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当着老头的面,他不太好说,只能装作淡定喝茶。

  关于为什么老头将派名取为“潛樂”这个问题,流萤也很是好奇。

  洛笙不怎么好奇,心中倒是有些不畅,这老头是欺负我单纯吗?不知道派名就想从我嘴里套话。

  对于落凡的问题,老头也不知如何回答,因为如果答真话实在是不利于他日后的装逼。

  如果答假话,这群孩子又精灵得很,骗不到他们,便敷衍道:“天机不可泄露。”

  沾沾自喜,这天机不可泄露简直就是万能答案啊!

  落凡冷哼一声,不置可否,“老头,请你卷成一团圆润地离开!” 语气平淡得令人听不出情绪,但这话已是明了。

  洛笙和千景直接喷笑出来,卷成一团圆润地离开,不就是滚吗?这话太文雅了,不带一个脏字!

  流萤轻扯唇角,这落凡,灵力不好好修,这脏话倒是学得快,真是不知该如何说她了。

  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似乎少了一个人,他是……父王!

  环视一圈,父王确实不在,他究竟去了何处?为何老头不和我说?

  父王不会有危险吧?按照父王对国对君的衷心,父王此时不该离开南华皇的,那么他离开的原因只能是有牵挂之人或是重视之物。

  依着父王洒脱的性子,他绝不会为了死物而置生命不顾,那么就只能是人了,而且这人必定与父王关系匪浅。

  母妃和太子此次未随父王一同前来,难道是母妃和太子?

  那我应该如何帮助父王呢?流萤陷入沉思之中。

  ……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尊师重道啊?”老头扶额,我这是收的什么徒弟啊?比老子还大爷!

  pL酷匠vp网首发《

  落凡不以为意道:“我娘只教过我要尊敬值得尊敬的人。”

  老头无言以对,感情她这话的意思是老子不值得尊重了?老子觉得,这丫头长大以后一定嫁不出去。

  “老头,我们到底去不去参加比试啊?”洛笙着急地问,他是真的很想参加比试的,在玉玦里呆了那么久,他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所以对于所有事物他都是怀着好奇心的,此次潛樂派的比试他很是期待。但是,如果大姨妈不愿意参加比试,他便也不去了。

  想到这儿,洛笙想要询问流萤的意见,却发现她思绪早已飘远,便呼道:“大姨妈!大姨妈!”

  流萤回过神来,紧紧抓住医圣衣角,“老头,我只问你一句,我父王究竟是去救太子还是母妃?”

  老头此时不得不惊叹流萤的聪明伶俐,竟然这么快就猜出了逸王此次离开是为了救人,可是她误了一点,“你母妃是江湖中人,已经获救。你父王此次是去救太子没错,不过,还有一人……”

  “还有一人?”流萤疑惑不解,除了母妃和太子还会有谁呢?莫非,是皇后?

  老头点点头,“你猜对了,就是皇后,想必皇后的闺名你们不会陌生,她叫——汐栎执素!”

  汐栎执素?素儿,执素,原来皇后是汐栎隐族之人。

  流萤转身离去,却被落凡拦住,“大姨妈,你干嘛去啊?”

  “我去帮助父王,他一人,不安全。”流萤皱紧眉头,现在不能耽误时间,若是父王出了什么事了,我必会后悔,此次我一定要保父王无虞。

  落凡握住流萤的手,“那我也要去!”

  “我也去!”洛笙将手叠在两人手上。

  千景也将手叠在他们手上,在几人不明的眼神下,他才笑道:“ 作为师兄的职责便是好好保护师弟师妹, 我这个师兄不去不太好。所以,我也去。” 几人相视一笑。

  清冷孤傲的声线响起,说出的话却与那声线不太相称,“我便去帮你们收尸吧!”此时一道墨色身影闪过,那墨衣男孩俊逸如仙,似是谪仙般的遗世独立,点漆般的墨瞳中纤尘不染。

  落凡一听到暮卿的话便气得暴跳如雷,怒吼:“你丫的就一熊孩子,还老是瞎逼逼,装什么孤傲!收尸?收什么尸啊?就不能说句好话啊?”

  暮卿直接忽视落凡的前言,答了后语,“不能。”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清冷孤傲,便将落凡堵的哑口无言。

  这是一母同胞的吗?性子冷淡孤傲,半天憋不出一个屁来,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一说话就把人堵死,好想把他塞回母亲肚子里重造啊!

  不过他只是嘴硬,他明明就是想去帮忙,还非要说什么“收尸”,真是简直不要太傲娇啊!

  落凡想拉过暮卿的手叠在几人手上,却被暮卿挣脱,瞥了他们一眼,“浪费时间!”

  老头踌躇了一会儿,拿出一瓶药递给流萤,仔细叮嘱:“你们服下这药丸便可瞬间长成成年模样,不过药效只有两个时辰,你们要好好把握时机!”

  流萤点点头,接过药瓶,老头虽是放了手,可如炬般炽热的目光还是紧贴着药瓶,眼中尽是不舍。

  我的芳华半瞬啊!百年才练得这一瓶,今日便全没了。叹了口气,还是徒弟更重要,药可以再炼,不过百年。可人要是没了,我会心痛的。

  ……

  妖界,羽族

  “砰砰砰”,一声声玉器碎裂的清脆响声传来。

  “请妖君息怒!”侍者立即跪下, 瑟瑟发抖 ,语中带着颤音,似是极度畏惧。

  宫殿通体散发着如同血色的殷红光芒,宫殿顶部雕刻着一只火鹤,羽翅展开,那色泽比宫殿的殷红光芒更盛,一眼便能看见。地面上血迹斑斑,与那殷红光芒交相辉映,透着些许死亡的气息。

  “不是说一叶花可以起死回生吗?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是没有醒过来,而且比之前更为严重了?”残夜走到床边,缓缓坐下,温柔地抚摸着溟缘的脸颊,火红色的衣袍有些凌乱,墨发微卷,披散在身后,应是几日未理过仪容了。

  忽然,残夜眸中闪过一丝冷光,“你们这群庸医!要是你们再想不出办法救他,就去黄泉陪他吧!那样他就不会孤单了!”溟缘,若是你不能活过来,一定要在黄泉路上等我。

  “启禀妖君,古籍中记载一叶花有起死回生之效,小妖已经尽力护住溟缘妖君的心脉了,可是,这,这,小妖确实不知……”还没说完,便已倒地不起。

  残夜手中正拿着一把剑,剑上未沾血渍,而残夜的红衣上却溅上了几滴血,“不知便是无能!你们记住,本君身边不留无用之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