溟熙笑着说:“凌湮,来生我终于可以和你在一起了。终于可以和你一生一世相守相伴相爱了。”那眸子里隐隐泛着些晶莹,终于不再会有人将他们拆散了。

  凌湮摸了摸她的头,轻声许诺:“傻瓜,你忘了我说过的,一生一世太短,我要许你永生永世。”

  两人相拥,那画面竟是流萤却是有些迷茫,一生一世太短,许你永生永世,这大概就是情比金坚了吧!

  可生逢乱世,真的可以永生永世相守吗?也许我是不会等到这般承诺的。

  垂下头,一抹苦笑浮上嘴角,心中顿感刺痛,似乎我忘记了什么,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总是感觉记忆少了一部分,究竟是什么呢?

  想了许久,还是未想起记忆中缺失的那一部分,只记得有一个人会老是在她身后喊着“小萤萤”,那人的身影却是模糊不清的,怎么也忆不起,流萤皱了皱眉头。

  见流萤皱眉,溟缘便猜到她是在为自己缺失的记忆而懊恼,苦笑,我什么时候竟如此了解她了?

  “人的一生很短暂,有的时候一瞬便是永恒,会被人永远珍藏在心里。不要为自己失去的东西而执着,若是过分执着,便是对自己的苛求。人活一辈子,难道不是要追求快乐吗?”溟缘抚平她皱着的娥眉,动作轻得如同羽毛拂面。

  流萤将视线又转向忘川河的另一边,低声说道:“谢谢。”

  一股腥甜自溟缘喉头袭来,溟缘拿出绢子置于唇间,有什么温热的液体自嘴中喷出,一片殷红迅速染上白绢,溟缘连忙将绢子收起。

  若是让流萤看见,她,会内疚吧!我只愿她一生安乐。

  内疚,还是不要有的好。

  溟缘身子斜了斜,残夜不自觉捏紧了衣角,走向溟缘,扶住了他。

  怒骂道:“你就不知道爱惜一下自己的身体。”

  “我不想她失落。”

  “你是爱上她了吗?”残夜蹙紧眉头。

  溟缘顿了一下,复又开口:“只是闲来无事,玩玩罢了,怎会动了真情?”

  心下却是茫然,真的只是玩玩吗?

  记忆又回到从前……

  “夜,你看,那个女孩的魂魄很是奇怪呢!我竟看不出她的魂魄究竟归于何处。”溟缘指着一个女孩诧异道。

  残夜的目光也转了过去,细细看了看,“嗯。”

  溟缘翻了翻册子,“十八年后,魂归南华。倒是有趣!不如,再在此停留几年吧!”

  残夜知道他起了兴趣,知道自己抗议无效,便答应陪他在此停留,却未曾料想,这一停留,却是让身边人连心也失了。

  ……

  “弟弟,不能再乱跑了,我会担心的。”女孩很是小大人地教导着一个活泼可爱的男孩。

  “嗯嗯,姐姐,痕儿明白了。以后痕儿不会再乱跑让姐姐担心了。”男孩点点头,那男孩眉间与女孩一样都有一点朱砂痣。

  而此时,一处房屋燃起大火,女孩连忙拉着男孩跑向起火处。

  火燃得很大,似是夕阳一般染红了半边天,女孩捂住男孩的嘴,她知道,这火不是意外,是有人故意为之,也许仇家就在附近,若是他们现身,定会被赶尽杀绝。

  女孩眸中染上血色,似是与火光一色,从前单纯的她已在这火光中死去了,凤凰,自是要涅槃重生。爸爸妈妈,我会为你们报仇的!

  那眸中的坚毅惊住了溟缘,这孩子,承受的太多,也不知她能否承受得住,心不由得有些抽痛。

  ……

  那时溟缘便做下决定,如果报仇是你的愿望,那我便帮你完成吧!

  暗自改变她的命格,将她送到血影,成为金牌杀手之一。

  她很刻苦,为了替父母报仇,学习格斗,柔道,催眠……

  连我都为她心疼,任那白皙的手臂上不断添上疤痕,她从未流过一滴泪。

  涅槃的凤凰终要翔于九天,她终于报了仇。那匕首刺进敌人的胸膛,血使她激动,她流了泪。

  可惜,我错估了她。

  她并不是凤,只是夜间孤苦伶仃的流萤,终究做不到翔于九天。

  ◎“更.}新n6最快w上●m酷18匠网}=

  也许她状若坚韧的假面迷惑了我,她并不是表面上那么坚强,她很脆弱。

  她也会流泪,她也有牵挂。

  她喜欢紫色,喜欢研究科技,喜欢历史,最为挂念的是她的胞弟瑾痕,最好的闺蜜是蓝忆潸,最爱的人是兰瑾翔……

  不知什么时候我竟如此了解她的喜好了?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更为嫉妒那些被她挂念的人,因为我陪伴了她这么多年,竟未在她心中有一丝地位。

  本来银霄族人是不可以在异世现身的,可我却幼稚地为了占她心中一丝位置接近她。

  我不希望她受伤,所以便违背族规泄露天机,提醒她她将遇到的灾难。

  可这丫头却令人哭笑不得,我提醒她她却老是叫我溟神棍,不听劝告,执意去做危险的事。

  我放心不下,便次次相救,谁知这更让她断定我算命不准,非要叫我溟神棍。

  溟神棍也罢,溟缘也罢,只要她在心中为我留下立足之地便好。

  直到,她与兰瑾翔约定相守一生之时,我才发现我竟该死的嫉妒他。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我守了十年的丫头要披上嫁衣了,可,却不是为我而披。

  我想着,若是兰瑾翔死了,那该多好。

  终于,兰瑾翔因为癌症要死之时,我才发现自己并不高兴。

  因为,她,流泪了。

  我翻到了兰瑾翔的命格,他死后会投胎到赤璃,而流萤比他晚四年出生。

  那天,我竟是莫名的开心。

  只是,这丫头确实死得和她人一样——逗,果然是逗逼各有逗比的死法,但她死得也太逗了。

  误入精神病院,被人一巴掌打死了。

  当日我从撷月镜中看见她的死法时,第一次不顾形象拍桌狂笑。

  当她没有被送入冥界,没有喝下孟婆汤就投胎之时,我竟是庆幸的,因为她还记得我,这便好了……

  这还是玩玩吗?溟缘茫然了,许是自出生以来便未经情爱,所以我从来都不知道爱是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柠尔浣心无痕说:

原谅宝宝生病写文有些困难,所以先发了一个溟缘和女主在现代的番外,大大们请原谅。

不过,宝宝觉得这样写貌似毫无违和感,(别打!)请大大们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