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瞎装逼的变态

   阴冷的声音悠悠传来,“事情办成了吗?”刺骨的寒令黑衣男子感觉犹如冰棱刺面。

  “回宫主,属下幸不辱使命。冰缬纱已经放在汐栎流萤房中了,再加上金线上的隐族秘药,汐栎逸与那狗皇帝反目便可计日以待了。”

  此时,灰衣男子恰好入宫,稽首,将一纸条举过头顶,“宫主,左护法飞鸽传书。”青衣男子挥手,立即有护卫将纸条躬身递与青衣男子。

  男子瞥见纸条内容,字上带着斑驳的血迹, 因是写字人与人打斗所致,但那些字却清晰可见,依稀辨得是:皇后玉玦被狗皇帝,抢去赠与汐栎流萤,属下特传书请示。

   青筋乍现,纸条也被揉成一团。银色面具下遮住了男子面容,看不清男子的表情,只是那寒气愈加逼人。武功较弱的灰衣男子只觉一口腥甜涌上喉头,只是他不敢喷出一滴血,因为冥夜宫内不留无用之人,若是他连寒气都抵不住,他面临的只有死路一条。

  青衣男子挥手,灰衣人顿时松了口气,退了出去,一刹那间,幽冷的宫中只余青衣男子一个人。纸条被内力骤然摧毁,只余下一地碎屑,银色面具被取下,一张满面疮痍的面孔显得格外恫人,脸辨不出原貌,大致是为火所焚,只有那双眼十分熟悉,像是——南华皇慕容舜煜,不同的是,那双眼中多了几分阴翳。

  “该死的,难道本宫对你的心意就那么不值一提,任你弃之如履?慕容舜煜,你母妃欠我的,你欠我的,我要一笔一笔讨回来。汐栎执素,你逃不掉的,你只能是我的。”

  自从流萤“死”而复生后,逸王便加强了王府的防守,流萤身边暗卫从不离身,流萤也不以为意,毕竟自己如今能力较弱,还无法自保,可是谁也没想到,即使是这样的严密守卫,也会让奸邪之徒有机可乘……

  华灯初上,正是王府护卫换班的时候,一个身材佝偻,瘦小孱弱的老人提着一个木桶,在流萤房门徘徊。突然,护卫抓住他,“什么人,在小郡主房门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

  老人身子发颤,像是被吓住了,“小……小老儿是……是……是府中倒……倒夜香的。”护卫瞧着他这结结巴巴,胆小怕事的样子也没多想,便放他进去了,忽然觉着不对劲儿,倒夜香的老汉嗓子哑了,说话绝不会像这般正常。刚要喊人,便被突如其来的一股香风迷倒,七窍流血。

  流萤挥着小手,看着玉玦发呆,自己以前从未做过这么怪异的梦,这玉玦一定有问题。流萤看着玉玦,越发觉得这玉色仿佛在哪儿见过。

       忽然  ,流萤觉得不对劲,一股风带来了诡异的香气,脑袋立即灵光一闪——依着小说的基本路线来说,这香风中定是有毒。

  果然,护卫尽数倒下,流萤嘴角流出一道血线。暗卫发觉异常即刻捂住口鼻,飞身而下,护住流萤,暗卫首领立即给流萤服下一颗丹药。

  流萤服下药后,唇齿留香,喉头腥甜被压下。只是那股铁锈味着实令她不悦,此仇,她必报。

  老人出现,以一朵见血封喉与暗卫打斗,仅凭这见血封喉想要打败暗卫,简直是异想天开,但这老人的武功又该死的好。足足一甲子的功力又岂是他们能敌?

  最终十多个暗卫死于见血封喉的毒下,只有暗卫首领只受了点儿皮外伤,并未被花瓣打到,他知道,见血封喉只有花瓣有毒,花枝无毒。他本想一剑了结了老人,可是未曾想,老人竟以小郡主为挡箭牌,害得他施展不开。

  老人抱着流萤逃的飞快,暗卫首领自知追不上 ,只好放弃,前去向逸王禀告。

  流萤被老人抱入一个彼岸花盛放的谷中,彼岸花随风摆动,美得惊心动魄。谁也不知道这妖治美艳的花下藏着多少尸骸。美丽的东西都是有毒的,比如这彼岸花,看着柔弱娇妍,实则内含剧毒。

  老人在一座通体晶黑的宫殿停下,流萤怔住了,整座宫殿竟是用世上最稀少最昂贵最坚硬的黑曜石修筑。入宫一看,她发觉自己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不能怪她见识少,这座宫殿的事物都超出了她的认知。

  屏风晶莹剔透,即使是作上水墨画,也不能影响其一分透明度。

  桌案上的一把琵琶成色顶好,洁白无瑕,弦与琵琶一色,她并不知道这琵琶是用人骨制成。

  宫中的人除了一个比流萤大上几岁的男孩是正常人,其余都面色惨白,毫无血色,目光呆滞。

  不久,一个男人被拖到殿上,那人头顶被一根长约一尺的银针慢慢凿穿,不断惨叫,老人撕下人皮面具,流萤只有一个想法——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最新I章k节|7上w酷匠网

  那张苍老的人皮面具下竟藏着一张绝色容颜,肤若凝脂,阴柔的面容生在他脸上毫无女气,只有阴冷。

     一双桃花眼中蕴着深不见底的幽潭,教人猜不出喜怒。正在流萤打量着他时,忽然觉得自己的下巴被人抬起,她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看着这个男子失了神。

  仔细一看,才知那个是长着一副好皮相,还四处贴着一张奇丑无比的面具瞎装逼的变态,抬起了她的下巴,这让她感到十分怪异,这种感觉像是——被人调戏了,可转念一想,自己年龄尚小,怎会有人调戏她呢?

  “小家伙,怎么?被本尊惊为天人的容貌给迷倒了?哈哈哈,看来本尊风度不减嘛!”男人笑出声来,流萤嘴角抽了一下,你也太自恋了吧!

  心想:声音很有磁性,容貌还算基本达标,可惜跟我年龄差太大,不太好。算了,天涯何处无芳草,美男总会有的。

  可是下一刻,男子打破了他在流萤心中的好印象,他将流萤抱出宫,拿起玉铃,摇了一下,一个面色惨白的男人将那个半死男人也拖出宫,将那人的身体埋入土中,独独露出耳朵,看着这些人毫无意识的行为,流萤明白了:这些人都是傀儡。

  另外几个傀儡抬出一缸银白色的液体,发着冷光。

  流萤渐渐看清了,那是水银,也叫汞,是密度最大的金属,常温下呈液态,故称水银,毒性大极,流萤此时以为男子是想毒死那人,可耳际却传来了答案,“你说把水银从那个人的耳朵里灌入会怎样?你没见过吧?今日就让你看看我毒尊的酷刑之一,免得你日后忤逆本尊。”虽是带笑,可声音却是万分寒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