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白狐失声痛哭之时,巫师赶到了。

  一阵风起,紫音的面纱被吹落,她脸上浮出惊恐之色,而后释然一笑,将面纱抓在手中。

  “妖孽,受死吧!”一个巫师使了弑魂术,白狐诞下了凌湮的子嗣,她已经毫无遗憾准备引颈受戮……

  但此时一道紫色身影飘过,挡在白狐身前,如落叶般飘落。

  白狐哭着喊出一句“姐姐”,身体虚弱的她拼尽全力爬向紫音,身子颤动着,渐渐瘫坐在地上,哽咽着问:“为什么要……要舍命救……救我?”

  流萤此时看见了那张脸——那张脸与自己一模一样,莫非这紫音就是自己的前世?

  紫音笑着,苍白的脸仍是倾国倾城的美,“小时候,母亲……母亲对我说,千……千万不要……不要将面纱……面纱摘下,因为……因为面纱落下……落下之时便……便是我……我死亡之日,哈哈,哈哈”白狐露出诧异之色,紫音嘴角溢出血线,一道紫线被抽离出来,紫音面色逐渐变得透明,“果然,哈哈,可是……可是我……我是自……自愿的,你……你能……能不能再……能不能再叫我……叫我一声……一声姐姐吗?”

  紫音笑着流着眼泪,白狐抽噎着叫了声:“姐……姐姐。”白狐抱着身子逐渐冰凉的紫音,眼中布满血丝,愤怒地看着巫师,目中冰凉刺入骨髓,惊得巫师身子一颤。

  三个巫师以目示意看着白狐,使出引雷之术,结果,相信我,此事绝对验证了一个至理名言——装逼遭雷劈!

  他们引来了雷,结果一道暗紫色的身影闪过,

将所有的雷引来,送入三巫师身上,结果,他们死于装逼。

  衣着暗紫色菱纱的女子飞身而来,看着紫音,语气冰冷地说道:“九尾,我主人是为你而死的,你应对她的死负责。”

  白狐面露恐惧之色,而后看着紫音,凄凉地苦笑,闭眸说道:“若是能有办法救她,我定会相救,可,这是弑魂之术,是神族密术,无法解除。”白狐忽然睁开眼,欣喜的问:“魇魔,你是上古魔族,你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魇魔语气冷淡:“以你灵珠,唤她之灵,千年灵力,聚她之魂,方能解除。”

  白狐逼出灵珠,立即化为狐身,用千年灵力将紫音的魂魄聚在一起,送入轮回之道。

  魇魔幻化出一玉玦,将白狐母子封印在其中,送入灵力助他们修行。嘴角现出一抹弧度,勾魂摄魄。主人,我又给你创造了两个青梅竹马,好好享用吧!

  ……

  流萤一醒来,发现自己身边一片漆黑,她还以为是天还没亮,可是刚要继续睡时,耳际传来哭声,“萤儿,你怎么这么早就去了?你怎么就忍心离母妃而去啊?你走了,你让母妃怎么活啊?”

  流萤心想,这里不会是棺材吧?自己不会做个梦,就死了吧?伸手一摸,不对啊,体温正常,脉搏正常,那个庸医说老娘死了?

  慢慢地,流萤的呼吸变得薄弱,她一定要出棺材,她也不管什么尊严不尊严了,装逼诚可贵,金钱价更高。若为生命故,二者皆可抛。若是没了命,还怎么装逼敛财?

  于是她放声大哭,却无人回应。

  流萤并不知道棺材外面的静谧是怎么回事,正当她以为人都走光了时,一声声呼喊声此起彼伏,经久不绝,“小郡主,诈尸了,救命啊!小郡主诈尸了!”

  流萤此时才知道,原来他们都把自己当成鬼了。丫鬟们哭哭啼啼,惊恐万状,王妃也被吓了一跳。

  王妃不愧为江湖儿女,很快就反应过来,叫了四个护卫进屋开棺,脸上毫无惊恐之色。四个护卫虽然心里害怕,可是王妃的命令不可违背,四个护卫最终颤颤巍巍地把棺材盖打开了,流萤终于重见天日,伸了个懒腰。

  王妃召来府医,府医年事已高,听说是给已死的小郡主把脉,冒了一身冷汗,差一点儿就昏过去了。

  府医看见活蹦乱跳的小郡主时,嘴巴长得忒大,大的可以装下一个鸭蛋,流萤见了府医就一个感受:就是这个庸医说老娘死了,我要扣他的工钱。

  伸出满是皱纹的手,探了一次脉,然后拱手拘礼,“老夫行医几十年,还从没见过小郡主这么奇特的脉搏。三天前,老夫明明探到小郡主脉搏微弱,气息奄奄,心脏毫无搏动,毫无生还之机了,可……可如今小郡主的气息非常平稳。这,老夫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王妃听了,瞳眸一闪,挥手叫府医退下了,府医刚准备退下时,一阵叫声传来,“王妃……王妃。”

  府医赶快上前,伸出手为逸王妃诊脉,此时王爷刚好上朝回来,神色郁结,又见府医的学徒奔得飞快,连忙拉住,“府上出了什么事?为何如此慌慌张张?莫不是王妃有什么事吧?”

  学徒见是王爷,立马跪下,回道:“王爷,刚刚,府上出了大事了,先是郡主死而复生,后又是王妃晕倒了。王爷,我得赶快赶去。”

  逸王听了,皱了皱眉,“本王同你一起去!”

  学徒连忙起来,弓着身走在前面。

  ●d酷x|匠*¤网首?发◇$

  “小徐,怎么来的怎么晚,若是王妃出了什么事你担待得起吗?”府医边写药方边训斥道,逸王上前询问:“王妃和萤儿没事儿吧?”

  府医这才注意到逸王,连忙行礼,被逸王拉起了,“许大夫不必多礼。”

  府医一脸郁闷,“王妃是守了小郡主三天,劳累过度导致昏迷,王爷莫要担忧。”流萤听了只觉眼睛有些湿润,鼻子酸酸的,“三天前,有人发现小郡主被人用手绢捂住了嘴,赶忙大呼,那人轻功极好,听到丫鬟喊叫便逃了,只留下一张手绢,似是走太急忘了拿走。”谁也没看到流萤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手绢拿来,给本王看看。”

  府医从药箱中拿出一张绣纹精致的大红色手绢,逸王用手摸了摸,只觉一股清凉自手心传来,手绢柔滑,变肯定这不是什么平民百姓的,又见手绢上绣了一朵牡丹,骤然捏紧了手绢,上面绣的牡丹变得扭曲。

  这朵牡丹带着些金线,定是宫里的娘娘用的,触感冰凉,只有一种可能——冰缬纱,冰缬纱南华一年只能纺出三匹,今年皇上将一匹赐予逸王妃,一匹赐予沈贵妃,最后一匹赐予了——皇后,因着皇后是后宫之主,故而送了一匹红色的。这

  红絹出现在这里绝不是偶然。

  而金线上还残留着些许药粉,逸王靠近一嗅,将手绢攥得更紧了。

  这药粉是隐族秘药——绝衍,这种毒只须触碰一点,就会致人死亡,毫无生还的可能。此赌会一寸一寸腐蚀人的肉体,蚕食人的血液,此中痛楚无人能忍受,而逸王只当是流萤未触碰到药粉,未有怀疑。

  “你难道已心狠至此了吗?千万不要是你,否则我会亲手杀了你。”

  ……黑暗阴冷的冥夜宫,一黑衣男子跪下向座上的银面男子行礼,银面男子身着一袭青衣,文雅异常,银色面具熠熠生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