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酷匠(@网永H久9d免p#费L看,小B说

   洛笙拿着一味药材奔向流萤“大姨妈,大姨妈,你快看。”言语中含着难掩的欢喜。说是要给流萤看,等靠近流萤时却是将药材藏在身后。

  流萤本在练习雨霖铃,听到洛笙的声音,便停了手,收起了雨霖铃,漫天飞舞的凌霄花迷了谁的眼,乱了谁的心。

  “你,你的雨霖铃都这么厉害了,竟然可在顷刻间打败紫葳精。”洛笙虽然看起来是六七岁的孩童,实际上早已是成年人了,自然是会有正常的情愫。

  虽是片刻言语上的慌乱,流萤也注意到了,见他脸蛋儿通红,便出言戏弄道:“春天来了。”

  未将话说完,却是能让人明白,春天来了,所以就有人思春了。

  “大姨妈,不许戏弄我!”洛笙用小手遮住红透的脸,惹得流萤发笑,银铃般的笑声在洛笙心中泛起阵阵涟漪。

  “小家伙,你要给我看什么?”流萤开过了玩笑,复又回归正题。

  洛笙歪着小脑袋,反问道:“你猜我要给你看什么?”

  “是灵芝?”流萤虽然已经隐隐看出那是紫苜蓿,还是惯着洛笙,让他卖卖关子。

  洛笙摇摇头,“再猜。”

  “菟丝子?”

  “不是。”

  “我猜不出来,你就告诉我吧!”流萤眼中泛着宠溺的浅笑,这小家伙怎么这么喜欢让我猜草药啊?

  洛笙脸上出现了两个酒窝,可爱异常,“是紫苜蓿。”

  “哦,我要继续练功了。”流萤唤出雨霖铃,刚想继续练,却听见小家伙失望的语气,“你就不能多陪我一会儿吗?”

  流萤本想拒绝,可看着那双麋鹿般的眼眸,终究是开不了口,无奈道:“你想去哪儿玩?”

  “我想下山玩。”眼眸中渐渐染上笑意,就知道大姨妈是不会拒绝我的。

  ……两人走在山路上,迷蒙的雾气缭绕在山上,入目皆是鲜红的凌霄花,蝴蝶翩翩起舞,宛若仙境一般。

  忽然,流萤注意到空中十余个白衣孩子飞身而来,带头的男孩引起了流萤的注意,无有洛笙的天真可爱,却似暮卿的俊逸如仙,偏偏眼眸中没有暮卿一般的不染纤尘,皮相已是顶好。其余人虽是容貌上成,在他面前也黯然失色。

  流萤略微一瞧,发觉这些孩子与自己年龄相仿。

  白衣孩童们落地后俯身齐呼:“见过师叔。”抬起头来,竟是惊为天人,只见两个粉妆玉砌的孩子一个蓝眸,一个紫眸。就连那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孩童都给人极大的压迫感,那女童脸虽未长开,却已见倾城。

  “师叔?”流萤对这个称呼有些意外。

  领头的男孩听出了流萤语气中的疑惑,略带恭敬地答到:“我辈皆是师承灊樂掌门,而灊樂掌门又是医圣弟子,所以我辈应称呼您为师叔,称医圣为师叔祖。灊樂之人受师叔祖之令不得上滕云峰,故而师叔不知。”

  “那你们上山来干嘛呀?”洛笙露出两颗小虎牙,懵懂地问:“既然你们受老……我师傅之令不得上山,为何今日要上山呢?”

  那领头男孩似是身有疾病,退至一边不住咳嗽,身后的人都十分紧张,“大师兄。”

  那男孩摆摆手,示意自己并无大碍,“二师弟……咳咳……你……你来告诉……咳咳……告诉师叔原……咳咳原因。”

  一容貌略逊一成的男孩上前一步,毕恭毕敬答到:“因为五日后,灊樂众弟子要一一比试,师尊遣我等来问,师叔们是否要参与。”

  “大姨妈,我想参加。”洛笙拽着流萤衣袖,以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同流萤商量。

  “不可擅自做决定。”流萤用密室传音回道。复又对白衣男孩说,“我先得奏请师傅,方能给各位师侄答复。”

  那男孩作揖道:“那我等就静候师叔答复了。”那十几个孩子竟是不肯离开,流萤顿时明白,除非自己立马给个答复,他们是不会离开的,便转身带着洛笙飞身而去。

  ……

  “老头,你天天让我修炼,到底要修炼到什么时候啊?”落凡修炼得无聊了,便对医圣发着牢骚。

  医圣温和说道:“小丫头,好好修炼吧!终有一日,你会庆幸今日学的这么多法术的。”

  落凡再不发牢骚了,老头的意思是,学习法术,就可以帮到大姨妈的吧!

  ……

  “老头儿,老头儿,”洛笙一脚将门踹开,“老头儿,我有事要和你说,今天……”

  还没说完,医圣便插话,“你懂不懂礼貌?你知不知道你这一踹门都快把我吓死了。你真是太不应该了。”雪白的胡子翘了翘。

  “对,你真是太不应该了。”流萤的声音响起,洛笙低下了头,我,惹得大姨妈讨厌我了吗?

  医圣听见流萤附和,喜形于色,这丫头,好不容易为老子说句公道话。

  但下一秒,他觉得自己是想多了。

  “这门一看便知是小叶紫檀的,很贵,我一直教导你要勤俭节约,不能浪费一分钱,你怎么就记不住呢?”流萤皱眉,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医圣扶额,就知道这丫头不会单纯的为我说话。

  “哦,大姨妈,你别生我气,我知道错了。”洛笙双手不断绞着衣摆,嘟起了嘴。

  “这次就先原谅你,下不为例。”流萤的脸色温和了些。

  洛笙点点头,舒了口气。

  落凡忍俊不禁,这洛笙,貌似就只怕大姨妈生气啊!莫非,他对大姨妈有什么别样的感情?想到这,落凡那张美艳的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

  “洛笙,你方才想说的事是什么?”暮卿现身,身旁围绕着璀璨的银光。

  医圣抚着胡须,点点头,眼底尽是笑意,这孩子,果真是天赋异禀,修炼不过几日便已胜过他人修炼百年。

  “暮卿,你下次出来能不能收敛一下灵力啊?简直闪瞎了我24K钛合金桃花眼。”落凡的语气中带着满满的怒气和嫉妒。

  “你是羡慕嫉妒恨,还是孤独寂寞冷啊?”洛笙忍不住出言打趣。

  落凡怒极反笑,“你长得丑你有个性是吧?”

  洛笙连忙拿出一个小巧的铜镜,“我蛮好看的呀!你胡说!”

  “铜镜看的并不清晰。”暮卿不愧为腹黑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直戳重点。

  “哼,不理你们了。”洛笙噘着嘴,转过身,显然是连看都不愿再看他们一眼。

  洛笙又将脑袋偏向流萤,“大姨妈,你说我丑吗?”

  流萤转头一看,便见落凡利刃似的目光和暮卿那似笑非笑的神色,眉心有些疼痛,这三尊大佛,她没一个惹得起的。

  叹了口气,陈述事实,“铜镜确实不清晰。”

  “哼,你们都欺负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