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不是虞蒲的,她非常清楚她现在的处境。

  而那些老家伙,当然也不会忠心于她,更何况,她还是一个懒散没有上进心的人。

  她的确没有上进心,她每天睡到日上三竿还是会觉得没睡醒,除了周一和周五来趟公司,其他时间基本都是白天睡觉,晚上游魂,所以,他们看不起她倒也是非常非常合乎情理的。

  回到家中已是十二点,虞蒲煮了包面就窝在沙发,她想起早上那人的话,今天是14号,过了今天,他就会来。

  那个人她不愿去想,她想起来,就无可奈何。

  “死了都要爱,不哭到微笑不痛快。”高亢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瞄了瞄桌子上的手机,陌生号码。

  “哪位?”

  “在哪。”电话那头的声音,冰冷至极。

  虞蒲下意识的紧皱眉头:“家。”

  话一刚落电话便被挂断,虞蒲撇了撇嘴把手机丢在一边接着就拿过靠垫蒙着头倒了下去。

  是他,那个让她做梦都想一脚踹到天外的男人,如果她摆脱得了他的话,她会不惜一切代价。

  正咬牙切齿间,玄关处传来脚步走动的声音,虞蒲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

  “你怎么又来了?”虞蒲看了看那个正缓缓走来的男人就别开脸,他不是早上才来过吗?

  “怎么,我的家,我要回来还要挑时间吗。”声音很冷,一如早上的漠然。

  虞蒲没有回话,而是站起身走向通往二楼的楼梯,她明白,今天她是无论如何也逃不了。

  男人阴着一张脸也跟了上去,眼底是冰冷一片,在走过楼梯转角的时候,他的眼里快速闪过一丝幽暗。

  很快,两人来到卧室。虞蒲没有说话,只是僵硬的往宽大柔软的床上一趟,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这样的日子,她,受够了。

  男人没有动,静静的看着如死鱼的虞蒲,而好看的眉头却越皱越紧,脸上,也越来越冷。

  “快点,完事就赶紧走。”

  “呵。”男人冷笑一声,接着就抬起手一颗一颗的解开衬衫纽扣,很快,那精致的锁骨露了出来,最后,那带着狰狞伤疤的胸口也露了出来。

  虞蒲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事她非常恶心,可是,她不得不做。

  时间一分分流逝,没有意料中的动作,虞蒲疑惑的睁开双眼,这不像他的风格,以往哪次不是见面就做,不分时间,不分地点,只要四面有墙,只要,没有别人。

  男人静静的杵在床前,白皙的胸膛没有起伏,只是晦暗的双眼中却在酝酿着虞蒲看不懂的漩涡。

  “不做是吗?”说完,虞蒲挑着眉头嫌恶的移开视线。

  看正版qA章节o3上#酷)|匠8c网51

  男人却轻笑一声:“你觉得我会浪费这一月两次的好事吗?”

  尽管他的声音,此时如山间细细流淌的清泉那般柔和动听,可虞蒲却没有一点好脸色,只见她冷笑一声就坐起身子,接着就用做最快的速度把她自己剥了个精光。

  “既然你今天来了,那么明天就不用再来。”

  虞蒲光着身子淡淡说到,目光坦然没有一丝扭捏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闻言就再次紧皱眉头,可很快他就舒展开来,紧接着脸上露出了流里流气的邪笑,“你就这么贱?这么急着和我上床?”

  虞蒲紧抿着唇,贱吗?的确……

  虞蒲的沉默让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阴鹜,他弯下身就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冰冷道:“如果你还想稳稳的坐着林太太宝座,就乖乖的伺候我,在我没腻之前你最好给我老实点。““我不老实吗?我没有做什么让林总你不满的事吧?”

  男人冷笑一声就松开手,接着就欺身上前压了下去,“虞蒲,我就快要腻了,所以,你准备好滚吧。”

  “呵呵。”虞蒲轻笑出声,他要腻了?那不是再好不过。

  男人伏在虞蒲的脖间没有动作,而绝美的脸上,没有情yu。

  “你既然趴在我身上,那么请快点,我快踹不过气了。”

  男人眼里快速闪过一丝危险的锋芒,接着就一把抓住他身下的柔软。

  “虞浦,你知道我最喜欢你哪一点吗?”男人邪肆的脸上挂满侵略语气也变得痞气十足。虞蒲紧咬着牙没有回答,如果要回答这种问题的话,无疑就是她脑子犯抽!

  “我最喜欢的就是你明明享受着却还摆着一副贞烈样,你不知道,就这一点就让我玩不腻,所以,你别再妄想逃脱我的手心。”

  虞蒲没有说话,这句话她已经听过太多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