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牵丝魉被封印,千景都有些懵,如此看来,他分明就是来打酱油的。凭着这什么魇魔的强悍程度,绝逼可以直接让牵丝魉魂飞魄散,他带来的桃花扇就只是个摆设。

  更新L.最快h{上;酷;匠网!

  可是他想不通的是,明明她可以让牵丝魉魂飞魄散,为什么要在最后放过它,只是将它封印?

  本想将自己的疑问提出,可是魇魔太高冷了,她的身上有一种睥睨天下的傲气,千景竟会感到一种畏惧。

  知道千景的疑惑,或许是因为他那跳脱世俗,自由肆意的行为举止,魇魔很是难得地向千景解释了一番。 “牵丝魉邪气太重,若是令他魂飞魄散怕只能是适得其反,增重了他的怨气,到时便更不易对付。”

  对于魇魔向自己解释的行为,千景很是诧异。千景思索了一会儿魇魔的解释,觉得自己将问题想得太简单了,他本以为只要牵丝魉魂飞魄散一切的问题都解决了……叹了口气,自己还是太年少轻狂了,降妖伏魔什么的自己确实不怎么适合。

  “魇魔尊者,您怎么在这儿啊?”医圣飞身而来,一脸的诌媚,并不是他欲要讨好魇魔,只是魇魔强悍得变态,他实在打不过。他真的不想很没面子地被秒杀,所以只能和颜悦色,只求魇魔不要看他不顺眼就行。

  他此次前来一是看看自己未来的徒弟,二是将牵丝魉带回。他并未料到魇魔会出手,也根本没想到魇魔会出现,要是知道魇魔在这儿,他是铁定不来的。

  千景一时之间还无法接受老头这副诌媚的样子,平时老头都是很爱面子的,今天这是炼药炼傻了吗?居然连“您”这个敬称都用上了。

  如此看来,老头的徒弟还是很有默契的,这猜测,神似的“炼药炼傻了”啊!

  千景并不知道在老头看来,暂时性的诌媚叫良禽择木而栖,不丢面子。而被秒杀就不一样了,那才叫丢面子啊!

  “你的徒弟与你相差无几,”医圣听到这儿,很是自豪,他的徒弟肯定是与他一样强悍牛逼!千景也以为魇魔是在夸奖他,心中很是舒畅。但是,事实却是,“同样的蠢钝!”

  医圣和千景听了嘴角直抽搐,欲要从魇魔脸上看出一丝开玩笑的意味,可惜却无迹可寻。

  这个打击对医圣来说算不得什么,毕竟魇魔是上古时期的魔尊,足有睥睨天下的资本,而自己修炼在她之后,自是入不得她的眼,这他也无话可说。

  可对于千景来说就不一样了,他的真实年龄不过十一,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虽说古代的孩子早熟,但是几乎没有一个孩子不喜欢夸赞的话。

  魇魔今日的话对他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下定决心要努力,他想要终有一日没有人再看不起他!

  “老头,收尸!”魇魔的语气强硬得不容置喙。

  老头的脸僵住了,他贵为医圣,何时替人收过尸啊?但是一看到那双暗紫色的眼眸,他就不敢说出拒绝的话,只好施展术法收尸了。

  千景此时很是想笑,大概这世间也只有魇魔能让老头一次又一次地吃瘪了。

  “牵丝魉之事不应让凡人记得,尊者,可否……”老头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今日魇魔能出手制住牵丝魉已是很难得了,他怎么好意思再让魇魔帮忙呢?

  可是这牵丝魉着实不能存于凡人记忆之中,偏偏能消除人的记忆的只有魇魔,此事只能魇魔能胜任。

  魇魔斜睨他一眼,语气冷漠,“你想让本座消除所有人关于牵丝魉的记忆?”

  老头点点头,“尊者,此事只能您来做,麻烦您了。”

  千景有些懵,这魇魔究竟是何来头?他敢确保自己没有听错,老头确实用了两次“您”这个敬称。回忆起刚才的情形,似乎连牵丝魉都很是畏惧她,桃花扇也能为她所用,这着实很是奇怪。

  “看在主人的面子上,本座便帮你。”魇魔挥袖,暗紫色的魔息铺天盖地向几人而去,医圣也未能幸免。

  “魇魔尊者,您,您这是什么意思?”老头是真的很畏惧魇魔,本来有怒火的他与魇魔对话,也不忘用上敬称。

  冷漠的声线响起,“看你不爽,这算是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老头不再开口,因为他知道反抗无效,他实在不知自己又哪里让这尊大佛看不爽了,有些憋屈。

  暗紫色的魔息笼罩着几人,忽然魇魔似是忆起了什么,收回笼罩在千景身上的魔息,千景很是疑惑,魇魔却一言不发,他也不好开口问。

  那双暗紫色的眸子里满是兴味,你与主人命里有交集,记住也好。

  忽然,舜煜身上的魔息也退了回来。

  帝王命格!怪不得,怪不得如此命大。既然无法消除他的记忆,那就只能封印住了,可若是封印住他关于牵丝魉的记忆,便会引起其他记忆的错乱。

  绝不能让他记住关于牵丝魉的记忆,万一他喜欢上主人怎么办,年龄差太大,不好,一定要将他这段记忆封印住!

  可是魇魔你有没有觉得,你想太多了?

  舜煜和执素渐渐醒来,流萤的眸色也渐渐变回堇色。

  千景连忙施展隐身术为流萤和自己隐住身形。

  老头有些茫然,老子怎么在这儿啊?真是奇怪!想了片刻,还是想不起自己是为什么来的,摇摇头,大概是我记性太差了吧!不管了,回家炼药去。

  至此,流萤他们便被自动送回,而后面的事他们并不知晓。

  ……

  牵丝魉的事再没被提及,但是知晓此事的不止流萤几人,还有被忽略的太子皇甫舜彦。

  ……

  舜煜记忆错乱,很多事物都记不得了,却唯独记得素儿,可时间已是流逝了十余年,所有人的容貌都已改变,他不知如何去寻他的素儿。

  太子失踪,皇权不知何人继承,此时丞相提议,若是哪位皇子能请出汐栎隐族之人出山,这皇位便由他来继承。

  最终舜煜成功请出汐栎逸郴,也就是后来的逸王,舜煜登位,成为南华皇。

  隐族归顺之时提了一个可大可小的条件——立隐族适龄女子为后。

  为了降服隐族,他不得不应下,但他终是不能忘却儿时承诺,他说过要迎娶素儿的。

  终于有一天,他外出游玩,碰到了一名名叫素儿的女子,得知她是丞相之女,想到丞相之女是可以入宫的 ,觉得素儿很有可能就是她, 立即将之封为贵妃。

  可惜,他并不知自己娶回的皇后才是真正的素儿。

  因为他觉得是执素占了本应属于素儿的后位,所以十分不喜她,对她处处刁难。

  谁的青春不曾迷茫,正是在年少无知之下才会有错过。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他们便在这误会下错过了半生。

  不知这误会何日才能得以解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