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圣读到南华皇内心所想,有些慌张,“遭了,他的生存意识越发薄弱了,流萤恐怕有危险。”

  “老头,还有缠梦吗?我去救大姨妈。”落凡和洛笙异口同声。

  医圣立即答道:“不行!”

  “为什么?”两人又是异口同声。

  暮卿轻泯一口茶,随即缓缓开口,“时空之轮容不下同一时刻之人,南华皇梦魇中的时刻我们已在修炼,若是前去,必会使时空之轮损坏,导致时空错乱。况且,大姨妈体内还有魇魔,用不着我们担忧。”

  落凡和洛笙听了舒了口气,却又听得那清冷的声线响起,“若是真的想帮助她,便去修炼。”

  医圣有些诧异。

  “嗯。”落凡和洛笙点点头,修习好了法术,日后就能保护大姨妈了。

  两人准备去修炼之时,还是忍不住驻足回头看了一眼南华皇,大姨妈,会活着回来吗?

  暮卿向他们点点头示意他们放心,两人方才离去。

  大姨妈,一定会没事的!

  待到再看不见两人身影,医圣靠近暮卿,“你刚刚……”

  话没说完,便被暮卿打断,“他们太吵。”暮卿起身离去。

  医圣笑了笑,“你就是嘴硬,明明就是故意引他们去修炼,还非为自己找借口。”

  ……

  流萤想起自己曾在老头的一本书上无意中看到过这种状况:毫无意识,被心里不知名的声音操纵,形同傀儡,双眼无神,这好像是——牵丝魉。

  牵丝,即是牵线木偶之意,这种怪物的习性便是如此,喜欢附于伤心失意或是恨意冲天的人体内。流萤想到这,扶额,貌似南华皇两者都是。

  牵丝魉以人的恨意或是伤感为丝,操控人的灵魂,将其情绪发挥到极致,以致令人悲痛欲绝,生不如死,而后牵丝魉侵入人的灵魂,将灵魂吞噬,以其肉身作恶。

  被牵丝魉吞噬的灵魂将永世无法投胎,只能成为牵丝魉的傀儡。

  而消除牵丝魉的方法至今仍无记载。

  这该如何是好?

  执素将舜煜带离皇宫,在一片树林停下,将舜煜放在树下,把手放在舜煜心口,她的身子颤了颤,“牵丝魉!”

  流萤感到诧异,她竟也会知道牵丝魉!

  她闭眸,嘴中念念有词,不知在说着什么。

  不久一只银狼奔了过来,一双银色的眼眸宛若夜空明月,皮毛全是银色,银狼用头蹭了蹭她。

  执素摸了摸它的头,“皓月,别闹,帮我一个忙好吗?”

  “嗷呜嗷呜嗷呜嗷呜……”你来这儿这么久都不找我,现在有事找我帮忙了就找我了,哼!不理你了!

  酷√T匠◎网@唯\一》正{版:,`H其jM他l都/是盗版《☆

  皓月有些不高兴,偏过头去不看执素。

  流萤被惊住了,这银狼的话她竟能听懂。

  “皓月,对不起,我来南华这么久才找你,你别不高兴了,我知道错了。”执素讨好地说。

  “嗷呜嗷呜……”暂时原谅你吧!

  皓月转过头来,点点头。

  执素知道皓月这是答应帮自己了,喜上眉梢,“你帮我找隐族族长来好吗?”

  流萤愣住了,隐族?难道是汐栎隐族?

  “嗷呜嗷呜……”找他干什么?

  看着舜煜越发惨白的脸,执素着急起来,“舜煜他被牵丝魉附身,快去!”

  “嗷呜嗷呜……”这人大概傻得跟猪差不多,连牵丝魉那弱智也能附在他身上。

  “……”执素无语,她隐隐觉得皓月说得好像有点道理,一个被打得皮开肉绽仍是连一声都不喊叫的人真的很傻

  流萤汗颜,南华皇居然被一头狼鄙视,不知道他怎么想,反正我就觉得它真是——说的太对了!

  此时,脸色惨白的舜煜伸手向执素打去,那双手上竟生出了乌色的修长指甲。

  执素不察,皓月连忙将她扑倒,才使她免遭于难。

  看着舜煜乌色的指甲,执素有些担忧,若是他真的被牵丝魉操控做了恶事,他定会后悔吧!那个单纯善良的男孩从不希望自己手中染上血,他说,血很恶心,很可怕。

  执素暗自做下决定:若是你想报仇,我便为你手染鲜血吧!这俗世的恩恩怨怨不该污了你。

  “皓月,你快去,这里我来应付,否则就来不及了。”执素将皓月一把推开。

  皓月转身看了执素一眼,便听得执素大喊:“皓月,走啊!不要管我!”

  它不希望执素受伤,赶紧跑去找族长,边跑边嗷叫:“嗷呜嗷呜……”你给老子把命保住,否则老子用你的尸体做人肉包子!

  这世界太玄妙了,连动物也喜欢说老子了,还要做什么人肉包子……狼不是直接生吃的吗?银狼你这么文雅,你爸妈造吗?

  流萤本想跟去看看隐族,但是又怕南华皇受伤,自己便回不去了,便决定留下保护他。暗自吐槽,这南华皇的童年也太复杂,太悲催了吧!被哥哥欺骗,被母妃虐打,母妃被剜目割舌活剐,不被父皇重视,甚至连母妃被活剐的命令也是父皇亲自下达。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又被……那传说中很弱智的牵丝魉附身。

  这经历,简直是不要太复杂!

  舜煜又向执素出手,执素哭着问道:“煜哥哥,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素儿啊!”

  舜煜的动作顿了一下,皱了皱眉头,似是在隐忍着什么,最终又挥手。

  “煜哥哥,你说过,长大以后要娶我的,你不记得了吗?”执素竭力想唤起舜煜的记忆,舜煜终于停了手,乌色的指甲缩了回去。

  执素笑了笑,“煜哥哥,你还是认得素儿的,对吗?”

  舜煜点点头,抚摸着执素的脸颊,忽然望向皇宫,乌色指甲又长了出来,一把推开执素,向皇宫奔去。

  “煜哥哥,煜哥哥!”执素起身,本想追去,却发现脚扭了,懊恼无比。

  流萤靠近她,“执素,执素!”

  “你,你是谁?是人是鬼?快现身!”执素看不见流萤,有些害怕。

  流萤连忙安抚她:“别怕,我是人,你看不见我的原因,我……唉,我和你解释不清楚。现在救人要紧,我带你去皇宫。”

  “可是你怎么带我去呢?”执素有些好奇。

  “闭上眼睛。”

  执素乖乖闭上眼,流萤搂着执素飞向皇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柠尔浣心无痕说:

生病还不忘更新,赞一个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