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景将流萤嘴角的血痕擦干净,拿出一颗雪白的丹药,“吃了它。”语气毋庸置疑。

  “这是什么?”流萤毕竟做过那么多年的杀手,对于身边的一切都保持着警惕性,她不希望自己哪一天因为大意死于他人之手,所以连身边的亲近之人她也不会放松警惕。

  千景自是看出流萤的担忧, 轻笑出声,这小丫头,年龄不大,心眼倒不小,便开玩笑道:“毒药!”

  流萤笑了笑,知道他是在与自己开玩笑,接过药服下。服下之后,身上的疼痛逐渐消失,体内有一股力量在冲撞着,流萤吐出一口血来,感到一种来自体内的巨大压迫感。

  此时牵丝魉已将皇帝活剐完了,向流萤走来,千景立即设下结界,将执素和流萤护住,念诀使执素晕过去。

  千景孤身一人与牵丝魉搏斗,瞥见流萤吐出鲜血,愣住,难道师尊没有教她法术吗?连忙大喊:“将灵力引至天门。”

  流萤怔住了,引至天门,恐会危及姓命,但若不一试,也会爆体而死,不妨一试。流萤将所有灵力引至天门,那巨大的压迫感终于消失了。

  见流萤成功将灵力融会贯通,千景松了口气,而此时牵丝魉一掌向千景挥去,千景快速闪开,却还是被牵丝魉的灵力所伤,手臂被划出血痕。

  流萤有些担忧,却听见千景用密室传音说道:“不要管我!现在,将灵力汇聚于雨霖铃之上,缠住牵丝魉。”

  流萤立马照做,牵丝魉动弹不得,鬼哭狼嚎。

  千景唤出桃花扇,念动法诀,牵丝魉不愿意再被封印,那孤寂他无法承受,拼命挣扎,却还是在做无用功。

  流萤和千景大汗淋漓,牵丝魉嘴角流出鲜血,最终从舜煜体内分离出来。

  舜煜是凡人,终究是体力不支,倒下了。

  牵丝魉仍是拼命挣扎着,不肯屈服,它终是有些不敌二人之手。

  正当千景认为牵丝魉很快就能被制服之时,牵丝魉冷笑一声,开口道:“流萤,你想找到那个救过你的金眸男孩吗?只要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他在哪儿。”

  流萤有些动摇,但还是坚定了意志,人,她大可以自己去找,但这怪物,绝不能放走!“你别想蛊惑我,我是不会上当的!”

  |酷匠,网)首¤8发(/

  “可是,你真的不想我告诉你吗?可怜啊,那个男孩为了救你,他被毒尊伤得多重啊!我都看不下去了,你就那么狠心?”牵丝魉偷偷用一丝魂魄制造出男孩被毒尊毒打的幻象。

  幻象中,一个金眸男孩被吊在木架上,被毒尊一鞭一鞭打着,皮开肉绽,体无完肤,血染红了整个木架。

  流萤自责不已,“如果不是我,他就不会受伤的,都是我的错,都怪我!”

  千景见状,大喊:“别相信他,你看到的只是幻象!师妹,集中精力啊,我们就快要成功封印住牵丝魉了,不能半途而废啊!师妹,千万不要相信你所看到的一切,那都是牵丝魉为了迷惑你制造出来的幻象!”

  但是流萤此时什么也听不见了,完全受了牵丝魉的蛊惑,握住雨霖铃的手逐渐放开。

  牵丝魉嘴角露出讥笑,果然,每个人都有弱点。

  突然,流萤的眼眸变成暗紫色,一掌将牵丝魉排到墙上,确实是抠都抠不下来。

  “牵丝魉,你活腻歪了?连吾主也敢伤!”语气之中满是冷漠,毫无生气,令人闻之胆寒。

  牵丝魉好不容易从墙中挣脱出来,却看见流萤暗紫色的瞳仁,打了个冷战,她通身的气场十分强大,那种强烈的压迫感似是与生俱来, 牵丝魉与千景忍不住欲要跪下。

  千景面上冒出冷汗,以自身灵力抵抗着,面上却还是噙着一抹笑容,他的骄傲绝不容许他向人下跪,便是拼尽全力与那莫名的压迫感抵抗。

  而他并不知此时的流萤并非流萤,而是魇魔。

  魇魔念在千景是流萤的师兄,并不太过为难他,瞥了他一眼,讥讽道:“你太弱,不配做主人的师兄!”

  主人?千景愣住了,师妹竟有如此强劲的下属,可这人的身份究竟是什么?她又为何与师妹一体?

  对待牵丝魉,魇魔就未手下留情了,一股冷沉的魔息自其头顶压下,重击下来,使他腿骨弯曲,直接跪下。

  牵丝魉面上显出一丝慌乱,他很快明白,那力量绝不是它区区千年修为可以匹敌的。

  “你怎么可能打败我?”牵丝魉还是不甘心,为什么一个看起来少不更事的少女也能将它打败?自己苦苦修炼千年,吸食了不知多少人的魂魄,犯下无数杀孽,他本以为自己已是天下无敌了,可今日竟连一女子都打不过,他怎肯相信?

  魇魔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区区千年修为就敢认为自己天下无敌?人界有一句古话: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未免太过自大了!”

  掌中凝起一团暗紫色的光球,向牵丝魉打去,桃花扇飞至半空中,散发出妃色的光芒,与魇魔通体暗紫色的魔息交相辉映。

  牵丝魉呕出一口绀色的血,魂魄渐渐被抽离,聚于桃花扇中。

  它眸中满是诧异,“你究竟是谁?为何会有如此强大的魔息?”他敢确信自己的判断,那股力量不是灵力,而是——魔息!而如此强大的魔息他这千年都未曾遇见过,这魔息强大得着实可怕!

  “无知小儿,连本座都认不出,你也好意思修邪?”魇魔根本不欲与它再多废话一句,如此愚蠢的问题它也敢问,忽然想起皓月的话,这牵丝魉果然是弱智!

  修邪?千景愣住,她也是修邪的?她自称本座,定是来头不小,她究竟是谁?

  听到她的话,牵丝魉思索片刻,魔息强大,还能附身,暗紫色瞳眸!想到这儿,它的骤然瞳孔放大, “你是魇魔!”语气中毫无试探,而是确信。

  见她没有否认,牵丝魉暗自后悔,自己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附在这人身上啊!不过是为了那一丝帝王之气,那知却惹祸上身。

  “封印牵丝魉的法诀不用本座教你吧?”魇魔看见千景愣神,皱紧眉头。

  千景这才回过神来,立即念动法诀。

  “啊!”牵丝魉痛呼一声后,天地间骤然安静下来,邪气瞬间散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柠尔浣心无痕说:

宝宝最近很忙,所以二更有些困难,希望大大们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