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萤听了之后感到了与垚茻之毒无异的痛楚,才萌芽的星星好感瞬间胎死腹中,一双眸中只余下冰冷和狠烈,总有一日,我会将你们加注在我身上的痛苦百倍奉还……

  此时流萤只想逃出这个牢笼,她并不欠谁的,为何要承担这般痛楚?可是逃跑并不容易,她注意到每天亭午夜分是守卫最薄弱的时候,如若想逃,只有这两个时间段可以选择。

  流萤被关押的地方正是锁仙坞,重峦叠嶂,隐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亭午和夜分正是因为有光照射,所以才守卫薄弱,

所以流萤只能赌一把了。赌输了,她将被继续试药,承受万般痛楚,可如若是赌赢了,她就可以摆脱这里的一切了。

  正午,守卫送来饭菜,流萤装作不小心将碗打碎,偷偷留下了一块碎片,守卫骂骂咧咧地收拾着。

  流萤突然倒下,守卫以为流萤出事了,便将牢笼打开,流萤翻身而起,趁其不备,用瓷片割断了守卫的咽喉,拿走了所有碎片,迅速翻窗而出。门口的守卫有所察觉,转过头去,看见了流萤,刚想呼喊,可流萤绝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将瓷片扔出,尽数命中心脏。

  琉夏盗走守卫身上的匕首,刚想离开,一个铁笼从天而降,正好罩住流萤了,她知道,自己逃不了了。

  毒尊从暗处走出,鼓着掌,“汐栎流萤,好啊,不愧是汐栎隐族,片刻间,就能杀我锁仙坞数十人。来人,把她给我关进万毒窟,你不是挺能耐的吗?若是你能斗得过万毒窟的毒物,本尊就放你走。”

  流萤并不知道万毒窟是什么,可她清楚每一次毒尊用她试药,都是从哪儿拿出毒虫,流萤身子颤了颤,毒尊真是好计谋啊,就算她能敌得过那万般毒物,也活不长。每种毒液都极有可能和垚茻之毒相斥,但流萤此刻只想离开这儿,而唯一的方法就是闯万毒窟,况且依毒尊的态度,这万毒窟由不得她她不去。

  瑾翔听了心头一颤,若是让流萤去万毒窟她必死无疑,可若是自己为她求情,必会招致她的死亡,因为皇叔说过,帝王家,不容许也不需要有任何感情,即使是亲情。

  是啊,若是帝王有情,何故还会出现杀兄弑父,谋朝篡位之事。我不能为流萤求情,她,必定是恨我的吧!瑾翔苦笑。

  他于流萤是付出了真情的,可怜,六岁的他就要怀着目的,怀着功利心去接近他人,连本心也失了。他一直以来被皇叔强迫戴着一张面具,只为遮颜,却不知什么时候连心也被遮了。

  ……不知这是她被扔进来的第几天了,她一度陷入昏厥之中,只知道有毒物不断地噬咬着她的血肉,最终那些噬咬她的毒虫被流萤的雪瑶中的毒毒死了。万幸,她还活着。

  一个金眸男孩进了万毒窟,流萤想劝他离开,可是她的嘴已经干裂开来,一句话也说不出了。流萤眼中迷蒙,看不清任何东西,但不知为何她偏偏看得清那一双金眸,她仔细想了想,脑海中的的确确没有这个人,可她为什么觉得他很熟悉呢?这个男孩究竟想干什么?他来毒窟又是为了什么?流萤感觉到那个男孩靠近了她,拿着一把剑,他是要杀我吗?

算了,反正这世间也没什么值得她留恋的了,要杀就杀吧!

  可是,流萤脑海中浮现出母妃和父王,真的没什么好留恋的吗?也许还有他们吧!自己真的要死了吗?不,我还要回去见父王母妃,我还要报仇雪恨,我不能死,要死也不应该是我死,毒尊他们还没尝到恶果,我不能死。

  一步……两步……三步,金眸男孩离流萤越来越近,流萤提高了警惕,却见那男孩用剑刺死了欲要靠近流萤的毒虫。毒物似乎也怕了,不敢接近流萤他们一步。

  流萤听到男孩似是轻声呢喃,有似故意说给流萤听的,总之,声音极小,却刚好能听清。

  “汐栎流萤,怎么办?一不小心就喜欢上上你了,想忘也忘不掉,恐怕我是中了情之毒了吧!汐栎流萤,我若是说我能放你走,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这个要求于你来说很简单。”流萤听了格外激动,他能放我出去?只是为了让她同意他那个很简单的要求,流萤有些怀疑,他说的“一不小心就喜欢上你了”究竟是什么意思,流萤确保自己从没见过这个人,那他哪里来的喜欢?这不会又是一个圈套吧?却听得男孩问道:“你能不能在心里给我一个位置?哪怕很小很小,我只要你 记得 我就够了。”

  他,爱的卑微,只想拼尽所有换她此生不忘,他抛不下国,但也放不下她。他多想将她一生一世困在自己身边,可是她若想走,自己不能驳了她的意。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要放她走要克服的不只是皇叔的压力,毒窟的 机关 ,还有他自己。  

  看eR正q@版)章;p节b'上%酷匠2网(

  流萤眼中蓄起了泪水,她不知为何,有撕心裂肺之痛,难道是垚茻之毒发作了?

  男孩抱起流萤运着轻功走了,暗暗心疼,果然是苦了她了,瘦了不少。

  男孩将流萤放在一条路上,应该会有人救她的,他不能走远了,否则皇叔会下追杀令,他不能害了流萤。

  再回望一眼,自语道:“流萤,别了,不知再见之时是否已是物是人非?去者苦多,天地反复,何能方兴?只望莫失,莫忘。”

  流萤不禁流下眼泪,不知为何,她的心仿佛在被抽离一般疼痛,疼得她晕厥了过去。

  金眸男孩飞身而去,流萤意识尚未清醒,玉玦忽然发出一道白光,三个粉妆玉砌的孩子突然出现。

        

  一个男孩蓝色眼睛清澈的如同湖水一般,纯洁无瑕,令人不自觉相信他。

  另一个一双玄色瞳仁深不见底,使人不禁被引入那幽深的墨潭中,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女孩纁色眼眸如天边晚霞,璀璨夺目,仔细端详那眸子却是似血染一般,令人胆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