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姨妈,大姨妈,你没事吧?”见流萤迟迟未醒来,洛笙很是着急,眉头紧皱。

  流萤听到响动,羽睫缓缓绽开,如同蝶翼扇动,堇色的眼眸中还留有一片水渍,惺忪的睡眼中满是迷蒙。

  千景很是无语,她居然睡着了!自己担惊受怕,她却安然入睡,这心可够宽的。

  “怎么了?”流萤揉揉睡眼,看了看窗外昏暗的天色,闭眸,继续睡去,“天都还没亮,别吵我睡觉。”

  “天都没亮?现在都申时了,你是睡过头了吧!老头还说你险些危及性命,但是,你这样子哪点像了?”落凡语气不重,声音也不大,许是怕吵醒流萤。

  落凡觉得这老头越来越喜欢开玩笑了,知道大姨妈有危险时她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如今见大姨妈平安无恙她很是高兴,但是老头的话怎么那么不可信啊?他好像从来都这么不靠谱吧!

  正想着,头上一阵疼痛,抬头看去,正好看见老头。

  “丫头,作为晚辈,你应该尊敬老人,而不是背着他说他的坏话!”老头胡子微翘,大概是被气的。

  落凡掏掏耳朵,“这句话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听得耳朵都起茧了。还有,我没有说你的坏话,我只不过是在思索你什么时候靠谱过。”

  酷匠e网/"永_i久u免=‘费&i看Z小b|说

  什么时候靠谱过?“老子什么时候不靠谱了?”老头又忍不住爆粗口了,本来听她说“没有说你的坏话”就已经觉得她是在胡扯了,现在他完全是怒火冲天了。

  “这次流萤是真的有危险嘛!要不是魇……”说到这儿,老头顿住。

  落凡听得很是着急, “魇什么?” 这老头怎么总是这样,说话只说一半,吊人胃口,

  “要不是魇……”老头害怕落凡他们因流萤体内附有魇魔而担心,便用着京调讲话一转,“颜值太高,迷住了牵丝魉的眼。”

  “颜值太高?虽然你说得没错,”落凡撑着下巴,思索片刻,“但是我还是觉得你说的话有些不对劲,总之,你就是很不靠谱。”

  “虽然你说得没错”,听到这话,老头脸上浮现出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了然表情,这丫头,一提颜值高就犯二。但是,“老子怎么就不靠谱了?”

  “你说只要我努力修炼就可以帮到大姨妈的,可是大姨妈到南华皇的梦魇中时,我却无法帮助她。你就是很不靠谱!”落凡越说越自责,大姨妈身处危难中时,自己却无法帮到她,这种无奈使她觉得自己很没用。

  他们争吵的声音越发大了起来,流萤被吵醒了, “你们还有完没完了啊?什么靠谱不靠谱的啊?”

  本来睡得好好的,就被他们一口一个靠谱,不靠谱吵醒了,心里很是郁结,所以她的语气中有着明显的怒气。

  “大姨妈,对不起。”落凡首先认错,因为她知道,流萤性格执拗,若是这时候向她解释,那么在她眼中,你的解释都只是掩饰罢了,还不如直接认错。

  果然,流萤的怒气总算消了些。

  落凡松了口气,毕竟大姨妈一发怒,后果是很严重的。

  老头觉得自己好歹也是流萤的师傅,所以这道歉就免了,只好转移话题了,“对了,那什么比试你们去不?”

  本在炼药的洛笙听闻此言,奔了进来,跳着欢呼:“比试!我想去,我想去!”

  他说的是“想去”,而不是“要去”,这表明他听取他人意见,而不独裁。

  洛笙知道流萤不喜争斗,所以并不强制要求前去。可是他真的很好奇比试究竟是什么样的?

  “作为……呃,洛笙,你要去参加比试就先让我问你一个问题。”老头将手背在身后,一本正经地凝视着洛笙。

  这句话一出,洛笙便陷入了思考之中,要去参加比赛就得先回答的问题究竟是什么?莫非是我们为何习武?这个问题好深沉啊!

  “喂!喂!洛笙!”见洛笙迟迟不开口答应,老头拍了拍他的肩,洛笙这才回过神来。

  “我决定了,我回答你的问题!”洛笙深吸一口气。

  洛笙这幅样子倒是将老头弄得不知所措,我不就问个问题吗?他干嘛一副舍生取义的壮烈表情啊?

  “你倒是问啊!”落凡受不了老头的磨磨蹭蹭,语气满是不耐。

  千景已经习惯了老头的磨蹭,所以一点也不着急,优哉游哉地坐在椅上品着云雾山茶。

  这种茶也是茶中精品,是于嫩柳发芽后在山上采摘,只取一叶。

  且采茶必定要在山上云雾缭绕,叶上白露未晞之时采摘。

  入口的清润,令千景神智清醒了些,回想起魇魔的举止,觉得有些奇怪,为何她对老头不屑一顾,而老头对她还是保持着莫名的尊敬?还有为什么只有她才能抹去人的记忆?为什么她抹去了所有人对于牵丝魉的记忆,却唯独漏掉我?她究竟是谁?

  “莫慌,莫慌嘛!”老头摸摸雪白的胡须,本想让落凡情绪安稳一下,却未曾想令她更为不耐。

  “洛笙,我将要考你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准备好了吗?”见洛笙点点头,便直奔主题,“你知道我派的名称吗?”

  当然,此话一出,他便收到了几道鄙视的目光,不用说,老头问这个问题一定是因为他——忘记了本派名称。

  甚至,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噗”的一声,千景听闻此言便直接将茶喷了出来,老头也太不靠谱了吧!

  “老头,不是我说你啊,你好歹也是潛樂派的掌门吧,连派名都记不住,干嘛把派名取得那么复杂啊?”落凡倒是直率,坦荡地当面损老头。

  老头得意一笑,落凡再聪明还是被我套出话了,摸摸胡须,总算是知道派名了。

  此话倒是问出了千景的心声, 作为老头的弟子,这么多年来,他原本一直弄不懂老头为什么把派名取得如此复杂。

  当年听到派名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千月”,觉得派名虽简单但是很好听,也很唯美,但是当看到潛樂内的旗帜时,他顿时明白了,原来是潛樂。

  以前以为“潛樂”一次有深意,但是他年少读书少,不知罢了。

  但是在发现了老头极为喜欢装逼的性格时,他总算明白了,是自己想太多了,这派名决定毫无深意,只是老头为了拽文,故意找的极为难写也难认的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柠尔浣心无痕说:

潛樂(qian yue),这真不是宝宝拽文啊,宝宝想二级签约啊,支持宝宝的读者大大们,请奉上你的收藏。

感激不尽,ε٩(๑> ₃ <)7з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