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城?”

  一双古潭似的黑眸从《高卢战记》上离开。洛城习惯性地用手转了一下左腕上的宝铂,站起身走到教室门口。

  女孩子们飞一样的目光快速扫过他的背影。班主任还在门口,她们只敢这样偷偷瞄一眼自己的男神。

  “老师找我有事?”

  洛城离谭千秋较远,避免他要仰着脖子看自己的学生。世家子弟的教养,无时无刻不体现在洛城的一言一行中,彰显着气质与身份。

  盛清歌从厕所出来,拐过墙角,入眼便是少年刀削斧劈般的英俊面容。

  略微颔首,盛清歌打过招呼,准备从一边儿绕过去。

  “唉,盛清歌,你过来,老师正找你呢!”谭千秋招了招手,盛清歌只觉得一只招摇的大红牡丹在他背后绚然盛开。

  唉,谭老师,你能把那奇怪的语气改一改吗?为什么一句正常的话,到您老人家嘴里就变得有点儿谄媚呢?特别是只针对我!

  盛清歌面带完美的微笑,向耳后一别长发,飘然转身。齐腰的乌发旋转外散,如同一块好看的黑绸布被打开。

  洛城看着这个好看的姑娘,暗自在心中轻笑。

  “是个有意思的人呢~”

  不是谁都能把自我完美的掩藏,用表象骗过世人。洛城自问这一点他比不上盛清歌。

  “正好,咱们去办公室慢慢说,这可是关系到你们升学,老师我的奖金,还有学校荣誉的大事!”

  谭千秋看着美美的盛清歌,心理状态直接由春风和煦蹦到骄阳似火。

  四十多岁的老头,不,是中年男人,在被自己的闹心小子折腾十几年后,尤为喜爱盛清歌这种乖巧优秀的漂亮丫头,来填补自己在计划生育政策下少了个香香甜甜的小女儿的遗憾。

  ……

  “先看看这个。”

  谭千秋将两人领到办公桌前。这张桌子还是一如既往地凌乱,唯一没有卷边的东西,大概就是两人面前的这几张纸。上书两个大字:通知。

  洛城没有动,盛清歌也不想伸手——男女和看一份通知,无论谁拿起来都显得尴尬。但想归想,行动却是另一码事。盛清歌轻轻掀起第一页通知,将其移向洛城的一边。

  少爷永远是少爷,她这个半吊子千金还是别太矫情。

  盛清歌抬头看向洛城,少年的身体侧倾,角度唯美而梦幻。目光相接,视线交汇处,仿佛有一只火烛在空气中发出“滋滋”声。

  心里一跳,盛清歌说不上是心悸还是心动。

  命运的齿轮就是这样旋转咬合,没人说得清是偶然还是注定。

  “第40届国际奥林匹克竞赛将于X年X月开始报名,请各年级选出参赛人员,于X月X日前将人员名单交至政教处,除……”

  再往后是附上的比赛细则和报名表。

  盛清歌将手中的纸向左边挪了挪,说:“拿着。”

  莫名的,洛城觉得身边的女孩有些变化,像是忽然间放开了什么。

  最新C8章E节RP上酷6N匠a网NC

  解放的右手在大腿上轻轻弹起一只G小调,果然还是御姐风格更适合自己。

  盛清歌正想着心事,谭千秋的声音将她从思绪里拽出来。

  “洛城,盛清歌,你们有什么想法吗?这可是个好机会,如果能进入省队,就可以直接保送进清华、北大。以你们两个的水平,估计是要去争奖牌的。参加这个比赛有利无弊。如果你们怕耽误功课,老师可以给你们开小灶……”

  中年老男人絮絮叨叨的本事果然强悍,洛城的眉心拧出一个小褶。

  “老师,我就参加数学竞赛好了。什么时候停课您提前一周告诉我可以吗?我会自己补上缺漏的课程,就不麻烦您和其他老师了。”

  谭千秋也知道自己学生什么性格,招了招手:“好,那你先回去吧。”

  洛城微微鞠躬,脚步没有丝毫留恋的离开办公室。

  前后不到5分钟,盛清歌在心里估摸一个时间。这种时刻压榨时间,把自我效率提到最高的人,她可学不来。

  而且,说不定他对辽阳这个地方,也有几分怨念吧。

  毕竟,谁愿意离开京城呢?

  “呀,盛清歌啊,你想好报什么了么?你这么优秀,老师觉得,多报几个也没问题嘛!报名费学校会给你报销,你看,要不要咱们每科都去考考?我跟你说……”

  魔音入耳,谭千秋吐字像从嗓子里走钢珠一般。

  “老师,我也报数学。您给我报上,我保证拿个奖牌回来!别的课我就不给咱们学校丢脸了。我先回去自习啦。老师再见!”

  盛清歌一口气说完话,三步并两步的闪出办公室。背后,谭千秋的神色有点幽怨:“这些孩子,一个比一个跑得快。难道我还不够热情亲切吗?”

  ……

  教室里很安静,同学们都埋头于作业中。盛清歌悄悄回到自己座位上,没几个人注意到她。

  当然,那绝少数人里少不了黄莉莉。

  这几天盛清歌在学校总是独来独往。漂亮又聪明的女生容易被人孤立,盛清歌坐的又是最后一排,只有她和隔一个过道的男生,实在难以交到什么女性朋友。她总不能从最后面跑到前面去和那些女生搭话吧?以她的年纪,真做不出这种事来。

  拿起一本物理题典,盛清歌终于沉浸在习题的海洋中。时间紧迫,哪有闲工夫去考虑那些小女生呢?

  “铃——”

  下课铃声响起,盛清歌把手中无印良品的中性笔搁在一边,把脸放在摊开的题典上趴着。

  哎,老妈也真是,这样“什么都用最好的”惯她,就算不是小女生也会被宠坏的啊!

  “盛清歌,刚才老谭找你们什么事啊?”林西河用他的派克笔缠着盛清歌的头发,轻轻扯了一下。

  “松手!你的笔再贵也没我的头发值钱。再折腾把你冲女厕所下水道去。”

  “哎呀,逗你呢,我又没使劲儿。说啊,什么事儿?”

  “你不会问洛城?难道你是在借机搭讪本姑娘?小屁孩儿就不能好好学习吗?”

  林西河的脸一僵。今天盛清歌说话怎么这么……这么……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更让他吃惊。

  盛清歌用脚踢踢前面的凳子:说

  “大少爷,说句话呗?你兄弟太饥渴,有点丢男人的脸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居守说:

男主有点儿高冷哦(⊙o⊙)哦