全身上下都被斗篷覆盖住,看不见面容,他的手是石灰一般的颜色,毫无生气。

  千景被吓得身子颤了颤,用手拍了拍胸口,“无,你下次出来能不能发出点什么声响啊?突然就出现,真的很吓人的。”

  无冷冷地回答道:“少君是妖,不是人。”

  这是在玩文字游戏,千景说无突然出现很吓人,而千景是妖,便吓不着他。

  千景登时哑口无言,看来下次坚决不能和无说话,还是让他存在感低一些比较好。

  “无,你带柳、井前去寻找蛇族圣女。”残夜没有说出蛇族圣女的详细特征,因为他相信柳的情报和井的侦查能力。

  “对了,景儿,你不是答应流萤要帮她救人吗?如今怎么会出现在妖界?”残夜对千景和流萤如此关心是因为他的私心,若是弟弟成功追到流萤,那么溟缘就没机会了,到那时说不定自己就有机会了。

  “哥哥,我让影易容成我的样子替代我,这才溜过来的,我这不是来专门看你吗?”千景笑了笑。

  残夜开玩笑道:“是么?那景儿就多留几日吧!”

  千景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是他担忧流萤的安危,还是说了出来,“哥哥,我其实是想向你借雪羽蝶衣。”

  “雪羽蝶衣柔韧异常,刀枪不入,却不过是凡品一件,你借去做什么?”残夜眼底泛起兴味。

  千景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说不出理由,那便不要借了!”残夜故作严肃。

  千景深吸一口气,“我是想着流萤是凡人,难免会受伤,若是她穿上雪羽蝶衣便不必担心她被刀剑所伤了。我是她的师兄,自然要保护她。”

  这是千景第一次在哥哥面前撒谎,难免有些紧张,手攥紧了衣角。

  “师兄自是应该照顾师妹的,那便借与你吧!”残夜意味深长地笑着。

  看到哥哥的笑容,千景有些窘迫。

  一身着蓝衣的女子走了过来,只见她生的一张极为美艳的鹅蛋脸,纤腰不及盈盈一握,那眸子黑白分明,媚眼如丝。

  她递与千景一件雪色衣服,那衣服薄如蝉翼,轻若柳絮,上绣蹁跹起舞的彩蝶,栩栩如生,似是下一刻便要飞出。

  千景一看便知这就是雪羽蝶衣,立即接过,飞身离去。

  残夜看见她,有些不悦,“你不该在这的,速速离去吧!”转身走向溟缘。

  “妖君救婷儿一命,婷儿自是要报答妖君,婷儿不走。”女子咬紧樱唇。

  残夜看也不看她一眼,靡艳的声线变得冷淡,“你是凡人,留在妖界不妥。再者说,我救你不过举手之劳,你如今已经报完恩情了,不必再留在此处。”

  蓝衣女子跪在地上,不停磕头, “婷儿不求其他,只想有一个能注视妖君的位置,望妖君成全。”

  血很快便染红了地面,映着那不敢言说的情,她爱得卑微至极,爱不得,不敢爱。

  她知道残夜心中只有溟缘一人,她不敢奢望残夜喜欢上她,她只愿有一个能注视残夜的地方,哪怕是远远地瞧上一眼,她都已满足了。

  但即使是这样,那人也不愿。

  “速速离去,本君不希望再说第三次!”

  婷儿看到他的眼中映出的只有溟缘,自嘲一笑,完颜婷,你究竟在期待些什么?死心吧,他的眼里心里都只有溟缘,你,不会占据他心中一分一毫。

  默默离开,在宫门处顿了一下脚步,回头一望。

  这里,再不会来了吧!我再也见不到他了吧!

  一只白鹭飞了过来,“完颜姑娘,妖君叫我来送你一程。”

  完颜婷苦涩一笑,既然无情又何必如此关怀?正是因为他的似有似无的柔情,才教她深陷情网,可惜,这柔情之人才是最过无情之人。“不必了。”既然选择要放弃,便要将他忘得干干净净。

  “可是妖界乱的很,姑娘孤身一人,恐怕会出事,若是姑娘出了什么事,小妖怕是不好交代啊!”白鹭看着完颜婷额上流淌的血液有些担忧。

  正在此时,一阵眩晕突如袭来,完颜婷倒在地上。

  白鹭赶紧化为人形,为完颜婷包扎,血终于止住了,白鹭抱着完颜婷飞向天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