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笙挑衅道:“老头,你真的是老了,连我都追不到。”

  医圣追了几圈,早已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直接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老子是让着你的,你别嘚瑟。小兔崽……小狐崽儿,老子总有一天会好好收拾你的,你给我等着!”

  这话一出可是直接得罪了三个,小狐崽儿,落凡攥紧手中的剑,向医圣奔去,只见几个剑花闪过,空中渐渐飘起了雪白的——胡子。

  洛笙本来想教训医圣的,可是看到这一幕,他便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要知道,平时

医圣最宝贝的就是他那把胡须了,连碰都不许人碰的,可如今那一团雪白全部化为乌有,

最重要的是流萤他们今日知道了,那蓬松的胡须是用来遮那张包子脸的。

  医圣一副备受打击的样子,一直指着落凡,“你还我的胡子,它陪伴了我五千四百六十八年,也就是1997187天,23966244个时辰啊!你知道我有多喜欢它吗?”医圣气红了脸。

  落凡等人竟已无言以对,连这么精准的数字也能说出,看来医圣的数学还不错嘛!可是,转念一想,一个连九九八十一都要说成是七七八十一的人,数学能好吗?

  “我每天都记着与它相处的日子,表怀疑我这串数字的真实性。”不知是医圣使了读心术还是流萤他们的心思写在脸上,医圣义正言辞地申明着,可是,让流萤他们怀疑的是医圣的真实年龄。

  连那把白胡子都陪了他五千多年,他究竟多少岁?凡夫俗子的寿命怎会如此之长?

  医圣也觉出自己话语中的纰漏,连忙捂住嘴,暗自后悔,怎么情急之下就暴露年龄了呢?真是不应该啊!看来以后不能随随便便逗弄这些鬼精灵啊,万一暴露了身份,那就惨了。

  √酷?匠网K$永q{久免o'费‘看4小说x

  流萤只当医圣是在吹牛逼,怪异地盯了医圣一眼,便继续练功了。但落凡几人并不这样认为,能传授他们修行之法的绝不是普通人,那么医圣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呢?

  ……

  这武功好是好,但流萤总觉得有什么欠缺之处,似乎是差了些什么,究竟是什么呢?

  正在此时,一道温和的声音传来,“流萤,你随我来。”医圣捡起胡须,虽然他能把胡须变回去,却还是一副肉疼的模样。流萤立即跟上。

  刚一踏入回春宫,流萤便见医圣难得正经一回,表情严肃,用风把门带上,并设好结界,不容任何人窥伺偷听。

  他小心翼翼地拿出放在暗格里的一条银鞭,交与流萤,“此鞭名曰‘雨霖铃’,与你所练功法‘翩跹诀’乃是一体,合二为一方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这鞭与你有缘,便赠与你吧,望你记住,万物真假虚实交错,莫要过于执着,否则终会害人害己。”

  流萤嘴角一抽,难道这老头最近没事儿干,喜欢扮和尚逗人玩?

  医圣知晓流萤心中所想,此时恨不得立即撬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究竟是草包还是豆渣,自己好不容易正经一回,容易吗?

居然这么曲解我,扮和尚?我有那么无聊吗?

  若是流萤知道医圣在想什么,定会万分肯定地答一句,你确实有那么无聊。

  可怜我原本多么高冷一人啊!自从洛笙落凡这俩小狐崽儿天天跟我斗嘴开始,我就变得不正常了。

  可是,医圣您老人家高冷吗?你是怎么昧着良心说出这话的?

  手握雨霖铃的流萤突然找到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她飞跃出门,不禁挥舞起了银鞭,五彩缤纷的铃铛似是在欢笑着,清脆悦耳的声音伴着一道道雨霖铃划过的银线,与秀丽动人的女童构成摄人心魄的美,顿时,山崩地裂,游魂悲鸣。

  这一刻,魇魔勾唇一笑,终于回来了。

  ……穹宇之上,一红衣美人与银发男子俯瞰着滕云峰。

  见着其间异象,银发男子面色一变,“残夜,这雨霖铃怎会出世?它不是早在万年前就被封印了吗?”

  “它应是寻到自家主人才出世的吧!至于封印,有天神故意放水,我们管得了吗?”残夜讥诮一笑,这天规不许仙人徇私,可立下规矩的人却自己触犯了这戒律,天界,还真是充满了笑话啊!

  “罢了,既然管不着就干脆不管了,先去找流萤吧!”溟缘刚要动身,又向滕云峰望了一眼,焦虑不安,“滕云峰不正是流萤所在的地方吗?她不会有事吧?残夜,快随我前去。”

  残夜叹了口气,聪明如你,难道就没想到流萤便是这雨霖铃之主吗?

  ……汐栎逸郴在江湖上找了六年之久也未将流萤找回,逸王妃一病不起,逸王带着逸王妃四处求医。正在此时,宫中传出消息:皇上驾崩,谥号明帝,后宫除皇后外全部陪葬。

  而皇上胞弟慕容舜彦回朝,朝中五之三四的大臣皆倒戈于他,联名上书奏请立其为帝,待太子成年再还位于太子。

  皇后碍于后宫不得干政,不敌众人,只好妥协。

  明帝死后三日新帝登基,正逢雨霖铃出世。

  见天现异象,众人连忙询问国师,“许天师,此为何兆?是吉是凶?”

  “皇上,此乃大凶之兆啊!若是继续举行登基大典,恐会危机国祚,请皇上改日登基!”许天师卜算后立即禀报,他的师兄便是赤璃国国师,他知晓师兄是因触帝王之怒而死的,可是他绝不会因此而说谎,身死不足惜,但使愿无违,这便是他拜师学艺的第一天立下的誓言。他绝不会因为惜命而背叛自己许下的诺言,所以他道出了事实。

  此乃大凶之兆,慕容舜彦是知道的,本不愿冒着危急国祚之险,但因害怕夜长梦多,便掩下不安,大笑道:“哈哈哈哈,大凶之兆?依朕看,这明明就是预示朕会一展雄风,以山崩地裂之势威慑四境的吉兆啊!”登基大典尚未完成,慕容舜彦便自称为“朕”,再加上如此歪曲此不祥之兆,表明了他的态度——今日必要登基。

  众人也不敢再劝说,连忙跪下高呼三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慕容舜彦冷笑一声,慕容舜煜,我说过会拿回你欠我的一切,身份,权利,江山,包括汐栎执素。现在我便快要实现了,你在九泉之下定会看见的吧?我就是要你死不瞑目,遗恨九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