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内的灯光是柔和的黄色,水泥地面看上去非常简陋。房间里只有一个一人高的展示橱,上面放满个形态各异的花瓶、盘碟、摆件。还有一大堆瓶瓶罐罐拥挤在墙角,残损的碎片散落在周围。地上放着许多的编织袋,里面装着许多似石头又不像石头的东西。

  盛清歌和李念一置身于易碎品的海洋,手脚不由得拘谨了许多。李念一还好,她从前来过,但盛清歌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里是做陶制品的?”

  盛清歌看看李念一。

  “你怎么看出来的?我当时还吓了一跳呢!你不觉得怪渗人的?”

  “上来吧,下面没什么好东西。”

  莫思年双手自然的搭在楼梯的两边扶手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个人。她的下巴微抬,原本高傲的举动,却因为眼中的淡漠变得凛然不可侵犯,神圣超然。

  盛清歌眼睛微眯,却被李念一拽走了。

  “没想到,小小的陶艺店也卧虎藏龙啊……”

  莫思年指指揉泥台上的陶土,说:“你们来得巧,土我刚弄好。要不要试试自己做个东西?”

  “思年姐,以前我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让我玩啊!这也太偏心了吧!”

  “就你?拉胚机都不愿意踩,还能干什么!”

  李念一翻了个白眼。

  “我错了啊,那不是不了解吗?因为以为有电动的,呵呵……”

  盛清歌看见拉胚机前的小马扎,眼角一抽。

  “思年姐,你平时就坐这个?”

  莫思年神色平静,说:“是啊,这个马扎还是我自己扎的呢!你喜欢就送你一个。”

  “呵呵,我还是算了吧。”

  这年头还有女人会做马扎!!!上辈子是鲁班吗?

  “制陶,是一件非常富有创造性的工作。只有不断改进技术,尝试新的方法,才能让作品独树一帜,拥有自己的市场。你们现在,能做出成型的东西就不错了。”

  莫思年一边说,一边将揉好的黏土放在转轮上。

  “来吧,想做什么都行就行。不用担心钱,念一的爸爸是我的大客户,随便玩!”

  盛清歌给李念一抛了个媚眼,说:“今天托您的福了?真是好开心好感动哦!”

  李念一“邪魅狷狂”的笑了笑。

  “清歌,你不会爱上我了吧?”

  “只要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哦~”

  莫思年看着两个笑闹着的少女,眉眼晕染一抹笑意。

  身为“戒律匪徒”的女儿,这种时光,只能羡慕,无权拥有。

  ……

  √更5%新最'快A上VI酷匠f网a&

  盛清歌看着莫思年的动作,也将黏土拉高。但她一拉起来,呵呵,好好的胚就这么弯了,弯了,弯了。

  “慢慢来,这一步很重要。只有经过反复的拉高,按压,才能让黏土的密度更均匀,做出来的东西才质地细腻。”

  “思年姐,这个土不是揉好了吗?怎么还这么麻烦啊!”

  李念一看看自已一手的泥,戳了戳完全没有形状的胚。

  “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要是这么好办,我靠什么吃饭啊?”

  盛清歌坏笑了一声,说:“靠脸啊!”

  “行了,你们可别偷工减料,不然一会儿塑型的时候,有你们受的!”

  盛清歌和李念一严肃起来,认真模仿莫思年的动作,听着她讲解用力的技巧。

  ……

  两只手抠着胚,滑腻的黏土贴着手掌擦过。盛清歌看着莫思年以缓慢又稳定的速度,将胚渐渐拉高。她手臂上有比较明显的肌肉,全部处于紧绷状态。

  很快,黏土就上升了几厘米。这时,莫思年将另一只手伸进去,构建陶器的内壁。

  “保持动作的流畅。念一,清歌,还有劲么?”

  “还好。”盛清歌点点头。

  “我要不行了!!!胳膊酸死了!!!清歌你看起来这么瘦,怎么比我还有劲呢?”李念一很没形象的哀嚎。

  “再坚持一下。”

  莫思年娴熟而又轻松的控制陶器,使它的腹部饱满而又圆润。而后,她的手收紧,随着转轮不断转动,一个纤细的颈部形成。

  盛清歌看着莫思年的动作,自己也有点意动。亲手做的花瓶,一定很有意思吧?但是,看看自己笨拙的爪子,她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

  “念一,你没问题吧?其实,弧度弄不好,你做直上直下的就行。”

  莫思年看李念一一个人“斗争”的太艰难,觉得还是让她给自己降低点难度。

  “啊啊啊!!!不行了,我还是听思年姐你的吧。明天还得考试呢,我可不能把胳膊废了!”

  ……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盛清歌和李念一终于完成最后的工序——瓶口。接下来就是不太费力气的事了。

  待莫思年给两个瓶子做了最后的调整,两个人用手掌从上到下摩擦一遍瓶身,美丽(美丽吗?)的陶罐可算完工了。

  “我会给你们加热,但是,可能你们考完试也没烧好。念一,要不什么时候你爸爸来进货,让他捎回去?”

  “行。”李念一高兴的回答。

  “看看,这都几点了?饭点都快过去了!你们就留在这和我一起吃晚饭吧!我父亲是俄罗斯人,你们今天就常常正宗的俄罗斯美食和东北菜!”

  “哇!思年姐真是好良家啊!该有多少男人想娶你这种又漂亮又会做饭的女生哎!”

  “有可能吧!念一,清歌,过来给我打下手。”

  莫思年笑着回答,眼中却闪过一丝失落。

  这点情绪,李念一没有感觉,但盛清歌发现了。

  有故事的人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居守说:

纯属个人想象,我也没玩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