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这个世界原来有很多老处长

    见流萤眸色恢复堇色,溟缘和残夜舒了口气,活了这么久,第一次如此狼狈,他们一点也不想再体验被虐成狗的感觉了,所以,以后他们应该善待流萤,免得魇魔一个不乐意就出来把他们狂虐一顿。

  “溟熙呢?她在哪儿?”语气满是焦急。

  流萤恢复意识后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溟熙,她真的不希望再也看不见溟熙,她已经将溟熙当成了自己的姐妹,她不希望溟熙出什么事。

  “她的魂魄还在修复,怕是要等上一个时辰。”溟缘脸色越发的苍白,语气却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此时一大群鬼魂向他们飘来,一道柔弱的声线响起,那鬼还特意指着流萤,“把那个矮个子给我抓起来。”

  鬼魂们听其命令围住流萤三人。

  那鬼一身素衣,手持招魂幡,容貌清秀,又能驱使众多鬼魂,流萤三人便认出来这鬼是白无常,嘴角抽了抽,作为收魂的白无常为何声音如同女子一般娇柔?还有,矮个子?你见过哪个六岁的孩子长得高吗?

  这一句“矮个子”已是令流萤愤怒不已,但 这毕竟是冥界,流萤不想惹麻烦,便想与他们讲道理。 “白无常,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人艰不拆’?”

  白无常摇摇头,“矮个子,你说说。”

  流萤深吸一口气,她怕自己真的忍不住去打白无常一顿,问问题就好好问嘛,为什么还要加上“矮个子”这三个字?

  “人艰不拆就是人生已经如此艰难,就不要拆穿别人。我知道我个头不高,可你也不能反复叫我……”

  话还未说完,便已被白无常打断,“人艰不拆?既然你知道这个道理,那你为什么弄死了鬼擎火呢?你说我容易吗?被阎王降职打理花草就已经够惨了,你还要弄死我辛辛苦苦打理的鬼擎火,你说我容易吗?随意践踏花草是不对的,一花一木都是有生命的,你怎么能伤害弱小的生命?你这不仅是破坏公物,还是妨碍公务。”

  白无常越说越生气,但流萤从头到尾就是一副懵懂的样子,他的意思是我弄死了彼岸花吗?环视一周,确实没有彼岸花,但是我什么时候弄死彼岸花了?流萤仔细回想,彼岸花,堕妄谷……想到堕妄谷就一阵头疼,揉了揉太阳穴,记忆到此处似乎就断片了。难道,我真的弄死了鬼擎火吗?

  此时本是很严肃的时刻,可偏偏白无常手下的鬼魂就不是什么正经鬼,确切的说,他们也许是——逗逼。

  只听得他们唱到:“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听到这,白无常满意地笑了笑,可下一秒,他笑不出来了——

      “不采白不采,嘿,不采白不采。”

  流萤三人嘴角抽了抽,这音调的准确度,这配合的协调度,一听便知是排练过的。由此可见,白无常的人缘,不,鬼缘真不怎么好。

  “你们……”白无常指向众鬼,气得手指发抖,而此时一身黑衣的黑无常出现了,白无常的怒火瞬间消失,脸上的神色也变得和气,“小黑,你回来了。”

  zH酷匠$f网fA唯一正,6版,其{他X都是Z盗}版{

  黑无常语气冰冷,脸上却有一丝柔色,点头打了一个字,“嗯。”

  听到这话,众鬼迅速离开,流萤突然想到了妻子和丈夫,再看了看黑无常和白无常,简直毫无违和感,很是般配,白无常是温柔贤惠的妻子,黑无常是冷酷俊美的丈夫。

  不自觉摸着下巴,露出了一抹猥琐的笑容。

  溟缘和残夜看见流萤这抹笑,又见她将目光放在白无常和黑无常身上,顿时明白了她所想的,忍不住佩服流萤超大的脑洞。

  白无常和黑无常也是被她的目光盯得后背发麻。

  “反正姐姐现在有空,就和你们探讨一下人生吧!”流萤坐在鬼舟上,翘着二郎腿,惬意无比。

  白无常和黑无常觉得她甚是有趣,便忍不住想逗弄她一番。

  白无常娇柔的声线响起,“人生?我在做人的时候都没想明白它是什么,你这个小丫头说要与我探讨人生?那你便说说人生是什么?”

  琉夏故作深沉,垂下羽睫思考了一会儿,开口道:“人参,是一味有名的中草药。”

  “呃……”白无常吃瘪,人生和人参谐音,但它们根本就不是同一种东西好吗?

  “喂!作为鬼的你们,还是处鬼之身吗?”流萤毫无顾忌,直接问出,白无常他们直接被口水噎住,处鬼之身?亏你想的出来。

  “既然你沉默,就代表你默认了。你们在冥界怎么说也有上千年吧!又是处鬼,而且身份还不低,嗯……你算是老处长吧!黑无常……”流萤说着上下打量黑无常,最后点点头,“黑无常你也算是老处长吧!”

  此时众人脑中都有同一个问题,异口同声道:“什么叫老处长啊?”

  流萤一本正经道:“处是有童子之身的人,长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而白无常和黑无常你们年龄又蛮大的,所以说你们是老处长绝逼没错。”思考了一会儿,流萤眼中闪过亮光,无比激动地问道:“阎王有妻子吗?”

  见他们摇头,流萤一拍大腿,“那阎王也是老处长咯!” 流萤又看向溟缘,“溟缘你也是老处长!这个世界原来老处长一大堆!”

  老处长?这个称呼真不怎么样,但是男子不是以洁身自好为荣吗?怎么从她嘴里说出来就像是一件很丢脸,出门需要带着遮羞布遮掩的事呢?

  幸亏残夜男生女相,雌雄莫辨,一直被流萤当成女人看,否则这老处长还得算他一个。但是,被人不当男人看,这是一件有辱性别,有辱尊严的事呀!

  所以,这几人现下心情都不怎么美妙。

  忽然,白无常一拍脑门,懊恼道:“我怎么忘了,我是来……”说到这儿,白无常顿住,他看见了流萤手中的雨霖铃,身子微微颤抖,似是害怕。

  溟缘神情也有些复杂,流萤能使用雨霖铃之事绝不能让他人知晓,便拉过白无常,附耳轻语:“白无常,今日你所见……”语至此便给了白无常一个警告的眼神。

  “白无常今日什么也没有看见。可是……这鬼擎火之事,白无常怕是不好交代啊!”白无常低下头,不敢看流萤他们一眼。

  “你就与阎王说是我看那鬼擎火闹心,便毁了。”溟缘揉揉眉心,这分明是魇魔惹的麻烦,为什么背黑锅的是我呀?

  “是,白无常明白。”

  ……

  此时忘川河上飘来耀眼的银光,一男一女携手走来,那是——溟熙和凌湮。

  流萤激动得泛起了泪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