溟缘此时已是赶到了回春宫,见此地灵力充沛,不禁暗叹,这人界竟还有这般净土。

  忽然闻到一丝熟悉的气味,飞身而入,“熙儿。”

  流萤的玉玦晃动起来,飞出了一只八尾白狐,“哥哥。”

  流萤不禁诧异,溟熙是溟神棍的妹妹!

  溟缘看见溟熙的八尾怒气冲天,“你实在是糊涂,那凡人就值得你自断一尾,弃了仙途吗?”

  “值得!哥哥,你有爱过吗?”溟缘脸一僵,他连爱是什么都不知,又怎会爱过?

  残夜听了神色凄楚,流萤却开口道:“曾为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众人陷入深思之中,溟熙更是泣不成声,她何尝不是情深至此?

  洛笙歪着头想了许久,出口问道:“什么意思啊?”

  连暮卿都忍不住想鄙视他了,想了那么久竟然连这四句诗的意思都不明白。

  “经历过无比深广的沧海的人,别处的水再难以吸引他;除了云蒸霞蔚的巫山之云,别处的云都黯然失色。即使是走到盛开的花丛里,也毫不留心过去,懒得回头观看,原因一半是我已经修道看破红尘,一般就是因为失去了心爱的你啊!大姨妈,我说的对吧?”落凡眉眼含笑,等着流萤夸奖。

  却不料,洛笙挠挠脑袋,又问道:“为什么要写什么沧海巫山啊?不是说他失去了心爱的人吗,为什么要写花呀?”

  众人已是用看猪的眼神看他了。

  流萤想起自己以前为了照顾弟弟看的育儿书,貌似书上写的是不能磨灭孩子的好奇心吧?点点头,好像是的。

  可怜真实年龄已是几十岁的洛笙竟被当做了孩子看待。

  开口答到:“写巫山沧海,意在表明,除此人,纵有绝代佳人,倾城国色,也不能打动他的心。写花是以花喻人。”

  “哥哥,求你让我见他一面,求你了。”溟熙眼中闪烁着晶莹,溟缘怔忡了,从前那个被自己一次又一次打败,却从未哭过的妹妹竟然哭了?

  这是溟缘第一次见妹妹哭泣,不由得心颤了一下,“熙儿,你是知道族规的。你见他一面后,便要灰飞烟灭,你还愿意见他吗?”虽是冷冷的语气,却不乏对妹妹的担忧与疼爱。

  溟熙怔了一下,闭眸,泪水已是浸湿了雪白的毛皮,“愿意,只要能再见他一面便好。”

  溟缘拿出一面铜镜,镜中一位老者不停咳嗽,气若游丝。

  “他现下已是耄耋之年,寿命不过几日,而且他服食萱草,已经不记得你了,你还愿意陪伴在他身边吗?”

  _最yH新章H@节上s酷@●匠网“

  溟熙艰难地点点头,“哥哥,我愿意。”

  溟缘溟熙的父母在银霄政变之时便死了,只留下他们兄妹两人相依为命,所以他从小便把妹妹放在心尖疼宠,可如今妹妹却要为了一个凡人不惜灰飞烟灭,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是你选择的路,我也无话可说。”溟缘手一挥,一道夺目的银光缠绕在溟熙身上,瞬间血流满地,溟熙不断惨叫。

  一刻钟后,溟缘大汗淋漓,脸色发白,身子摇晃了一下,溟熙忙喊到:“哥哥。”

  溟缘笑了笑,“妹妹,哥哥只能帮你这么多了,别怪哥哥。”

  残夜看向溟熙的眸光一冷,带着溟缘离去。

  “凌湮,熙儿来陪你了。”说完泪又决堤。

  流萤拉过溟熙,交给她一把琴,“我教你一首曲子,你唱给你夫君听。我不知道这首曲子能不能帮到你,但这也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了。”

  “谢谢。”溟熙虚弱的笑着,血染红了她的衣衫,与天边残阳相映。

  ……

  凌湮正要歇息,却听得一阵悦耳的琴声响起,不知为何,他的心竟然疼痛万分,又听得一阵凄婉的女声响起:

