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南华皇身份现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舜煜瞥了一眼,看到雨霖铃,微乎其微地颤了一下身子,似是害怕,离流萤远了些。

  当然,只是怔了一下,流萤便将视线转向舜煜,怒吼:“牵丝魉!赶快从舜煜体内滚出来!否则我定要教你魂飞魄散!”

  “魂飞魄散?哈哈哈哈,”牵丝魉念着这四字狂笑起来,“你说要我魂飞魄散?可笑,你若是让我魂飞魄散了,这凡人也会没命的,你试试看!”

  牵丝魉肆无忌惮地继续剜心,不久,便血流成河。

  突然,他看向皇后。

  “你诬陷我母妃,害她被剜去双目,割去舌头,最后活剐,那我就先收拾你吧!”牵丝魉将手直接伸向皇后心口,皇后很是坦然,似乎早有预料自己会死于舜煜之手。

  因着她的这份坦然,牵丝魉笑了笑,“我今日大发慈悲给你一个说遗言的机会,有什么就快说吧!”

  “舜彦,你知道其实我有多恨你母后吗?”太子怔住了,恨?姨娘怎会恨母后?

  皇后凄凉一笑,“我与你母亲本是一母同胞,可为什么,为什么我只能是她的替身?她温柔可人,才貌双全,可我又哪一点输与她了?可是所有人都只看得到她的好。父亲如此,母亲如此,连……”

  她指向皇帝,“连你也是如此,你爱的只是这皮相,”皇后抚上脸颊,“只是这皮相。你每夜如梦之时喊的是柔儿,但我知道,你心心念念的人不是我湘柔,而是琴柔。你恋这皇权,宠的是琴柔的孩子,那我偏偏就要让你最宠爱的儿子去夺了你的皇权,我要让你的子女自相残杀。”

  此时舜煜急迫地相要知道些什么, 他的意识太过强烈, 牵丝魉有些控制不住。

  舜煜虽是有些怜悯皇后,却无法忘怀杀母之仇,“那你又为何杀我母妃?”语气中满是怨恨,既然是千家两姐妹之争为何又要牵扯到母妃?他真的不明白。

  “因为,她亲眼看见我在琴柔安胎药中放下催生药,可惜,她把我错当成琴柔。她以为琴柔是为了让她的儿子成为太子便喝下催生药,因此恨了琴柔半生。哈哈哈哈,真是可笑,什么姐妹情深全都因为皇位之争消逝了。”湘柔有些讥讽。

  舜煜怒吼,“你胡说,母妃,母妃只是见不得他人欺骗,根本就不是为权。”

  “什么?不是为权?”湘柔踉跄了一步,“我竟误会了她,是的呀,她是最容不得欺骗的。我,我……”湘柔泣不成声。

  牵丝魉取出她的心,速度之快,流萤还未察觉。

  众人心中生出恐惧,这恶魔已是杀人不眨眼了!

  他翻来覆去看了看,疑惑地问:“连亲姊妹都杀,如此狠心之人的心窍为何不是黑色的呢?”

  “姨娘!姨娘!”太子痛哭流涕,姨娘虽说是骗了他,但是姨娘在这十几年里就如同娘亲一般,他真的不希望姨娘死。

  牵丝魉将心窍扔在地上,又欲去剜皇帝的心窍。

     此时远处传来一道熟悉的声线,“集中精力用雨霖铃将他绑住!”

  这声音是老头的,听他的没错。流萤立即用雨霖铃绑住牵丝魉,众人松了口气,皇帝颤抖着,还没从刚刚的恐惧中清醒过来。

  牵丝魉大叫,似是在承受极大的痛苦,他越是挣扎雨霖铃却缠得越紧,五色铃铛不停响着,那声音清脆悦耳,但在牵丝魉耳中却并非如此。

  他紧紧捂住耳朵,吐出血来。

  “舜煜!舜煜!”执素担心舜煜的安危,忍不住大喊出声。

  “素儿,素儿,你快叫他们停手,我真的好痛苦啊!”喊声极为凄厉。

  酷匠l3网v●永¤V久o%免费EN看小$"说S

  执素更为担忧舜煜了,这喊声定是经历极大痛苦才会有的,“快停手啊!舜煜他很痛苦,快停手!”

  流萤愣了一会儿,若是这雨霖铃伤到了可能是南华皇的舜煜,我就回不去了,也无法将南华皇救活。

  正是她愣住的这一会儿,牵丝魉便逃脱了雨霖铃的桎梏。

  他迅速向流萤出手,将流萤打成重伤,动弹不得。

  “哈哈哈哈,看来你们都很担忧他的安危嘛!”牵丝魉飞至空中,嘴上挂起一丝讥笑。

  执素这才意识到刚刚自己是被牵丝魉骗了,悔恨交加,更多的是愤怒,“牵丝魉,你骗我!”

  “是你自己蠢,怪不得他人。看来果然每个人都有弱点,这就好玩了。”牵丝魉眼中尽是玩味。

  牵丝魉指向被自己吓得不轻的皇帝,“你的弱点是皇权,是千琴柔,还有太子!”

  又指向太子,“你的弱点是皇位,你想取代皇帝。对了,你的弱点还有这个女人。”

  牵丝魉指向执素,“好玩儿,真好玩!你们的弱点似乎都不把你们放在心上啊!这个女人是太子的弱点,而她的弱点是我附身的这人,可惜啊,太子殿下,她没有把你放在心上啊!”

  太子目中满是血丝,怒吼,“我那么爱你,你却从未将我放在心上?你是在嘲笑我的愚蠢吗?哈哈哈哈!”太子笑得癫狂。

  “你说你喜欢玉玦,我便将这世上独一无二的血吟玦找来送与你,”听到这,流萤愣了愣,血吟玦?难道就是溟熙栖身的那块玉玦?那块玉玦是太子送的?难道太子就是后来的南华皇?“我对你从来都是有求必应,你竟从未将我放在心上,哈哈哈哈!”太子那笑似是自嘲,又似是怨恨。

  执素不知该如何回应太子的话,因为那确实是事实,心中涌起愧疚,“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你对不起我什么?你说啊!”太子的声线变得阴凉。

  此时牵丝魉突然向太子打去一掌,皇帝立即挡在太子身前,喷出血来,“我欠你们母子的就由我来还,放过他好吗?就当我求你。”

  太子被吓得一动不动。

  不称朕而称我,足以见得他是真心悔过,牵丝魉叹了一句,“早知今日,你又何必当初呢?”

  看到皇帝眼中的讥诮,牵丝魉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看向太子, 太子被吓得一动不动,“若是太子哥哥你愿意弃了皇位,我便放过你吧!”

  太子看见皇帝唇语: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点点头,“好,我答应。”

  太子转身离去,父皇,我会记得你的话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皇甫舜煜,汐栎执素,你们欠我的,终有一日,我会讨回来。

  太子退出皇权之争,如此看来,南华皇便是舜煜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