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萤是个高级别的财迷,因为她已经达到万物以金钱衡量的地步了。

  皇上没有治流萤的不敬之罪,大笑道:“倒是个聪慧的孩子。”在皇上看来,流萤拿金牌是为了保命,若是让他知道了流萤心中的小九九,不知会不会气的跳脚。

  一出生就被封为郡主,这是南华建国以来第一次,可见皇上对这女孩儿的喜爱。如今更是放纵到任其拿走南华唯一一块免死金牌,若是问流萤知道了这个消息是否激动?

  答案是当然不。为什么呢?因为既是唯一一块,便就不能拿去卖了,如此有代表性的东西就只余一个作用:装逼。

  流萤在王妃怀里躺了一会儿,身子动了一下,众人都以为她是要醒了,结果她翻了个身,金牌随着她的翻身剧烈晃动了几下,却始终没落下。

  众人入座,自然皇帝是坐在上席,流萤睡了!一会儿就睡不着了,因为——菜香四溢,勾起了流萤的馋虫,一睁眼,当真是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其实流萤第一想法是——酒菜都这么值钱,那王府一定很有钱——

  确实如此,逸王是闻名遐迩的汐栎隐族。汐栎隐族掌天下经济命脉,隐族弟子出山辅弼君主如凤毛麟角,故隐族弟子是极逆天的存在,每每出山都会受几国相邀。

  汐栎隐族大多不慕荣利,汐栎逸郴当初也不愿出师,但他立了一个规矩:只要有人能出一题难住他,他便归顺那人。众国咸未能成功,最后南华皇出了一题,汐栎逸郴甘拜下风,自愿归顺,众国皆好奇那道题,但当事人也不愿告知他人。因为题可以“被骗”二字囊括。

  南华皇当初给汐栎了一道题,题目是:勿将此字念错。

  汐栎逸郴当然是因为年少轻狂而同意了,那个字是:“错”。

  自然而然,汐栎逸郴输了,被迫成为南华皇的近习,并与皇帝结拜,随南华皇南征北战,使南华终成为一方霸主,屹立于不败之地。

  ……

  流萤眼中闪着光芒,那光芒是对金钱的热切,还有对——食物的渴望。

  流萤在心里暗道:我只是秉着一颗乐于助人的心,想帮他们尝尝味道。

  逸王妃早已见怪不怪,夹起一筷糖醋鱼喂入流萤嘴中,在外人眼中这简直是怎么看怎么怪,。

  皇后惊异地问:“流萤还这么小,怎么能吃糖醋鱼呢?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众人也担忧地看向流萤。逸王妃爽朗的笑了笑,逸王妃本是江湖中人,笑起来颇有大侠的豪气,“回娘娘,这孩子不喜食乳,偏喜食肉食。而府医说流萤体质奇特,能食肉食。故而臣妾才给她喂食鱼肉。”皇后也是育有二子的人,却从未见过哪个才百日的孩子不吃母乳。

  在座的人皆看向流萤,流萤笑了笑,仿佛是那天边的暖阳,将温暖照进了人们心中。

  皇后不禁有些感伤,皇室中人,有哪个是干净纯洁的?从前的她也是带着这样纯粹的心进入了皇宫,哪知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渐渐地,心被皇宫这个大染缸染得面目全非了。

  不久,流萤又目光炯炯地盯着一盘桂花糕,逸王顿感无力,他看着流萤,暗暗想:若是有朝一日,自己战死沙场,流萤该怎么办,他实在是放不下这个女儿。二十多年,他第一次惧怕死亡,只是因为他觉得眼前的婴儿需要他来保护。

  依照族规,汐栎隐族之人需在三岁时回族习艺,故而他与女儿需得分散好些年。他并不愿意将流萤送回隐族,他终究是害怕女儿忘了他这个父亲,虽说是担心此种情形出现,不过,他同样不愿女儿卷入皇室之争中,

  当天下争权夺利时,只有隐族能够护住流萤。纵使是再不舍,他也不得不将流萤送回隐族。

  流萤望着满桌菜肴突然想起一个至关重要的事——桌上的人随份子了吗?先不说其他人随没随,反正皇后是没给的。

  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金牌,暗道:这只是皇帝一个人的份子钱!皇后没给呢!对了,还有太子的份子钱!先让我把份子钱收了!

  想到这儿,流萤望向皇后和那个无辜的太子,皇后感受到一道热切的目光投来,皇后寻着目光,却又感觉不到那道目光了。

  因为流萤将目光转投向皇后腰间佩戴的一块血色玉玦,不知不觉将小手伸出,本想抓住玉玦,却因为手太短,只抓住了玉玦上的流苏。

  皇上见了抱过流萤,流萤见着玉玦离自眼神己越发的远了,便狂摆着小手,皇上将皇后腰间的玉玦解下拿在手中,举得高过流萤的头顶。

  流萤将自己手中的金牌攥得更紧了,用另一只手去抓皇上手中的玉玦,水灵灵的眼睛仰望着皇上手中的玉玦,可爱极了,看得众人直笑。

  皇上最终敌不过流萤渴求的眼神,将玉玦戴在了流萤手上,谁也没注意到,在看向流萤的一道目光中含着阴狠和杀欲。

  晏散后,流萤被抱入摇篮之中,很快睡着了。一个孩童偷溜了进来,流萤很是好奇,这不是那个太子吗?他来干什么?

  流萤闭眸假寐。

  却听得,稚嫩的男童在耳边呢喃细语……

  “你就是汐栎流萤——战神舅舅的女儿?”男孩伸出手碰了一下流萤的脸,又迅速伸了回去,生怕弄醒了流萤。

  流萤却是惊了一下,他叫父王舅舅,那皇后便是父王的姊妹了?

  “我最佩服的就是战神舅舅了,有他在,我们南华就不怕外敌入侵了。我以前想啊,如果舅妈生了个弟弟,我就要把他当做亲兄弟看待。可是,你是女的,怎么办呀?我可以把你塞回舅妈的肚子,让你变成男孩吗?”稚嫩的童音却是满含着纠结,琉夏几欲喷笑,把我塞回去变成男孩?亏你想的出来。

  +k酷☆1匠网Z正‘版'7首发E

  又听得太子说了一句,“既然你是女的,我就勉为其难内定你为本宫的太子妃了。”脸却已是红透,运着轻功翻窗溜了出去。

  勉为其难?你有没有搞错呀?算了,小屁孩儿一个,姐姐我就不与你计较了。

  流萤戴上了玉玦后,发现玉玦变成了皎色,纯粹得像苍穹中的弦月。

  缓缓睡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