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忆潸妹妹捡回流萤的尸体时,上演了一幕水漫金山。

  “流萤啊,你怎么就这么去了啊?而且还死的和你人一样奇葩。”如果流萤魂魄未被红衣美人收走,此刻定是想华丽丽的来个诈尸,管它三七二十三,先把忆潸黑打一顿再说。

  “老天爷啊,你丫的怎么这么不公啊?你无情的夺走了一个年轻的生命。”此时忆潸语中已是带着哭腔,连平时一直与她吵架的夜蝶也想要安慰她了,结果,下一刻,夜蝶立即收起了这个愚蠢的想法。

  “老天,你夺走了一个学霸,你让我以后怎么抄作业啊?老天,你夺走了我的永久饭票,你让我怎么面对饕餮附身的情况啊?老天,你夺走了我的女神,你让我的余生黯淡无光,失去方向。啊!你让我怎么活啊?”

  夜蝶暗暗吐槽,抄作业,明明就是让人家帮你代笔嘛,你连动笔都懒得动好吗?饕餮附身,明明就是嘴馋嘛!女神?黯淡无光?失去方向?明显就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简直是无语问苍天,为毛你要用排比句呀?

  此时夜蝶还怀着对她失去闺蜜的同情,而下一刻,夜蝶认为自己已经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了。

  “老天,你怎么不让夜蝶去死呢?她活着就是对和谐社会的破坏。如果她死了,我就可以将她的钱据为己有;如果她死了,我就可以找坐向最不好的墓地埋葬她;如果她死了,我就可以每年清明在她的坟头上踩一脚,不,踩她个八脚十脚。可是,为什么死的不是夜蝶呀?”

  “蓝忆潸,你找打是吧?”

  “啊!我错了。”忆潸边逃边打着嘴念念有词,“瞎说什么大实话呢?”结果可想而知,忆潸被“报答”(暴打)了。

  王妃因此引萤之象,为之取名为流萤,流萤大喜,这名字还是她原来的名字,不用再去适应一个陌生的名字了。

  这一边,是和睦的天伦之乐,而溟缘濒临崩溃。

  “残叶,你这次惹了大祸了,此女魂魄在归体之时与魇魔混为一体,日后将改换此女命格,若是命格与混沌天书相差过大,我银霄一族必受牵连。”溟缘揉了揉眉心,俊眉蹙起,任谁见到此情此景也有想要抚平其如画眉目的想法,作为肇事者的残叶自是也有这样的想法,可在第一时间被强压下去了。溟缘翻出混沌天书,看了几页,瞬间愁云消散,喜上眉梢。  

  “残叶,有解决的办法了,先祖记载过类似的事情,当年,第九任银霄暗主不小心将命定之人的魂魄与魇魔相混,他……他……TMD,他居然自行领罚,他是不是傻啊?不好好想办法解决,居然傻兮兮的去领罚,TMD智障!”

  残叶打百分百的保票,自己十多年来听溟缘讲过的脏话加起来也不如今天多。溟缘平日里抑制着自己的情绪,这是第一次看他这么不管不顾地情绪外露,或许是因为魂魄异常的人是流萤吧!她对于他果然是个例外。

  “残叶,不如我们去找那个女人吧!毕竟,这个意外是因你而起的,必须要解决,我作为你的师兄自是要帮衬着你的,走吧!”虽说是帮衬,可残叶知道自己闯过那么多次祸,哪一次溟缘帮自己解决过,看来师兄是对她动心了。

  一种莫名的苦涩浮上心头,脑中一片混乱,自己与他十多年的相处竟敌不过他与外人几月的相识?一抹苦笑浮上面容,他,终归不会属于自己。

  h6看u正版)3章zT节上'O酷匠网mX

  残叶忽然想到一件不妙的事,面色立即难看起来。溟缘见到,一本正经地问了一句让残叶几欲喷血的话:“你便秘了?脸色难看得像食了翔一般。”你能想象一个腹黑狐狸一本正经地问你这样一个问题吗?残叶霎时觉得自己能在一个高品阶腹黑狐身边存活这么久,真是要谢天谢地啊!

  “我只是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貌似流萤重生之时没有被抹去记忆。”

  “我知道啊……等等,你说——流萤没被抹去记忆?”

  残叶点了点头,“让我静静。”溟缘用劲揉着眉心,忽然用力一拍桌子,桌子立即碎成细渣。

  “魇魔有另一个称号叫忘忧,它能使人忘记所有不愿面对的痛苦过往,而流萤与兰瑾翔的所有必是会被魇魔噬去,所以我们不必担心。”

  “可流萤的其他记忆呢?”

  “就当她赶了一次穿越流。”我竟无言以对。

  ——流萤百日宴,来了五品以上官员一百六十八人,弱算上妇孺老人便是二百多个,另外还有逸王战场上的生死兄弟,所有亲王也相继来了,好不热闹!

  逸王虽说是异姓王却深受皇帝信任,被百姓誉为战神,庶民莫不对之爱戴有加。

  此次小郡主百日宴,全京城的酒楼免费接待所有客人,万民同乐。

  百日宴上一个精致的女孩被抱了上来,堇色眼瞳如同薰衣草花海梦幻神秘,带着致命的诱惑,使人不断沉沦其中,暗紫色头发在阳光下流光溢彩,现下女孩的玉容还未长开,若是大了,还不知是怎样的勾魂摄魄。

  逸王正准备关大门时,一阵玩笑声乍起:“义弟莫不是忘了还有为兄吧?”

  只见一黄衣男子出现在门口,身后是一个身着大红色衣裙的端庄女子,身后跟着一个身穿蟒袍的孩子,大约四五岁。

  众人刚想行礼,却听见男子说:“今日真是以逸王义兄和姐夫的身份来的,所以大家莫要拘礼,若是因朕坏了你们的兴致,朕于心何安?”正当众人不知如何是好时,只见那粉妆玉砌的女孩靠近皇上不断跳起,不知是要做什么。

  皇上蹲下身子,刚想逗弄孩子,却只见那孩子抓过皇上的金牌,攥紧了后,跑到王妃那儿去,在王妃怀里睡起了觉。逸王见了甚是害怕,流萤这般行为是对皇上不敬。至于为什么要拿金牌?在流萤眼中,金牌就是钱啊!

  男孩见了欲要发笑,却又看见南华皇瞥了他一眼,止住笑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