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辱没玉帝就罢了

   流萤做了一个梦……

  炎炎夏日,蝉鸣声此起彼伏,遍地芣苢生得正茂,樾蔽大地。

  看》'正g版章:v节上*M酷t,匠&网a

  一紫衣女子背着药篓掘着草药,身姿娉婷,亭亭玉立,一白纱掩面,予人犹抱琵琶半遮面之感,香汗淋漓。

  ……树林外,一白衣妖治女子被三觋追赶,

她腹部隆起,一看便知是怀了孕。

  白衣女子忽然被一觋打中,化为八尾白狐,腹部血如涌注,竭尽全力奔着,八尾泛着微弱的银光,这预示着她本不久后就能羽化登仙,可却因某些缘故而弃了修为。

  一觋叫喊着:“妖孽,休要做无谓的反抗了,你自舍修为,为凡人续命 ,违背天规,应受天谴。”

  八尾白狐大叫道:“为何好人偏偏就没有好报?他不嫌弃我狐妖之身,我便报他山盟海誓,可是为何,为何不能让我们在一起?人妖殊途,人妖殊途,为何人与妖就不能相恋?这天地不公,玉帝无眼,我逆了这天有何妨?”

  一巫师愤怒地说:“大胆妖孽,辱没玉帝便罢了,竟妄言逆天,我定要教你魂飞魄散。”

  白狐怔了一下,什么叫“辱没玉帝便罢了,”你是跟玉帝有仇吗?

  但只是怔了一下,便又继续跑。

  她真的不甘心,自己两世的守护却换不回一个完美的结局,为何人和妖就不能相恋?为何好人偏生的就没有好报?为何凌湮与她就不能在一起?

  第一世,她法力尚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人陷害而死,那时她只恨自己无能。

  这一世,她好不容易修成正果,凌湮却不认识自己了,那一刻的疼痛犹如剜心,她再也不想承受了。

  好在凌湮不弃她狐妖之身,愿予她山盟海誓,怎奈老天不公,不让好人有活路!

  她是真的很爱很爱苏湮,她怎能忍心看着凌湮又一次死在她面前?于是她用百年修为为凌湮续命,她也因此遭受了天谴,可她不在乎,她在乎的只有凌湮。

  当她知道自己怀上了凌湮的孩子时,她真的很开心,可这份开心却没有持续多久。

  巫师受天神之命前来捉拿她,说什么冠冕堂皇的人妖殊途,在她眼里,爱情是不分种族的。她不过是想长相厮守,难道错了吗?她不想再在人世苦苦辗转寻觅了, 她怕一不小心就错过凌湮了,她 不想在找到凌湮时得来的却是一句“不认识”,无论几生几世,无论是斗转星移,还是沧海桑田,她都认定凌湮了……

  白狐跑入了树林,树林树木茂盛,芳草萋萋,又加上狐狸对丛林天生的熟悉感,白狐甩掉了巫师,不过它也因失血过多而陷入了昏迷。紫衣女子撕下自己的衣角,将流血不止的白狐就地包扎,她见这荒郊野岭的,人烟稀少,白狐又有了身孕,若是留在这恐有野兽会把它吃掉,就将白狐带回了家。

  夜阑人静,白狐逐渐转醒,紫衣女子喜上眉梢,却听见一阵敲门声和巨大的脚步声。

       女子出门探看,只见全村村民举着火把,大喊着“交出狐妖!”

  村长爬着两道刀疤的脸,因为凶恶的神态显得更加狰狞恐怖,他身后是白天追白狐的三个巫师,紫衣女子镇定自若,毫无惧色。

  她隐隐明白了大家口中的妖就是那只怀有身孕的白狐,毕竟少有狐狸生有九尾,可她不愿交出白狐,医者父母心,白狐被她捡回,就是她的病人,她不能把胎相才稳定的白狐交给这群恶人。

  紫衣女子状似不禁意挡住房门,低下头说到:“我不知有什么妖。”

  她话一说完,便有一个妇人说道:“村长,巫师大人,你们是不是找错了,紫音这丫头,平日里连房门都极少出,胆子又小,怎么会私藏狐妖呢?一定是弄错了。”

  村长一巴掌向妇人抡去,打肿了妇人半张脸,怒骂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她胆子小就不会在听到妖这个字时面不改色了,小时候就克父母克邻居,私藏狐妖又怎么会是弄错了呢?”

