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空的恐惧感并未令执素退缩,她知道,她的煜哥哥还在等着她。

  此时周遭的一切又骤然变化,但依旧是树林,但身边的执素却已是成年。

  流萤觉得很是奇怪,这时空竟毫无章法。或许南华皇的记忆是错乱的,也有可能是他的记忆是残缺不全的!这倒很是奇怪。

  ……

  舜煜站在屋檐上,一身华服变为墨色,手毫无血色,惨白如尸体一般,墨色的华服溅上了星星点点的血迹。

  眸子变为赤色,身边黑气缭绕,墨发披散开来,似是地狱之中的恶魔,飞身而下,形如鬼魅,无人看清他的身影。

  他一手抓住赵公公的脖颈,另一手指向惊恐万状的众人,“你们活剐我母,欺我,辱我,今日我便要向你们一一讨还!哈哈哈!”

  赵公公被吓得瑟瑟发抖,他不知道怎样才能躲开这恶魔,听到此言,立即开口,“二皇子,奴婢是逼的,奴婢……”

  还没说完,眼睛瞪大,倒在地上,胸前晕开一滩血渍,似是少了些什么。

  众人已是开始尖叫,只见舜煜手中有一颗正在跳动的心脏,依稀可见那血管中流动着的鲜血,令人心惊。

  “皇甫舜煜,你这个逆子,如此作为,难道是要弑父?”皇帝怒吼。

  舜煜这孩子他还是记得的,那个会跟在他身后父皇父皇叫着的孩子,那个在夏日为他擦汗的孩子,那个被弟兄殴打却一声不吭的倔强孩子,那个连一只蚂蚁都不忍踩死的孩子,那个……如今这是怎么了?怎的如此残忍?竟能活活将人的心窍剜出!

  “逆子?”舜煜仰天大笑,扔掉赵公公的心,瞬间移动到皇帝身前,紧紧掐住皇帝的脖颈,“你何时将我当做你儿子了?逆子?笑话!”

  此时流萤已将执素带到,执素看见这一幕,抓住舜煜的手,想要掰开他紧扣皇帝脖颈的手,却是怎么也掰不开,反而用另一只手向执素打去。

  执素抓住他的手,拿出手绢,轻柔地为他拭去手上的血迹,舜煜渐渐松开皇帝的脖颈,皇帝顺势赶紧离开。

  见舜煜眸中渐渐有了神采,执素面上一喜,“舜煜,你说过,血很脏,很恶心。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不要再杀人了好吗?”

  “素儿,不要靠近那个恶魔,他现在已经疯了,快过来,太子哥哥保护你。”太子看到执素的举止心惊胆战,他怕自己心爱之人死在这个恶魔手下,他是真的喜欢执素。

  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

  对于舜彦派人囚禁并毒打舜煜之事,执素还是心有余悸,对太子的语气也变得恶劣,“恶魔?他若是恶魔,我便随他一起堕入魔界,无需太子殿下担忧。”

  太子眸中闪过一丝狠色,温和的语气不复存在,声线变得阴寒,“素儿,你若是后悔了,现下回来,本宫便不怪你,依旧许你太子妃之位!可若是你扔执迷不悟,本宫便将你连同那孽种一同消灭。”

  听到孽种二字,舜煜一掌将执素打开,执素撞到墙壁上,吐出一口血,流萤赶紧飞去。

  “执素,执素,你怎么样了?”流萤有些着急,若是她死了,让舜煜恢复意识就毫无机会了,而且舜煜极有可能就是南华皇啊!

  若是南华皇死了,她便愧对父王,便愧对自己这么久的努力,而且她也回不去了。

  综上所述,舜煜不能死!所以,执素更不能死!

  xc酷☆《匠/网H唯w一正版Jk,其他都)`是1i盗‘版|

  “我……我没事,袖……袖子……里有药。”执素虚弱得说不出话来。

  流萤翻了翻她的衣袖,从中找出十多个瓶子,“究竟应该选哪一个?”

  “红……红色的。”执素咳了咳。

  流萤赶紧找出了红色的瓶子,拿出一颗药丸,喂到执素嘴中。

  执素的面色红润了些。

  ……

  “南华皇被牵丝魉附身?这是怎么回事?”医圣的眉头皱成川字,大声训斥:“小童,这牵丝魉现身之事你为何未向我禀报?”

  小童想了想,暗怪师尊记性不好,语气仍是恭恭敬敬,“师尊,当年此事是银狼向您禀报的,也是由您亲自解决的,难道您不记得了?”

  医圣思索片刻,脑中确无记忆,便唤道:“银狼!”

  一头银色狼王跑来,垂下头,似是一种礼仪。

  “嗷呜嗷呜……”族长,你找我有事?

  医圣猛的一拍银狼的头,银狼被拍得有些疼,用爪子捂住头。

  医圣怒吼:“牵丝魉是怎么回事?为何我毫无印象?说,是不是在捣乱?”

  “嗷呜嗷呜……”我什么都没做,是你记性差,怪我咯?

  “我记性差?我记性差吗?瞎扯淡!”医圣使劲一拍银狼的脑门。

  “嗷呜嗷呜……”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我真的什么都没干啊!

  “真的?”医圣有些疑惑,这家伙,调皮的紧,它说它什么也没干,这也太不可信了。

  银狼点点头,我真的比窦娥还冤啊!我真的什么都没干,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啊!

  ……

  另一边,执素不顾肉体的疼痛走向舜煜。

  “煜哥哥,别再错下去了,不要让自己后悔!”执素大喊。

  舜煜似是没有听到,径直向太子走去,向他狠狠拍了一掌,“孽种?”舜煜狂笑不止,“孽种?我是孽种,你又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用催生药才早生几天的东西,太子之位本该是我的,你凭什么?凭什么夺了我的位置?你才是孽种,你不该活在这世上,你不该!太子之位是我的,太子之位是我的!”

  “他好像被牵丝魉控制了,这并不是他的想法,他,他从未想过夺位,他真的没有。你可以帮帮他吗?求你!我知道你还在我身边,你帮帮他好吗?”执素不知道流萤在何处,但她相信流萤一定还在,她并不知道流萤是否会出手相救,但是她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可能能解救舜煜的机会。

  流萤有些讶异执素竟能知道自己还在此处,可是她有些为难,她是真的不知道如何解救舜煜,“对不起,我不知道如何救他,但是我可以暂时牵制住他。”

  立即召出雨霖铃,耀眼的紫光令众人眯了一下眼,流萤突然现身,竟是成年时的模样,流萤怔了一会儿。

  众人也是因流萤的天人之姿怔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柠尔浣心无痕说:

不好意思,各位大大,宝宝今天住院,所以只更了2000字,请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