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城没动。林西河痛苦的扶额,他想起来了,盛清歌刚才说话的口气,跟他那个战斗力惊人的姐姐怎么那么像啊————见前面的人没反应,盛清歌在桌子下又踢了一脚,两脚,三脚……林西河在一边心惊肉跳的数着。

  前面那人终于转过身来。

  洛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嗷呜——”林西河又担心又期待:不会要看到洛城生气了吧?还没见过呢~~~(你抖M啊……)

  盛清歌慵懒的从桌子上爬起来,桌沿儿蹭着她胸口初具规模的弧度。

  有些人其实很好接近,因为他们只设下了一层防御,而且,仅仅看似坚不可摧。只要你突破这个壁垒,站在你面前的就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现在的洛城碰上已经混成人精的盛清歌,还是有些嫩。

  跟盛清歌这种一层一层的“洋葱”不一样,洛城只是个“鸡蛋”。蛋壳是硬,可太脆了。他还没修炼到旁人不可捉摸的境界。

  “哎呀,你可真金贵。一字千金吗?”

  “你变了。”

  洛城突然蹦出一句。

  “什么?”

  “你变了。”他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

  “呵呵呵呵~”盛清歌一阵娇笑。“别这样幽怨嘛,说得好像我劈腿了似的。”

  洛城有些不高兴。即便盛清歌是个值得挖掘的人,他也不想再继续这种谈话了。

  正想转过身去,一只玉手狠狠的扣住他的右腕。洛城稍微使劲挣了下,没动。

  盛清歌最近修炼《无上凤经》,力气大了许多。

  “洛城,你以为谁都会迁就你吗?你以为谁都都忌惮你的背景吗?。别忘了,最容易逼急了变成亡命之徒的,是小人物。”

  “很多交流是不合人意的,越是站在高处的人,越应该懂得这一切。特别是想走仕途的,更不能忘记。”

  直视着洛城的眼睛,盛情说得缓慢而又清晰。

  盛清歌松开手,指关节有些僵硬。

  洛城的手腕上也有明显的红痕。

  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盛清歌在心里默默想。

  “继续。”

  盛清歌白了洛城一眼,说:“你还想着一次榨干我?”

  (有歧义~有歧义~)

  “不敢。”

  “我倒是挺欣赏你这幅遗世独立的样子。人,才是世界上最美的风景嘛~”

  洛城没有再说话。他只是静静的听着盛清歌讲,好似水墨写意,气韵悠然。

  对嘛,这样才比较好让人接受。

  更)A新@最快◇上:d酷^匠网

  “你手腕没事吧?”

  盛清歌有些不好意思,脑海中浮现各种单纯少年手臂被扣到头顶的壁咚场景……

  真是太污了。

  伸出手指轻轻点了下红痕,盛清歌感觉洛城的手臂抖了一下。

  “对不起,刚才有些心急。我天生力气大,像个男孩子,你不要在意哦~”

  (你这不拐着弯说人家小白脸儿嘛……)

  盛清歌不知道,洛城的颤抖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惊讶——他竟然没有厌恶。

  十几年了,除了母亲和家族里的姐妹,洛城很少接触女性,甚至有些厌烦和异性的接触。从来没有女孩这样碰过他。别人只当他清高自负,看不上身边的女孩子,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明白,这是一种心理问题。

  什么原因呢?

  洛城不记得。

  是不记得,还是选择性遗忘呢?

  ……

  “啪——”

  教室前方传来一声巨响。盛清歌向前看去,右边黄莉莉和几个女生正怨恨的盯着自己,地上是一本摊开的书。

  “得了,洛城,你真会拉仇恨呐。”盛清歌翻个白眼,用指甲在洛城手腕的红痕上扎了一下。

  她才不怕黄莉莉几个玩什么幺蛾子,矛盾与冲突,正是加速剧情的催化剂。

  如果没有的话,那就自己制造吧。

  盛清歌用手指点点林西河眼前的桌面,示意他附耳过来。

  这小子刚才已经呆住了。他脑海中只有一句话在盘旋:洛城被教育了。

  城被教育了。

  被教育了。

  教育了。

  育了。

  了。

  “啊?”林西河回过神,立刻把耳朵递过来。

  盛清歌这么牛逼,他以后可就跟她混了。

  “一会儿上课了,你悄悄告诉洛城,说他刚才脸红了。记住了吗?不说,嘿嘿,你就等死吧。”

  耳语声很小,洛城没有听见盛清歌在说什么。

  默默看了一眼林西河,洛城转过身去。林西河一脸扭曲,他一会儿怎么开口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居守说:

撩汉子了~撩汉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