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一叶花

   忘川河的对岸,溟熙看着孟婆汤苦涩地笑了笑,她知道,凌湮,也是不愿意忘记自己的。

  “湮,我从来没有和你喝过交杯酒,不知道今日你能否圆了我这个梦,好让我在轮回之路上没有遗憾。”溟熙又是一笑,那笑却是发自内心的。

  “好!”凌湮顿了片刻,应道。

  凌湮与溟熙一同拿起孟婆汤,两手交环,饮下孟婆汤。

  忽然,两人身子一闪,碗碎裂在地上。

  这一声响唤醒了两人的意识,“姑娘好,不知为何小生看姑娘有些熟悉?”凌湮拱手问道。

  溟熙有些烦躁,不知道我急着投胎吗?焦急之下,语气便不是太好,“黄泉路上,你攀什么关系啊?若是你真看我熟悉,那说不定我是你老娘。”

  “小生只是问问,姑娘何必如此泼辣?照着姑娘这脾气,说不定来生嫁不了人。”凌湮也有些气愤。

  流萤看着,嘴角有些抽搐,这两人真的是夫妻吗?这剑拔弩张之势倒像是仇敌。溟熙不是很温文尔雅吗?这泼妇行为是如何习来的?没想到孟婆汤不仅可以令人失去前世记忆,居然还可以改变人的性格,真是很牛逼哄哄啊!

  而溟熙回的话更是让流萤无语。

  “哼!那老娘下辈子就嫁给你了,”说完,还打量了凌湮几眼,“若是老娘不嫁给你,那只能说明你下辈子不是人!”说完,便潇洒堕入轮回道。

  独留凌湮和流萤一众人在风中凌乱。

  过了半晌,凌湮回过神来,“那小生就娶定你了!”

  ……

  看完这两人比较,比较逗逼的投胎,流萤悄悄拉过溟缘,附耳道:“溟神棍,你可不可以帮我开个外挂?”

  溟缘嘴角抽了抽,有你这么请人帮忙的吗?语气不怎么好也就罢了,居然又叫我“溟神棍”,但溟缘终究敌不过流萤祈求的眼神,只好屈服,“说吧!”

  “那个,能不能,能不能……”流萤有些扭捏,溟缘觉得一定没什么简单的事,果然,“能不能让我看看他们在哪儿投胎?”

  溟缘感到喉头腥甜又涌了上来,努力压住。

  ¤看@正@版;章节x"上V酷匠}M网0H

  相与流萤开个玩笑,便道:“天机不可泄露。”看见流萤情绪瞬间低落下来,方才开口,“我不能告诉你他们投胎何处,但我可以提示你一点,他们的名字约摸与前世大同小异。”

  “什么叫约摸?你说了与没说有什么两样?”流萤有些生气。

  溟缘笑而不答,一挥广袖,鬼舟便漂了过来。

  坐上鬼舟,流萤转过脸,刻意避开溟缘,所以没有看见溟缘不慎落出的染血的绢子。

  残夜替他捡起,问道:“为了你自己都不确定的爱,值得吗?”

  溟缘自是知晓残夜说的是次次为流萤触犯族规之事,心中有些苦涩,“我若是说,连我也不知呢?”

  ……

  回到人界,溟缘便和流萤分道扬镳了。

     ……

  溟缘喷出一口血,身体缓缓变得冰凉,失去了意识。

  这便是违背族规的代价,溟缘早已料到,只是没想到,这刑罚竟来得如此快。

  残夜怒吼道:“你要是敢死,我就杀了你妹妹的转世,杀了你所有族人,杀了流萤,杀了所有你在乎的人,让他们给你陪葬。所以,溟缘,你不能死。本君不允许你死。”眸子渐渐变为血红色。

  忽然想起,蛇族圣物一叶花有起死回生之效,向暗处开口,“无,传令回去,本君明日便回妖界。本君回去之时,必定要看见一叶花!”

  无知道,这命令定是以蛇族族人鲜血作为代价,一叶花乃是蛇族圣物,故而蛇族是不会心甘情愿交出的。所以此次只能与蛇族一战,夺来一叶花。

  “无领命。”说完便飞身而去,与夜色相契,很难察觉他的身影,来无影去无踪,正与他的名字相配——无。

  残夜眸中血红渐渐褪去,隐隐有些柔色,“溟缘,本君伴你不知有几千年了,我对你的心意你就真的不知?”

  ……

  妖界,羽族

  无召集全部族人,宣令:“妖君口谕:明日回归,定要见一叶花。”

  “无大人,可是一叶花是蛇族圣物,蛇族怎会拱手相让?”一小妖问道。

  无冷笑一声,“妖君之意,各位应当能揣度到,没有自知之明不愿相让,便出兵攻下蛇族,将一叶花夺来!”

  此话一出,众妖皆无异议,“是!”

  ……

  “杀啊!”

  “杀啊!”

  城门下是战火纷飞,击鼓声,叫喊声,厮杀声,马蹄声交错。

  城楼中一冷艳女子穿上戎装,“剪烟,你要记住,若是姐姐不在了,定要好好护住自己!”

  “姐姐,姐姐,剪烟不要走,剪烟要陪着姐姐。”剪烟抓住姐姐衣角,泪流满面,使得那张巴掌大的小脸更为楚楚动人,细看之下,她眉梢有一颗青色的痣。

  女子蹲下身,揩干剪烟脸上的泪珠,“剪烟,我蛇族就交给你了,记住姐姐的话,千万不要软弱!”

  “邀瓷,保护好她。若是剪烟有何大碍,你就自行了断吧!”说完,便割掉剪烟拽住的衣角,飞身离去。

  邀瓷现身,抱紧剪烟,不让她离去。剪烟终究力量太小,挣不开邀瓷的桎梏。

  最终她亲眼看见,姐姐死于羽族刀下,城破。

  血流成河,天下大雨,却怎么也冲刷不掉那浓重的血腥味。

  剪烟被邀瓷带到人界,一路上,不哭也不闹,只是呆呆地看向蛇族的方向。

  “这里,会相对安全一些。”邀瓷将剪烟放在山洞中的石头上,见剪烟眼中毫无神采,叹了口气,她这年龄不该经历这些的。

  邀瓷安慰道:“小主人,您不要太难过。邀瓷相信,小主人定能复兴我蛇族的。”

  “邀瓷姐姐,你说为什么姐姐不直接交出一叶花啊?”剪烟很是不解,若是交出一叶花,蛇族便不会被灭族,姐姐也不会死。一叶花,不过是个死物,为什么姐姐要执意护着呢?

  “族长说过,一叶花要用小主人的心头血才能起死回生,否则,就会适得其反。族长是为了保护小主人啊!再者说,他们来夺一叶花,一定是要帮谁起死回生,却不知,这一叶花反而会成为致命的毒药,这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一桩,不是吗?”

  剪烟悲凉一笑,“可是,我倒宁愿死的是我。那样,便不会有如此多的族人死去了。”

  邀瓷蹲下身子,“小主人,族长将蛇族交付与您是要让您终有一日能为她报仇,复兴我蛇族,而不是让小主人轻生的。”

  “我能做到吗?”剪烟抬眸,看向邀瓷。

  邀瓷点点头,“小主人不要妄自菲薄,您一定可以的!”

  “好,我一定会实现姐姐的遗愿!”剪烟眸中泛起冷光,那青痣妖艳无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