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蒲做了一个梦,一个关于爱情的梦。

  她梦见她曾暗恋过的男人拿着闪亮亮的钻戒在她面前曲下膝盖,他的眼睛和那钻石一样晶亮,他的面容和那钻石一样纯白,就像,没有月亮的夜空中那闪亮的星星一样夺目。

  可是梦终究是梦,正在她要欢天喜地的说出我愿意那三个字时候,闹钟响了。

  她实在不愿睁开眼睛,可她也只能伸出手一摁。

  世界终于安静了,虞蒲恼火的抓了抓散乱的头发,明天,一定要把这个闹钟扔了。

  不,一会就扔!

  万般不情愿的套上衣服后她踏着拖鞋走向一楼,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她觉得这样挺好,在她心中,没有那个人,世界怎么看怎么好。

  可是想想刚才那场梦,她还是觉得意犹未尽,说出我愿意这三个字需要多长时间?可偏偏在这么紧要的关头,她的我愿意这三字华丽丽的扑街了。

  “哎。”虞蒲对着空气长叹一声便游魂般的向着卫生间走去,可刚走上两步她就停下脚步,接着便不可置信的看着休息室的房门缓缓打开。

  “你怎么在这?“虞蒲紧皱着眉头冷冷问到。

  “我不能再这?”淡如清风的声音。

  虞蒲干笑一声,:“不是还没有到时间吗?这个约定是你自己提出来的,你这是要毁约吗?”

  男人没有回话,他懒懒的靠着门栏玩味的看着虞蒲,好一会才迈起步子向她的方向缓缓走去。

  虞蒲下意识的裹紧睡衣,她不明白他为何会反常的提前过来。

  “这么怕我?”男人边走边笑,虞蒲撇了撇嘴就下意识的向后躲去,可男人却步步逼近直到把她逼到紧贴墙壁。

  “虞蒲,是我太仁慈了么?以至于让你忘了自己的身份?”男人好看的眉眼上,倦容满满。

  酷、匠网首e@发y

  可是,他虽然看起来疲倦不已,但是那周身冷冽和阴鹜的气势却让虞蒲一如既往的心里发发寒,不错,她害怕这个男人。

  “你大清早发什么神经?还有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她僵直着腰板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之人。

  男人闻言便眼角微微上扬,眼里瞬时就散去疲倦变得波光潋滟星河广华,他抬起双手撑在墙上把虞蒲紧紧的环在双臂间,接着便凑到虞蒲的耳边轻声道:“我在最适合捉奸的时候来的,不过让我意外的是,你竟然这么本分的独守空房,我是不是该奖励你呢?”

  “滚。”虞蒲气急的别过脸接着就向错开身想逃开男人的禁锢。

  男人却眼疾手快的一把扯过虞蒲,接着就欺身上前狠狠的把她压在了墙上,“虞蒲,我要好好奖励你,就现在。”

  说完,男人粗暴的抬起虞蒲的下巴,俯下身去。

  虞蒲紧咬着牙关,她不能挣脱,更不能拒绝,因为,一旦惹恼了他,那么她所有的努力都将付之东流。

  她能做的,只是不回应。

  “张开嘴!”男人冷冷的命令到。

  虞蒲瞪着大眼恨恨的盯着男人那张绝色容颜,不管她如何强势,不管她如何神经她都斗不过眼前这个让女人疯狂的男人。所以,她恨他,恨之入骨,无绝期。

  “很好,就该这样听话的。”男人邪笑一声便咬住虞蒲的嘴唇,虞蒲那无神的双眼缓缓的闭了下去。

  林安森,是她人生的目标,终止痛的目标!他们之间有性无爱,她时刻都在幻想在某一天,他会跪在她的面前,而地上,全是他的血。

  男人仍在肆意咬着她,从嘴唇到脖间。他没有怜惜只是如野兽一样啃噬着它的食物。

  虞蒲紧皱着眉头承受着脖间传来的疼痛,可这如尸体一样的死板让男人不满起来,他抬起手便覆在她的腰间,狠狠揉捏。

  虞蒲闷哼一声,可这痛苦的闷哼却像是给男人的鼓励一般,他的手开始上移,最后停在胸前。

  虞蒲不禁暗骂,可出乎她意料的是,男人粗暴的揉了揉她的身子后便站直身体,“今天饶了你,明天,你不把我伺候舒服你就别想走出这道门。”

  话一刚落,男人流里流气的笑了笑:“我走了,明天记得洗干净。”

  虞蒲正想开口却对上了那双如刀锋般冷冽的双眼,他今天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这么不守时,从前的他,从来都是按日按时的过来,没有一次列外过。

  在虞蒲的愣神间,男人已经消失在屋内,只有那声狠狠甩上的门声在轻轻回荡。她苦笑一声就走到桌前拿起水杯,仔细的漱了漱嘴后才恢复一贯的轻松之势,她不能因为这个而心神大乱,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转换脸色对于她来说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此时的她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怨愤,轻松得就像是刚刚睡醒的猫咪。

  可突然间,手机的铃声让她再度紧张起来。

  不过,所幸的是,不是他。

  “虞总,今天的会议你没有忘吧?”

  “没有。”

  “那就好,你还有十八分钟时间。”

  “延迟,十点二十开始。”说完,虞蒲挂断电话。

  十八分钟,她到公司不堵车的情况下都要半个小时,不容多想,她急忙奔向车库。这种事发生几次了?上周,上上周,上上上周……

  她无语了,算来算去她都不记得已经有多少次了,不过她知道公司那群老家伙一定巴不得她最好睡死在家,永远都别踏进公司半步。

  在她一路疾驰用赶着投胎的速度来到公司的时候,时间正好,十点十五分。

  刚一走出电梯她便跟打了鸡血一样精神起来,昂首挺胸的走向会议室。来到门外,她深吸一口气才拧开把手。

  果然,会议室的每双眼睛都一瞬不瞬的盯着站在门口的虞蒲,如果不是深藏在眼底的轻蔑和漠视,这情景倒有一份等待国家政要来视察的气氛……

  被这种类似于虎视眈眈的眼光紧盯的感觉让虞蒲如芒在背,不过,她是谁?她是虞蒲,打不倒的虞蒲。

  “虞总这个月迟到几次了?”正位右侧的王总监淡淡问到。

  虞蒲冷笑一声便走向正位,边走边说:“今天堵车了。”

  “你用堵车的理由已经不下五十次了吧。”王总监话一刚落,底下便传来看热闹的冷笑声。

  虞蒲一听,恼了,心说我迟到的次数和理由我都已经记不清,可你能奈我何?

  “下次还请虞总注意点,毕竟这公司是你的,要是自己不上心的话那别人怎会尽心尽力的工作呢?”王总监那轻蔑的话让虞蒲顿时气急。

  “王总监,我今天迟到了吗?”虞蒲扬了扬手里的资料接着说到:“再说,就用你的话来说,这公司是我的,我不来你又能把我如何?你不尽心尽力我不勉强,但是,我还是可以把你从公司除名的。”

  “你!”王总监愤愤的看着她,虞蒲回以一个轻蔑的眼神便看向底下:“开会!”

  十一点十分,会议结束。

  虞蒲没有理会他们的目光径直的走了出去,她明白她在他们眼里就是个笑话而已,还是一个三岁孩子在时时装大的白痴笑话!不过她不在乎,她本来就是个挂名董事长,她没实权,甚至动用公司小小的百万都要费尽心思!

  因为,这公司原本不是她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