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萤,我这儿有一味药叫缠梦,你可服下此药,进入南华皇梦中,将他带出来。切记,若是他没有了生存意识,立即唤出雨霖铃,它会将你带出来的。” 说完,医圣便从笔筒中拿出一只狼毫,将之折断,从中空处取出一颗皎白的药丸,递给流萤。

  流萤立即服下,一瞬间便失了踪影。

  她来到了南华皇宫,一个宫门敞开着,流萤便走了进去,发现有人,流萤有些担心自己会暴露,然而房内的人似乎并没有看见她,流萤便也就放心了。

  “太子哥哥,你在干什么呀?”一个粉妆玉砌的男孩跪坐在书案前,专心致志地看着对面头戴玉冠,身穿蟒袍的男孩。

  “舜煜,我在学习治国之道,长大后,我一定要成为像父皇那样仁德的君主。到那时,我便要让所有百姓过上丰衣足食的日子。”蟒袍男孩满是憧憬地说道。蟒袍男孩自称“我”,而不称“本宫”,可见两人感情之好。

  “煜儿不明白太子哥哥的话。”舜煜歪着脑袋。

  太子温和地笑了笑,“煜儿以后便明白了。”

  ……

  流萤此时并不知究竟哪一个才是南华皇,便聚精会神注视着这两个孩子。

  夜已经深了,太子还在读书,而舜煜已经入睡。

  侍女上前,想将舜煜抱走,太子挥手令她退下,起身将舜煜抱到自己床上,为他脱掉鞋袜和外袍。

  流萤以为这两兄弟感情如此之好定是是一母同胞,然而很快她便明白并非如此。

  一美艳妇人推门进来,本欲欠身行礼,太子温和说道:“淑妃不必多礼。”

  淑妃笑了笑,“谢过太子殿下。不知,煜儿他……”

  “舜煜已经睡下了,在本宫床上。”太子头也不抬地说道。

  淑妃抱起舜煜,“煜儿性子顽劣,叨扰太子殿下了。”

  “淑妃娘娘多虑,舜煜天真无邪,何来叨扰之说?”太子皱了皱眉头,似是不喜淑妃。

  W看ql正版章/J节上3酷匠网1

  流萤有些疑惑,这太子既然那么疼爱舜煜,为何对舜煜之母如此呢?

  淑妃知道自己碰了钉子,有些尴尬,“夜已深了,本宫便先回去了,请太子殿下见谅。”

  太子点了下头,待到淑妃退下后,从书中翻出一张画像,画中之人乃是一个翩翩起舞的女孩,神形具备,看得出来一笔一画皆是作画者用心绘出。

  太子抚着画中人的脸颊,目中泛起柔色,“执素,为何不论我如何努力都无法绘出你的十之二三?”

  ……

  流萤算是明白了,这太子是暗恋别人,可是这执素似乎与皇后很是相似,莫非这太子便是南华皇?

  可是,流萤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飞身跟上淑妃,她发现自己竟能直接穿过墙壁和门窗,勾唇一笑,那这件事就好办了。

  淑妃一进寝宫,便将舜煜扔在地上,幸亏地上用了鹅毛铺垫。

  流萤看着都有些心惊,这淑妃究竟是不是舜煜的亲生母亲啊?居然如此对待自己的孩子。

  舜煜被身上的疼痛感唤醒,睁眼看见自己的母亲,竟然瑟瑟发抖。

  流萤疑惑不解,但是看见后面发生的一切,她便明白了舜煜发抖的缘故。

  淑妃拿出一根满是倒刺的鞭子毫不留情地挥向舜煜,孩童的皮肤毕竟稚嫩,才三鞭,舜煜背上便已血肉模糊。

  鞭子一挥,倒刺便将肉沫带出,三鞭之后,鞭子上便满是血滴和肉沫,流萤看着都为舜煜心疼,舜煜偏是一声都未叫出来。

  好歹是自己的儿子,淑妃收起鞭子,“打在儿身,痛在娘心。但是煜儿你知道为何娘要打你吗?”

  “煜儿……煜儿不知。”舜煜气息微弱。

  “因为,你本该是太子的。当年,皇上说,若是谁先为他生个龙子,谁便是皇后。可是琴柔那个贱人,为了她的儿子能登上太子之位,偏是吃了催生药,不过,她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哈哈哈哈,”淑妃笑得有些疯魔,“她死了。可是,她仍旧是皇后,她的儿子仍旧是太子。凭什么?凭什么?”

  淑妃将房里的东西乱砸一通,最终直接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舜煜忍着疼痛,爬了过去,为她揩干泪水。

  淑妃紧紧抱住舜煜,显得极为脆弱,“煜儿,你一定要登上太子之位,一定!”

  舜煜哭着问:“为什么我一定要当太子啊?煜儿不想当太子,煜儿不想。”

  淑妃立即面色一变,怒极,向舜煜狠狠扇了一巴掌,“不想当?由不得你当不当!”

  一甩云袖,怀怒离去。

  流萤暗骂着淑妃的心狠,见舜煜的伤口已是血如涌柱,有些懊恼自己没有带药。

  “煜哥哥,煜哥哥,素儿来了。”窗边有人低语。

  只见一个女孩从窗户跳了进来,流萤仔细一看,觉得她有些面熟,想了想才想起,太子那副画上画的便是这女孩,她似乎叫——执素。

  执素看见舜煜的伤痕,泣不成声,抱住他,“煜哥哥,你,你……”

  舜煜摸了摸她的头,“傻丫头,哭什么呀?煜哥哥还没死呢?”笑了笑,却是扯动了伤口,脸皱了皱。

  女孩见状,立即拿出一瓶药膏为舜煜涂上。

  “你这药,该不会又是偷的吧?”舜煜打趣道。

  女孩一言不发,抹药的手顿了顿。

  舜煜尴尬地摸摸鼻子,试探地问:“不会被我说中了吧?”

  女孩有些憋屈地点点头,“族里的那些老头不知配的什么药,好几百种呢?我怎么也记不下来,每种药的剂量也一点都不一样,所以就只有偷咯!”

  舜煜带着些宠溺地笑笑,女孩一掌拍向他的头,“你还笑!要不是担心你哪天被打死了,我才不会去偷药呢!”

  “嗯,知道了,素儿对我最好了。”舜煜点点头。

  执素笑了笑,“知道就好!”

  抹完药膏,执素默默抽噎。

  “素儿,你怎么了?”舜煜看着她哭,心似是被针扎似的疼。

  “煜哥哥,你疼吗?”执素的手有些颤抖,缓缓抚上舜煜的脊背。

  “……”除了太子哥哥,从未有人如此关心自己,连父皇和母妃也没有。舜煜的心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一片柔软。

  舜煜笑了笑,抚摸着执素的脸庞,“素儿,我长大后定要娶你,你愿意吗?”

  执素脸上泛起红霞,“我……我。”

  见执素迟迟不作答,舜煜有些失落,“我知道了,我既不如其他皇子受宠,又不如太子哥哥聪慧,你定是不愿意的吧?对不起,是我孟浪了。”

  “我又没说不愿意。”

  “什么?执素,你,你能再说一遍吗?”舜煜激动得连话都说不清。

  执素羞涩开口:“我说我愿意。”

  流萤突然闻到有血腥味,出门一看,原来是太子在门外偷窥。

  许是因为看见了里面的一幕,他的指甲嵌入掌心,划出一道血痕。

  看来,这太子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善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柠尔浣心无痕说:

大大们,真的不好意思,昨天手机坏了,充电器也坏了(运气好到爆!),前天又要去参加毕业班的散伙饭,所以没有更新,请大大们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