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听了毒尊的话,赶紧求饶,江湖之人皆知毒尊的酷刑无人能抵得住,“尊者,小人知错了,尊者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小人绝无半分谎言。”

  那人本在承受针刑时就欲要求饶了,只是他知道毒尊想从他嘴里套话,绝不会杀了他,果然,那银针未插多深,不会致人死亡,又加上行刑后傀儡为他治了伤,他便更加肯定毒尊不会杀他,可现下,这酷刑明摆着要置他于死地,他不得不屈服。

  “可笑,你竟以为本尊真想从你嘴中知道点儿什么,竟妄想以此致使本尊妥协,可惜,你想错了。本尊不过是想玩玩,仅此而已。”

  流萤眨着眼,感到莫名其妙的,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啊?毒尊见了,竟破天荒的为流萤解释了一番,也不管流萤听不听得懂。

  “让人最大限度的绝望的第一步是让人充满希望。本尊故意放他一马,可他却当成了本尊不会杀他,笑话!本尊想知道什么还用问你?哈哈哈,愚蠢!现如今,你怕是燃不起一点希望了吧!”

  毒尊狂笑,笑了片刻后,那张脸瞬间又被阴霾覆盖,“想害本尊的侄子,也得问问本尊同意不同意。”

  语毕,挥手,傀儡拿出一个细长的管子插入那人耳中,将水银用管子缓缓倾倒那人耳中,一声又一声凄厉的殿屎不绝于耳。最后,那人的皮生生掉了下来。

  流萤又听得毒尊说道,“小家伙,你知道本尊为何要抓你来吗?”他的眸子布满了血丝,“本尊要用你试药,也就是说你以后就是一个药人。”

  其实毒尊没有说,他的侄子被人下了一种奇毒,他为此奔波了很久,才找到了流萤。流萤不惧绝衍之毒,故而成为了他的试毒对象。若是他炼出药,无人试食就贸然使用,必将害了他侄子的命,因为解药都是毒性极大的,他不敢也不能拿他侄儿的命来赌。

  流萤被强行喂下一颗药丸,第一感觉:苦,第二感觉: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毒药是哪个变态发明的,抓出来凌迟!这味道是加了几斤黄连浓缩的?

  不久,流萤就感到了万箭穿心之痛,渐渐的,痛楚越发刺骨,每一寸骨头都如蚂蚁叮咬,仿佛身体的每一滴血液都在被什么东西吸食。

  流萤被疼得面容扭曲,本就不大的脸皱成一团,渐渐开始七窍流血,毒尊见了皱紧眉头,不会这孩子对毒根本就没有抵抗作用吧?

  流萤只觉一股血腥味从七窍涌出,逐渐失了意识。

  毒尊伸出一根指头探脉,这是他的习惯,因为几乎所有的脉他都能在片刻之间探出,且从无半分差错。

  他的眉毛渐渐舒展开来,直暗暗称奇,这垚茻之毒竟没将这小家伙毒死,自己当初可是连用了五天五夜,才稳定下侄儿的毒,这小家伙的体质真就那么特别?也好,那解药试起来便无太大障碍了。

  ……

  此间,赤璃国二皇子失踪,赤璃皇却只道一句:“命该如此!”

  而后二皇子便无人提及,二皇子出世之时喜鹊鸣叫,本是祥兆,皇上却连看也没看二皇子一眼。

  圣意无人敢揣度,可皇帝对大皇子的偏宠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而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皇上并不想二皇子影响太子的皇位。

  1最A新…章5i节ep上酷q匠网。

  太子那象征性的金眸最近有些不对劲,失了往昔的流光溢彩,甚是浑浊不清。

  赤璃皇见了眼中一道流光一闪而过,故而无人看清那道流光是讽刺,是鄙夷,还有不屑。

  太傅仔细观察太子的眸子,却发觉得此事并没那么简单……

  逸王听了暗卫首领的禀报,觉得赤璃二皇子的失踪有着不可忽视的关系,赤璃二皇子失踪不久,自己的女儿就被人掳走,也许他们现在正在同一处地方。虽不能妄下断言,但不得不试。

  不知道自己那么久没见流萤,那孩子受苦了吗?受寒有人为她添衣吗?有人欺负她了吗?她一个孩子,怎会有人狠心至此,竟掳走了她。若是绑架还好,自己就算疏尽家财也要将她救回来。

  逸王不断踱步,可是如果是绑架,勒索信应该传来了呀!怎么办啊?怎么办才好?

  逸王戎马半生,即使是百万雄兵兵临城下也不改面色,今日却紧张至此,只是因为流萤失踪,若是有一日,他再也见不到流萤了,又当如何?

  南华皇知道了此事,立即派人与逸王一同协作,将找回流萤作为目前的首要任务。

  ……过了六年,流萤依旧没被找到,逸王越发着急,连白发也被愁了出来,逸王妃也回家试图用家族势力寻找,也无结果。

  另一边的流萤比他们更不好过,这六年里,毒尊疯了一般带着流萤去找各种毒物,她的右手腕处满是咬痕,每次伤口还未愈合,便又被其他毒虫咬破。

  这致使流萤的心里留下了阴影,她害怕蛇,害怕细小的虫子,更害怕阴险的人心……

  后来,当毒虫咬蚀她时,竟被她的血毒死了。

  自此以后的好一段时间,她也再没被带去试毒。

  在这里,流萤唯一的温暖就是那个可爱的小男孩,他会偷偷为她上药,会关心她,却也骗了她。

  记得是在流萤六岁生日的时候,他说要送流萤一个礼物,可是当她偷偷溜去找他时却听见了他说……

  “皇叔,侄儿怎会喜欢那样一个又蠢又笨的女孩呢?侄儿不过是觉得她为我试药,有些愧对于她罢了,仅此而已。”心不觉疼痛。

  “那便好,要记得,你未来是要一统天下的人,必要与她站在对立面,你与她永远只有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否则,你会后悔的。皇叔是过来人,知道乱世中的感情是以利益为基础的,不要把自己陷进去了。”

  “是,皇叔。”

  自那以后,瑾翔明显觉得流萤在刻意疏远他。

  原因,他猜到了,大有可能是因为听见了他与皇叔的对话,他并不敢解释,因为他怕若是皇叔知道了会杀了流萤。

  因为他们这些为权利处处谋划的人不应也不能为感情所左右,他也不配拥有对她说出爱的机会,毕竟,若是国与她摆在面前,他会选的只能是国。

  可悲啊,方才十岁的他便要面临如此选择,他没有说他一直都是喜欢流萤的,也许是因为长期浸淫在争权夺势中,连本心也失了吧,所以才会那么喜欢她做的不怎么好看的风筝,喜欢她喂自己吃的冰糖葫芦,喜欢她的笑容,喜欢她牵着他的手,仿佛那时他便拥有了全世界,很美好,但他要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