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萤回滕云峰时,察觉到一股血腥味,虽然很淡,但是以她作为一个杀手的警觉度还是能嗅到。顺着血腥味,流萤的视线转向草丛。

  “什么人?出来!”流萤向草丛中掷了一根银针,没有听见刺入骨肉的声响,对方是个高手。

  正要走进草丛探寻之时,对方便已现身。

  流萤看见来人,眼眶有些湿润,“父王!”

  那人也惊了一下,“你是?”

  “父王,我是流萤啊!”流萤终是忍不住心中的激动,冲上前去。

  逸王借着月色看清了那颗朱砂痣,认定眼前孩童便是自己寻找了六年的女儿。

  六年了,她都这般大了,可我却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愧疚浮上心头。

  可是愧疚很快便被亲人重逢的喜悦掩盖,他抱起了流萤,也是激动得泛起泪花,轻拍流萤的背,温和道:“小萤,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流萤闻见逸王身上有一股铁锈味,便着急地问道:“父王,您受伤了?”

  虽是问句,语气中却是肯定。

  “不碍事。对了,小萤,你皇伯伯中了毒,我得赶紧去找医圣。”逸王有些焦急,已经上山六个时辰了,却怎么也无法寻到上山的路,总是被山上的红花倒水莲困住,这该如何是好啊?

  流萤看出逸王的焦急,便开口,“父王,我可以带您上山去寻医圣。”

  k看(◇正Y.版Wu章t节R上e…酷匠Bo网¤?

  “真的?”毕竟流萤只是个六岁的孩子,所以她说能带逸王上山找医圣,逸王是有些难以置信的,他都被那一山的红花倒水莲困住,流萤一女孩子怎会知晓上山的路?

  听出逸王语气中的疑虑,流萤解释道:“我现下是医圣的徒弟,上山的路自是清楚 。我先看看皇伯伯的毒。”

  流萤袖中飞出一根丝线,细而韧,通体散发着银光,那丝线一飞出便直接缠上南华皇的脉搏。

  逸王一眼便认出那根丝线是天蚕丝,有些诧异,天蚕丝一年才缫丝百根,小萤竟会有此宝物。

  手指拈住丝线一端,闭眸似是在思考,随即皱紧眉头,“牵机毒!”

  查出南华皇所中之毒流萤立即施针,为南华皇稳住心脉。

  “牵机毒?”逸王有些不相信,义兄中的竟然是千机毒!他没料到皇甫舜彦竟如此狠心,义兄好歹也是他的皇弟,他竟能下此狠手,难道权势就那么重要?重要得连兄弟之情也可以不顾?

  “是,牵机毒中毒后会出现颈项僵硬,瞳孔放大,呼吸急促等症状,甚至抽搐,如不及时抢救,可因呼吸系统麻痹而导致死亡。”牵机毒在历史上毒死了南唐李后主李煜,所以流萤甚为清楚,可这牵机毒本是皇帝赐死臣子和妃嫔所用,南华皇怎会中此毒?流萤有些疑惑不解。

  忽然,流萤想起牵机毒的功效,问道:“南华皇此前可是有过风湿顽痹、麻木瘫痪、跌打损伤或是痈疽肿痛的病症?”

  逸王想了片刻,“义兄此前在狩猎之时马突然受惊,义兄从马背上摔下,确实跌得不轻,这有什么问题吗?”

  流萤勾起唇角,“那就对了,这牵机毒实际上就是牵机子这味药,有通络止痛、散结消肿之功效。许是有人为害皇伯伯故意加大了剂量,恐怕,连皇伯伯摔伤也是他们提前预谋好的。”

  逸王越想越觉得恐怖,这皇甫舜彦的心机真是深重。

  “父王,先将皇伯伯带上山,让老……我师傅医圣来为皇伯伯解毒。”流萤取出银针。

  “那便好,走吧!” 逸王面上一喜,义兄,终于有救了。

  流萤走在前方,逸王背着南华皇紧随其后。

  上山路上已未见灊樂弟子,流萤便猜到,许是洛笙真的很想参加比试,便和老头商量了此事吧!

  想起洛笙,流萤心头一暖,这家伙虽说是光长个不长心,但是人很善良,就像是夜空中最亮的星,是那黑暗中少有的纯洁。

  逸王觉得很是神奇,一路的红花倒水莲竟如同活物一般,自动退至两边,为他们让开了一条道。

  走至峰顶,便见一宫,牌匾上书:回春宫。

  察觉不远处有两个人奔了过来,逸王的脚步顿了一下,便听到一声大吼:“大姨妈!”

  “小萤,怎么了?”逸王觉得有些不对劲,这里就我,义兄和小萤,我和义兄两个大男人,不至于会有人叫我们大姨妈。而流萤年龄尚小,也不可能会是谁的大姨妈。到底那两个人是在喊谁呢?

  流萤回过头看了他们一眼,叹了口气,怎么走哪儿都能遇见他们啊?冲他们眨眨眼,示意自己有事要办,转过头对逸王道:“父王,没什么,救人要紧!”

  逸王点点头,流萤推开宫门,便见医圣正在吃糖葫芦。

  医圣见他们进来连忙用袖子掩住糖葫芦,颇有一副誓死守护糖葫芦之势 ,然后他们就在风中凌乱了。

  “哼!哼哼哼!”落凡和洛笙一进门便冷哼几声,大姨妈居然连招呼都不和我们打,亏得我们那么激动,那么兴奋地和她问好呢!哼!再也不能和你愉快地么么哒了,哼!

  这几声冷哼却是让流萤想起了正事,但流萤没有理会他们,便直奔主题,“老头,南华皇中了牵机毒,我已为他稳住心脉。”

  虽是没有说明要医圣为南华皇解毒,但医圣却是已经明白流萤的意思是这毒他非解不可,叹了口气,老子这是收的什么徒弟啊?比老子还大爷!

  医圣吐槽完后,立即用药疏通南华皇的经脉。

  作为与鹤顶红,钩吻齐名的毒药,牵机毒确实不怎么好解,这下,连流萤也不得不佩服医圣,才半炷香的时间不到他就已经将毒排完了。

  南华皇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但仍是有一丝病色。眉头紧皱,似是在抗争着什么。

  “毒是解好了,但是他似乎被梦魇困住了,所以我也不知他能否醒来。最重要的是,”流萤和逸王认为医圣说的最重要之事有关南华皇病情,所以聚精会神地听着,然而现实和想象的差距是很大的,“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我是不会负责的。如果人死了,挖个坑埋了就是,千万别说是我治的。”

  此时连准备和流萤冷战的洛笙二人也忍不住要破功,老头,什么时候这么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