溟缘摸了摸流萤的头,以前,你还不怎么哭的,现在算是多了些人性,少了些冷漠。但我宁愿你像从前一样,至少,我不会因为你的眼泪而心疼。

  想到这儿,不自觉自嘲一笑,原来我也有情了吗?

  这抹凄楚的笑流萤没看到,却是被残夜瞥见。心不由得刺痛,你的眼里只有她吗?就连一点余光也不舍得留给别人吗?  

  溟缘现出九尾,那九尾比溟熙的更为皎白,无有一点杂色,泛着柔和璀璨的银光,竟是比月色更美。

  只见九尾如同孔雀开屏般散开,银光也分散开来,如同夜间飞行无定的萤火虫般缓缓飞到溟熙和凌湮身边,融开了冰,他们的身体跟随星星点点的银光飞向远方。

  “他们在哪儿?”流萤有些紧张。

  溟缘收回九尾,身子微微颤了颤,脸色有些苍白,流萤本想扶住他,却被残夜抢先一步扶住溟缘。

  溟缘叹了口气,他知道早在溟熙恢复人形时,流萤便已忆起前世紫音的记忆,知道流萤对溟熙存着姐妹之情,便开口:“他们在冥界,若你想去见他们,我可以带你去。”

  残夜听到溟缘所言,有些诧异地看着他,看来感情确实能改变一个人,可惜,我却无法改变你。

  “嗯,谢谢你,溟缘。”

  听了流萤的道谢,溟缘苦笑,谢谢?我要的从来就不是这句话,也许我自己都不知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溟缘一挥广袖,他们就到了冥界。

  走过奈何桥,便见一河,河岸拴着千百条挂着素色灯笼的船,灯笼上都写着乌色的“冥”字。

  “这是哪儿?”流萤问道。

  残夜回道:“三生石旁,忘川河畔。”

  仔细一看,河中水竟是血色,流萤不禁好奇,伸出手欲要触摸河水,却被溟缘一把抓住。

  “你不要命了?忘川河水一触便会教人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溟缘愤怒呵斥。

  语气中虽满是怒气,但蕴含的是担忧和关心。

  “坐鬼舟渡了忘川河,便是轮回道了,我们走吧!”残夜看了一眼两人握住的手,心中有些抽痛。

  流萤连忙挣开溟缘的手,上了鬼舟。

  看着空荡荡的手,溟缘有些落寞。

  渡过忘川河,便见满岸盛放的曼珠沙华,红得是那般妖艳,流萤眸光一冷,堕妄谷也是开了漫山的曼珠沙华,“堕妄谷”这三个字不断回响在流萤耳际。

  忽然,流萤堇色的瞳仁变成暗紫色,挥袖将忘川河水搅动,溅起的河水落到花上,曼珠沙华瞬间灰飞烟灭。

  突然一滴忘川河水落到流萤身上,溟缘心颤了一下,担心流萤会因此灰飞烟灭,可她却毫发无损。

  残夜和溟缘都有些诧异,忽然,她竟从女孩长成少女模样,但那脸确是流萤无疑。

  更为奇怪的是,她向两人出手,未使雨霖铃,竟将两人打得重伤。

  “噗”溟缘喷出一口血沫,惊讶开口,“你不是流萤,你是……魇魔!”

  魇魔冷笑,那笑竟比彼岸花更为冷艳,“还不算太笨!”语气冷漠,令人如坠冰窟。

  虽然溟缘知晓自己敌不过魇魔,但因着担忧魇魔会对流萤不利,便又出手。

  魇魔将溟缘一掌拍到鬼舟上,溟缘又吐出一口血来。

  “不自量力,区区三千年修行的狐妖也敢抵抗本座。”魇魔蔑视着溟缘,眼中满是不屑。

  pO酷¤~匠J网唯一正版O,其YM他都B是盗C版

  残夜发觉魇魔似是在隐忍着什么,又想到流萤体内垚茻之毒竟有所好转,嘴角勾了勾。

  魇魔又欲出手,却听得一道魅惑的声线想起,“魇魔尊者果然好魄力,被封印几万年竟还敢为人稀释上古垚茻之毒,”见魇魔神色一变,果然停了手,又开口道:“从紫音到流萤,尊者一直相护。小妖一直不明,为何尊者会对这凡人如此上心?”

  魇魔瞬间移到残夜面前,盯了他一眼,“火鸡?”

  “本妖君是火鹤,不是什么火鸡。”残夜怒吼道。

  魇魔挑眉 ,“不都是鸟吗?有什么两样?本座只识得火鸡,不知什么火鹤。”

  残夜被气得跳脚,怒道:“那是你见识少。”

  “听你这语气,似是在为自己不是火鸡而抱憾,不如本座就姑且发一次善心,帮你变成火鸡。”说着,手中凝起烈焰。

  这颠倒是非的能力终是让残夜屈服,“尊者,我本就是火鸡,无需您发善心帮我变成火鸡的。”说着,向后退了一步。

  任谁也不会想到,堂堂妖界二妖君竟会有如此憋屈的时候。

  溟缘很不义气地喷笑出声,残夜眉峰一竖,“你好歹也要偷笑吧!如此光明正大地笑,你让我对你的无语能沉默整条银河。”

  魇魔也不知自己该对他说些什么,看来他在妖界的排名不仅很适合他的能力,而且很适合他的个人性格,二!

  “尊者,不知小妖能否问一个问题?”残夜还是心有余悸,语气温和,一点没有方才的气魄。

  魇魔感到体内有一股力量在制止她出手,便收了烈焰,皱眉看着二人,“问吧!看在主……流萤不希望你们死的份上,本座便放过你们。”

  主……应当是主人吧!魇魔的主人不是魔神之女吗?与流萤有何关系?两人有些诧异,毕竟好奇害死猫,遂两人迅速敛下诧异之色。

  残夜询问道:“小妖自认没有做出于尊者不利之事,为何尊者要对吾二人出手?”

  当然,这个世上充满了你想象不到的事,例如魇魔说出的令两人几欲喷血的话——

  “因为流萤死得太难看,本座觉得有些失面子。”魇魔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令两人想到了同一个词:任性!

  果真是上古魔尊啊!简直不要太任性啊!

  两人正想着魇魔应是本就如此任性,欲要以此来安抚自己,结果魇魔打量了他们几眼,很是慎重道:“最重要的是,本座看你们不怎么顺眼。”

  “呃……”所以呢?最重要的原因是看我们不顺眼?还是为自己掬一把辛酸泪吧!

  刹那间,雨霖铃现,流萤的眼眸又变回堇色,清澈纯洁,不掺一丝杂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