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炼药练傻了

  西辰国,国师府……

  残叶拨弄着自己的头发,百般无聊,“溟缘,你干嘛要来这当国师啊?”

  “因为,她会来这儿的。”溟缘勾唇一笑。忽然,笑容一凝,“她身边怎会有四只白狐?我定要去看看。”说完,便立即动身。

  残夜眸光一闪,如果你知道去了会有什么后果,你是否会后悔?

  ……小童沿着师傅所说的去寻客人,沿着山路行了几十里,总算是找到了流萤他们。

  俯身作揖,“几位客人,师尊让我来请几位入殿,请随我来。”语气极为恭敬,毕竟,能破千回百转阵的人少之又少,能被师尊奉为坐上宾的人,更是如同铁树开花一般——罕见。

  “你师尊是何人?”暮卿觉得此事有些蹊跷,不会是陷阱吧?不然,怎么方才不来呢?

  -酷2‘匠网首发7

  小童自是知晓暮卿的顾虑,豪迈一笑,“我师尊正是各位要寻的医圣。师尊岂是他人说见就见的?来求医之人那么多,若是师尊都见,那可不是乱了套了吗?方才诸位破了这千回百转阵,师尊才能认可诸位的实力。弱者,不配上这滕云峰。这位姑娘的毒已是不能再耽搁片刻了,请随我来吧!”

  暮卿见小童目光澄澈,知晓他不是在撒谎,便和流萤他们一同前去。

  凌霄花与天边夕阳相称,似是血一般的红艳,染红了整个天际,勾勒出一片凄凉的画面。

  小童带着流萤他们来到了回春宫,一阵人心脾的药香扑面而来, 宫中很寂静,细细听来,只有微小的落子声,这使得他想敲门的动作顿了一下,“几位贵客还需经过师傅的第二关。”

  在四人迷惑不解时,空中出现了一张硕大的棋盘,他们瞬间明白了,这第二关便是棋。摆在流萤面前的是黑子,流萤沁仔细一看棋盘,不禁愣住了,这盘残棋她钻研已久了。当时她得到棋局残本时,这盘棋正好是完整的,她便仔细研究,每一次研究都不得不惊叹古人的智慧。看似白子可胜,实际上处处是死路。

  现在医圣给流萤的竟是黑子,流萤微微一笑,这不是明摆着让我赢嘛!但是当她执黑子与之对弈时,却发现对方棋路高超,医圣才落一子,自己便已无路可走。流萤不由得眼色一暗,过不了第二关,便见不了医圣,毒也无法解了,难道我注定要就此丧生吗?可我不甘心,我还未报仇雪恨,我不能死。

  流萤四周布满怨气,医圣喟叹不已,这孩子受了不少苦啊,只望她莫要重蹈覆辙。

  “汐栎流萤,你们进来。”苍老的声音透着慈祥,流萤不禁愣住了,他们没有通过第二关,竟还能见着医圣?流萤本就是自尊心极强的人,未通过此关,本想离开,可如今,医圣究竟想干嘛?

  小童也十分纳闷,师傅怎会为了他们而破了自己的戒?可师尊之意由不得他置喙,便径直将流萤他们领入宫中。

  一鹤发童颜的老者正自己和自己斗着蛐蛐儿,流萤愣了一下,本以为医圣是个很正经的人,现在看来,真的是老顽童的性子。

  小童更是一副被吓坏的样子,师尊的严肃呢?师尊今日是炼药炼得疯魔了吧,竟会一反常态,做些他从来不做的事。这些人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呢?

  落凡个性率真,自是不顾及什么,开口就问:“老头,你不是说要过了你那两关,才让我们进来吗?现在又在我们没有通过的情况下,放我们进来,你是炼药炼傻了吗?”洛笙呆萌地点点头,他也觉得这医圣是炼药炼傻了。小童也很想点头,毕竟他也是这么想的,但一想到师尊是他最为敬佩的人,便摒除了这个想法。

  流萤因为憋笑脸涨得通红,暮卿只觉得落凡言语失仪,长辈面前他们怎可出言不逊?

便蹙紧了眉,医圣一看,这孩子知书达理,看起来就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而其他几个也与他一般天资聪颖,且活泼开朗,作为自己的弟子不仅很给自己长脸,而且也能为这回春宫添些趣味,看来,他还是耐不住寂寞啊!这几个徒弟,他收定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们过不了第二关就进不了这回春宫了?”

  几人想想,也对,医圣从未这样说过,是他们自己想多了。

  “那你摆个破棋盘是要闹哪样啊?”落凡还是觉着不对,这老头是吃饱了没事干才摆个棋盘的吗?反正她是不信。

  只听她这一句话就把医圣气个半死,幸亏他没使什么读心术,否则指不定会不会就被直接气得升天了。破棋盘,那么好的棋局,你居然说是破棋盘,医圣自是肺都要气炸了,老子钻研了半生棋局,第一次被人瞧不起,老子非要让你知道我棋路的高超。

  “那你想想,要是你们什么都会,老子我还要不要活了?要我解她的毒可以,你们全要给我当徒弟。”医圣此时却是不管不顾,连粗口都爆出来了。

  “要我们当你的徒弟?我难道去学医啊?”落凡一脸的不悦,她才不想学什么医术呢。

  而洛笙自是愿意学医,他希望自己能够帮到流萤,便难得地没置喙一言。

  医圣嘴角一抽,“老子又不是只会医术,我还可以教你们武功,阵法,”见几人有些动心,便将落凡三人拉近,“我还可以教你们修炼。”此时落凡三人就毫无动摇了,毕竟那千回百转阵明显是以灵力为魂,才能发挥到极致,故而医圣所言不假,四人便同意做其弟子。

  ……

  “小兔崽子,你给老子站住。”正在练功的流萤等人徇声望去,只见医圣怒气冲冲地追赶着一蓝眸孩童,平日里纤尘不染的白衣上印着七八个黝黑的手掌印,不用说,这又是洛笙的杰作。

    

  那男孩转过头,可不就是萌宝洛笙嘛!他冲医圣做了个鬼脸,“老头,小爷我是狐狸,不是兔子哟!你不是老糊涂了吧?连这都不知道。”说完,还故意把屁股对着医圣扭了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