  “我是一只爱了千年的狐

  千年等待千年孤独

  长夜里你可知我的红妆为谁补

  红尘中你可知我的秀发为谁梳

  我是一只守候千年的狐

  千年守候千年无助

  情到深处看我用美丽为你起舞

  爱到痛时听我用歌声为你倾诉

  寒窗苦读你我山盟海誓

  铭心刻骨

  金榜花烛却是天涯茫茫

  陌路殊途

  能不能让我为爱哭一哭

  我还是千百年前爱你的白狐

  多少春去春来朝朝暮暮

  生生世世都是你的狐

  能不能让我为爱哭一哭

  我还是千百年来不变的白狐

  多少春去春来朝朝暮暮

  来生来世还做你的狐

  我是一只守候千年的狐

  千年守候千年无助

  情到深处看我用美丽为你起舞

  爱到痛时听我用歌声为你倾诉

  寒窗苦读你我山盟海誓

  铭心刻骨

  金榜题名却是天涯漫漫

  陌路殊途

  能不能让我为爱哭一哭

  我还是千百年前爱你的白狐

  多少春去春来朝朝暮暮

  生生世世都是你的狐

  能不能让我为爱哭一哭

  我还是千百年来不变的白狐

  多少春去春来朝朝暮暮

  来生来世还做你的狐

  多少春去春来朝朝暮暮

  来生来世还做你的狐”

  溟熙走了进去,她多想对凌湮说爱说前生说今世,然未语泪先流。

  让爱在烈火中重生,纵身一跃,灰飞烟灭,粉身碎骨,我不怕,怕的是留有遗憾,孑然一身。

  “湮,终于可以和你在一起了,”溟熙苦笑,颤抖着抚上凌湮的脸,“我知道你不记得我了,可我却永远忘不了你。如若还有来生,我定与你不离不弃……”

  “噗……”溟熙喷出一口血,紧握住凌湮的手,凌湮的手很冷,却是暖过夜的寒凉“可惜……可惜没有来……来世了。”握住凌湮的手落下。

  凌湮头痛欲裂,心碎地喊出一个名字:“溟熙!”欲要抱住溟熙,却是触手成冰,“溟熙,你很怕冷的,湮会把你捂热的……”

  他想起了所有,想起了与溟熙的山盟海誓……

  “诶,你救了我,我一定要报答你,你快说说你喜欢什么?”少女一袭白衣,媚眼如丝,倾国倾城。

  “小生救姑娘是举手之劳,不需要回报的。”那少年赶紧离开。

  少女依旧跟在他身后,“我一定要报答你的,你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就说吧!”

  终是无奈,便揶揄道:“小生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

  “我看那些唱戏的都说什么为报救命之恩就以身相许,不如我便嫁给你吧!”少女粲然一笑,竟是赛过夜空繁星。

  少年羞红了脸,“不行的,小生,小生……”

  “你莫不是嫌弃我?”少女一副泫然欲泣之状,引得少年心头一疼。

  “不是的,小生家中贫穷,怕……”

  “我不会嫌弃你的。”少女连忙接道。

  ……

  “湮,你知道洞房是什么吗?”少女勾唇一笑,这笑没让凌湮看见。

  凌湮红了脸,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看来,你也不会,我们一起学吧。”

  ……

  “我救了你,你要以生相许哟!”溟熙将凌湮从水中救起,一本正经地说。

  “我……”

  “你不愿意?我救你之时,水浸湿了衣衫,身子都让你看完了,你不想对我负责,你……”说着已是用袖子掩住了脸,身子微微颤抖。

  凌湮以为她是在痛哭,便靠近溟熙,安慰着她,竟不料她是在偷笑。

  ……

  “溟熙,我会爱你一生一世。”

  “一生一世太短,你许我永生永世可好?”

  “我凌湮发誓:爱溟熙永生永世,若违此誓,万劫不复。”

  ……

  “溟熙,对不起,我竟忘了你。你放心,我很快就来陪你了,等我。”凌湮紧紧抱住溟熙。

  溟缘出现,流萤已是泪流满面,看到了溟缘,便拽住他的广袖,“溟缘,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救救他们好不好,救救他们?”

  溟缘终究是无法拒绝,替流萤抹掉眼泪,“我本就是来帮他们的,我可以将他们送入轮回。但你要答应我,不要再哭了,明白吗?”因为我会心疼……

  流萤迷茫地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让自己不要再哭了,但还是点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