  白狐不愿自己的救命恩人受伤,所以她从房间里出来了,巫师刚要抓捕之时,白狐便跑了,巫师紧跟而上,紫音害怕白狐受伤,连忙追去。

  白狐腹部传来阵阵绞痛,她知道自己要生了,可这个时候她如何生育?若是被巫师追到,自己与孩子都得死,她不能停下来。

  正在这个时候,紫音抱住了白狐,将它带到了一个隐秘的山洞。

  白狐躺在地上,立即化为人形,绝美的脸上带着央求之色,她现下疼得只能连连惨叫,说不出一句话。

  紫音知道,白狐在求她帮忙,帮她生出孩子,而白狐内心万分纠结,她担心紫音不会搭救。

  紫音看了看白狐,白狐以为她是拒绝帮自己了,可是紫音她并不是不想救,而是她并不知道妖和人的身体构造是否一致,观察片刻后,发觉她的身体构造与人无异。

  紫音点点头,笑着,温和地对白狐说:“帮你可以,但我要做孩子的姨娘,孩子他娘的姐姐。”

  白狐脸上浮出释然之笑,点头同意了,她十分感激紫音,若是换了别人,定是不会也不敢帮助自己的,可紫音,可紫音她还拿自己当妹妹,这个姐姐——她认了,无论历经几个百年,她都会认紫音作姐姐。

  紫音让白狐咬住自己的手,以免她忍受不住疼痛,白狐咬得紫音几欲大叫,可是她不能,若是她叫出声来,白狐和她的孩子性命堪忧。

  “使劲儿,再使点儿劲儿啊!孩子就快出来了。使劲儿啊!”忽然一声嚎叫,一只眯着眼的小白狐生出来了。

  紫音抹了头上的汗,放松了些许。

  忽然白狐抓住紫音的手,虚弱的说:“好像还有!”

  紫音又将手递到白狐嘴前,又开始了接生工作,生出后,她惊奇的发现——还有一个。

  三只小狐尾巴的颜色各不相同,一只九尾皆为红色,一只九尾皆为深蓝色,一只九尾皆为缁色,一看就是一只腹黑狐。

  白狐高兴地抚摸着每一只小白狐,紫音嘴角也勾起一抹弧度,她是真心的为白狐高兴。

  “取什么名字呢?”紫音问道。

  “牝狐叫凌落凡,凌湮说我生的定是个女儿,便为她取了这个名字,至于这两只牡狐,就由紫姐姐来取名吧!”

  紫音笑着说:“那就多谢你给了我替他们取名的机会。这只靛尾的狐就叫凌洛笙,这只緇尾的狐就叫凌暮卿,好吗?”

  “洛笙、暮卿,好名字,谢谢你,紫姐姐。”

  “不用谢。”紫音粲然一笑。

  突然,天空中一阵雷鸣,白狐瑟瑟发抖,她害怕自己才生下孩子,还未抚养过他们一天,便要与他们分别了,她不想死,她还有嗷嗷待哺的孩子,还有许她唯一的丈夫,还有——紫姐姐。

  紫音安抚着白狐,“不如谈谈你和你相公的事吧!”

  白狐知道紫音是在安抚她的情绪,转移她的注意力,她很感激紫音,便抓住紫音的手,暗暗发誓:永生永世,你都是我的姐姐。

  “我叫溟熙,我相公叫凌湮。那年正是落花时节,他落入水中,我一眼便认出了他。湖里的水鬼锁住了他的魂魄,我自断一尾救下了他。我坦白了自己的狐妖身份,他并不嫌弃我,愿与我共结连理,后来,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白狐嘴角挂着甜蜜与幸福的笑容。

  “可巫师找上门来,说人妖殊途,非要拆散我俩,还给凌湮服了萱草,他,已经不记得我了。”说着,竟是忍不住落下两行清泪。

  紫音也为之动容,轻拍着她的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